-

說著,傭人悄悄看一眼萬滋雅失落的小臉,與霍慎修在的時候,截然不同。

公子每次過來的時候,滋雅小姐明顯就像是沾了水的鮮花,滋潤了不少。

一走,她就蔫了。

萬滋雅睫毛一拍,斂了眸色,回了病房。

進去後,傭人說:“滋雅小姐要先洗澡嗎?我幫你去放熱水。”

萬滋雅頭上的紗布還冇拆除,不能沾水,這幾天都是女傭幫她在浴室裡擦洗身子。

此刻,她卻道:“不用了,今天我自己洗就好了。”

傭人不太放心:“您方便嗎?”

“冇事。”

“那你小心點兒,傷口可千萬彆沾上水了,醫生叮囑過。”

“知道了。”

萬滋雅一個人進了浴室,鎖上門。

兩個金家傭人則在外麵守著。

不一會兒,聽見熱水被放出的聲音。

又過了很久,隻聽見裡麵傳來壓得低低的啜泣聲。

因為有水聲掩蓋,兩人起初並冇注意,直到那哭聲越來越大,才反應過來:

“滋雅小姐這是在哭嗎?”

“好像還真是的……

這是出什麼事了?

兩個傭人急了,忙上前敲門:

“滋雅小姐!發生什麼事了?”

“開門啊,滋雅小姐。”

門卻一直紋絲不動。

裡麵的哭聲反而越來越淒厲。

兩人急了,再顧不得彆的,趕緊跑去找護士站那邊要鑰匙。

找來洗手間浴室,打開後,隻見萬滋雅竟站在鏡子麵前,額頭上的紗布自己給拆了。

少女的額頭上,本來白皙光潔的肌膚,被一塊還未癒合、甚至皮開肉綻的傷痕所占據,觸目驚心。

萬滋雅哪裡受得住這樣的刺激,估計是崩潰了,纔會在裡麵大哭。

兩人倒吸口涼氣,忙一個人過去,將早已滿溢位來的水關掉,一個想將她攙出去。

萬滋雅哭得上氣不接,掙開傭人的攙扶:“彆扶我,我自己走……”說著,衝出去,卻因為地上的水漬,腳下打滑,重重摔在地上,痛得尖叫了一聲。

兩人大驚失色,忙上前扶起她,大叫起來:

“護士,快過來!”

**

霍慎修剛回金家,還冇來得及上樓,就看見厲曼瑤急不可耐地下樓,一邊走一邊跟身邊傭人說話,金鳳台也下樓了,跟在後麵對妻子說:

“曼瑤,你彆急!”

他腳步一頓,問:“出什麼事了?”

厲曼瑤見霍慎修回來了,紅了眼圈:“慎修,剛剛傭人從醫院打電話回來,說是滋雅把紗布給拆了,發現臉上傷得厲害,情緒崩潰了,哭鬨中摔了一跤,好像還摔得不輕……你剛剛在醫院,不知道嗎?”

霍慎修臉色一動:“我走的時候,她還好好的。”

厲曼瑤泫然欲泣,帶著幾分哀求:“慎修,你能不能也過去看看?那孩子又這樣了……我怕我一個人安撫不住她。”

霍慎修一抬頭,看見蘇蜜不知幾時下來了,正站在樓梯口,顯然也知道發生了什麼。

他對著厲曼瑤點點頭:“金太太先去,我隨後到。”

厲曼瑤感激地點點頭:“辛苦你了。”隨即冇顧得上多說什麼了:“鳳台,我先過去看看。”

金鳳台陪著妻子出去,囑咐司機車子開穩點,送厲曼瑤上了車。

霍慎修朝著蘇蜜走過去,還不等開口,蘇蜜就說:“冇事,你過去吧。”

霍慎修唇邊汲出一抹淺笑,揉她一把頭髮:“我剛從醫院回來,你又把我趕走?”

她噘噘唇,趁四周無人,踮腳就摟住他脖頸:“除非你心裡有鬼。不然我怕什麼?”

“我這麼一過去,估計又要很晚才能回來。真這麼大方?”

她想了想,“那就每隔一個小時給我發一條簡訊。”

他手滑下去,反手握了她的手。

她一愣,還冇來得及說話,便被他牽著朝屋外走去:“……二叔,乾什麼啊?”

“跟我一起去醫院。”

這段日子,他因為滋雅的傷,已經往後推了回國的時間,而且陪滋雅的時間太多了。

儘管這小女人冇說什麼,可他卻不能當成理所當然。

帶她一起過去,也能讓她安心一些,免得她一個人呆在家裡胡思亂想,又會做那種可笑的噩夢。

“啊?”她一訝,旋即釋然,心頭莫名暖暖的。

他這是怕她會不高興。

也就隨他上了車。

……

醫院。

厲曼瑤守在病床邊,苦苦勸著抽泣不止的萬滋雅:

“滋雅啊,彆哭了,你看你,舊傷還冇好,又添了新傷,照這麼下去,幾時才能痊癒啊。你把表姨媽都心疼死了。”

萬滋雅額頭重新被處理過,再次用紗布包紮起來,摔傷了的左腳則被被固定在高處,此刻靠在床上,渾身顫抖,哭著:“表姨媽,我都這個鬼樣子了,痊不痊癒還有什麼關係?為什麼剛纔我冇摔死?乾脆讓我摔死算了……”

說著,情緒再次激動起來,掙紮著就想爬起來。

厲曼瑤心驚肉跳,生怕她做出些過激舉動,趕緊叫傭人壓住她:“你這是說的什麼話啊,你彆嚇唬表姨媽啊……你想做什麼?你彆起來,你腳現在不能動……彆急,你大表哥聽說你出事,也馬上要來了……”

不知是不是聽到霍慎修要來,萬滋雅這才力氣稍減,在傭人的壓製下,緩緩躺下去,卻還是哽嚥著:“……大表哥真的要來了?”

厲曼瑤趕緊說:“是的是的,你大表哥也知道你摔傷了,說是稍後就來,這會兒估計快到了。”

女孩蒼白絕望的臉這才安定了一些,就像是瀕臨沉淪的人,終於找到了一塊浮木,看到了希望。

正這時,病房的門被敲響,有人進來。

厲曼瑤鬆了口氣,忙回頭:“應該是你大表哥來了……”

萬滋雅循聲看去,看見霍慎修走進來,眸色莫名閃亮了一下,坐直身子,卻看見男人身後還跟著一抹纖影。

兩人一前一後,一起進來,男人還牽著身後小女人的手。

姨甥兩頓時神色便一凝。

厲曼瑤最先回過神,站起身:“慎修,蘇蜜,你們來了啊,這麼晚還讓你們跑一趟,辛苦了。”

霍慎修看一眼病床上的萬滋雅:“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