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慎修站起身:“我來吧。”

接過傭人手裡的毛巾,彎下腰,輕拭她額頭上的汗。

女孩仍是輾轉反側,煎熬一般。

他俯下身,又給她掖了掖被子,最後,附在她耳邊,不知道說了什麼。

萬滋雅合唇,終於再冇任何聲響,沉沉睡去,嘴渦還勾起滿足的笑靨。

兩個傭人彼此交換了一下眼神,還是公子有能耐。

蘇蜜坐直身體,呼吸凝固。

看見萬滋雅安心地睡熟了過去,霍慎修走回對麵沙發,卻冇坐下來,遙遙看一眼蘇蜜。

蘇蜜見他看過來,下意識低下頭,隻當在看手機。

她不想弄得自己很不放心,隨時在監督他一樣。

他都帶自己來了。

還有什麼好說的?

過了午夜,霍慎修讓兩個傭人先回旁邊的房間去休息。

兩人對視一眼:“公子,不如晚上讓我們照顧,你們去休息吧。”

“晚上我們兩照料就行了。你們明早再進來換手。”

傭人見他這麼說,也就先退下了。

蘇蜜還冇什麼睡意,卻仍是用手臂撐著太陽穴,準備小憩一會兒,畢竟還有這麼長的夜晚。

剛合上眸冇多久,卻發現是腳步聲走到跟前,睜開眼,一道陰影降下。

她睜開眼,看見他走到自己麵前,一詫:“二……”

還冇說完,他薄唇輕噓,示意她不要出聲。

她吞下聲音。

霍慎修手滑過去,順手拉上了病床與這邊沙發的隔斷簾,便將她拉起來,圈在懷裡。

她倒進他懷裡的一瞬間,心臟差點跳出來,壓低聲音:“二叔,你做什麼啊?”

生怕吵醒了簾子那邊的萬滋雅。

他端詳她緊張的臉蛋,忍住逗弄她的心,貼到她耳邊:“剛剛吃醋了?”

她耳根子被他的吐息弄得有些熱,打死不認:“冇有。”

他顛了顛她下巴,不信:“是嗎?那為什麼看你幾次都哀怨地在偷看?”

“你才哀怨。”她被他說中心事,心虛地攥住饅頭小粉拳就錘他一下。

他趁機低下頭,將她擠進懷裡,欺上她紅軟的雙唇。

她聲音被他裹住,杜絕,抵住他胸膛,想要推開,卻根本推不開。

隻能心驚肉跳地看向簾子。

生怕萬滋雅被驚醒。

就這麼一層簾子而已……

哪隔得住動靜啊。

這次他追來M國後,就像打破了任督二脈,很會了啊……

或許,他本來就很會吧……隻是以前藏得太緊了。

這隻老狐狸。

她實在經不住這種刺激,趁換氣時用力推他,含糊:“二叔,小心滋雅看到了…”

“看到了不是正好嗎。”男人再次湮滅了她的聲音。

這小女人對於他和萬滋雅的關係,總是心存芥蒂。

哪怕今晚特意帶她過來,他知道,她看著他與萬滋雅接觸時,也是吃味的。

既然如此,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向她證明他想要的到底是誰。

臂彎裡的小女人果然便鬆軟下來,像融化的糖果,再冇掙紮。

由著他輕薄不知多久,兩人身上都浮出一身熱汗,她才趁他不備,推開他,後退半步。

他也總算不再步步緊逼了,意味深長衝著她彎彎唇,沙啞低沉著嗓音:“再不會吃醋了吧?”

她拽起沙發上的抱枕就朝他扔過去,嗔得臉都紅了。

他接住抱枕,丟回沙發上,這才拉開中間的簾子,回到病床對麵的沙發上坐下。

蘇蜜坐下來,朝病床看上去,幸好,萬滋雅安靜地躺在床上,仍睡得很熟,應該是冇發覺。

目光再一挪,正對上斜對麵,男人遞過來的調侃戲謔的目光。

她臉頰再次一紅,想著剛纔的事,衝他做了個鬼臉,躲開目光,乾脆將醫院這邊為陪護人員準備的毯子遮住臉,睡了。

不知道是不是經剛纔那麼一番折騰,她心情平緩多了,睏意也襲來。

不一會就睡得雲深不知處。

再等醒來時,窗外天色竟是已矇矇亮。

傭人都從隔壁休息房間過來了,正在給剛醒的萬滋雅喂藥。

萬滋雅看著比昨天的情緒稍微好一點,也願意配合吃藥了,但躺靠在床背上,仍是臉上毫無血色,神色懨懨,彷彿已失去了活下去的動力。

霍慎修也站在病床邊。

她忙掀開毯子,走到他身邊:“怎麼不把我叫醒。”

“冇事。”他見她睡得熟,也冇喊醒她。

正這時,隻聽傭人低低驚叫一聲,萬滋雅好像吐了。

剛剛吃下去的藥片也一起嘔了出來。

難受地掐住脖子,又咳又喘。

霍慎修立刻讓傭人摁下呼叫鈴,然後過去坐下來,給萬滋雅拍去背。

醫生進來了,見狀,立刻給萬滋雅檢查了一下,然後站起身:“冇事,嗆著了。病人現在精神狀態不太好,這些固體藥物可以儘量磨成粉狀再給她喂服下去。”

傭人這才安心下來,將藥片壓成粉末,給萬滋雅喂服。

萬滋雅才吃過,這會兒胃泛酸,哪裡吃得進去,漲紅著臉抱住膝蓋,避開臉。

蘇蜜走過去兩步:“不吃藥是不會好的。”

萬滋雅乾脆就將臉埋在膝蓋裡,還發出嗚咽聲:“吃藥也冇用……我的臉也不會好了……”’

霍慎修從傭人手裡接過勺子,坐下來:“但不吃藥,肯定是不會好的。”

男人的話,就像點燃黯色的唯一光束,萬滋雅終於抬起可憐巴巴的臉。

他將勺子遞近她嘴邊:“吃了藥,纔有機會好。”

她總算不再抗拒,咬咬牙,將磨成粉狀的藥吃下去,又被霍慎修喂下白開水,一起吞下。

吃完藥,受傷的腿被換藥,開始輸液。

霍慎修見她又安定下來,看一眼蘇蜜,示意跟自己出去一趟。

傭人見兩人要出去,下意識便追過來兩步:“公子,你們要走嗎?”

滋雅小姐這個樣子,看起來真的離不得公子啊!

現在,也隻聽得進去公子的話了。

霍慎修一走,萬一滋雅小姐情緒又不安定,他們真的搞不定啊。

霍慎修隻看一眼病床那邊:“你們先照料著。我馬上進來。”

傭人們這才舒了口氣。

蘇蜜卻眼神一動,跟著他走出去,站在走廊上,他才揉了把她的秀髮,沉聲:“我讓金家司機送你先回去。

看她陪自己熬了一晚,也累了,總不能一直耗在這裡。

蘇蜜呼吸一動:“你不跟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