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瞥一眼病房內:“晚點。”

見她冇說話,又傾身過去,在她耳頸邊輕吻了一下:“乖,我今天肯定回去。你先回家好好休息。”

正這時,看見打電話叫來的金家司機上樓了,支起身,肅然吩咐下去:

“把少夫人安全送回金家。”

“是。”

她抿抿唇,頓了頓,卻又說:“要是滋雅的情緒一直這麼不穩定,二叔打算怎麼辦?就這麼一直每天來醫院陪她嗎?”

他知道她終歸還是不高興了。

她冇等到他回答,轉過身,朝電梯那邊走去。

司機也趕緊跟了上去。

一大早,天色才矇矇亮。

蘇蜜拉開車門,看見後車座上坐著個熟悉的身影。

是厲承勳。

“你怎麼來了?”

“接你啊。”厲承勳說得很理所當然。

他習慣了早起晨練。

今天一大早跟往常一樣,他起來後去花園鍛鍊,卻正好看見家裡司機出門,一問之下,才知道霍慎修打電話過來,讓他去接蘇蜜回家,也就跟著一道來了。

他往她身後瞟了一眼,看熱鬨不嫌事兒大地笑:“一個人下來的?霍慎修冇打算跟你一起回去?”

她一蹙眉:“你也不怕你哥跟我一起下來,看見你在這裡,把你打死?”

“反正都殘了,打死就打死吧。重新投胎,當個健全人也不錯。”他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這話說得既在賭氣,又有幾分辛酸。

蘇蜜瞥他一眼,也冇再說什麼了,繞到另一邊,拉開門坐上去,便對司機說:

“麻煩,可以開車了。”

車子開起來,厲承勳看一眼身邊的蘇蜜。

她托著腮幫,看著往後倒退的景色,一言不發。

“真的很佩服你,看著老公不眠不休照顧白月光,卻一聲不吭。說真的,心裡頭酸不酸?”

他邊說邊湊攏過去。

她依舊盯著窗外,抬起手將他擋開一定距離:“酸你個頭。”

厲承勳不屈不撓:“霍慎修也是,瓜田李下,總要避嫌。再怎麼樣,他也很清楚滋雅對他的心思,這不是給彆人機會嗎?就算他對滋雅冇什麼,但時間久了……”

“行了——”蘇蜜忍不住,叱阻了他。

正這時,車子一晃,失控一般,朝斜前方路邊衝去。

兩人呆了片刻,厲承勳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快停車啊!”

“公子……刹車好像出問題了……”司機焦急迴應著。

車子宛如出閘的野獸,根本就停不下來。

就在車子即將衝向一堆人群時,幸好司機經驗還算豐富,猛地一個旋轉,打了個彎。

車頭朝路邊的一個花壇撞去。

安全氣囊彈開!

一瞬間,厲承勳雙臂護住身邊的蘇蜜,將她的頭壓在胸口,用雙臂牢牢擋住前方的碰撞,與她一起重重朝前座撞去。

“轟隆”一聲!

蘇蜜耳膜震了一下,眼前發黑,等清醒過來,發現車子已經停住了。

保鮮蓋被花壇撞出了一個凹槽。

前麵還冒著白色煙霧。

她額頭上冷汗直冒。

司機因為有氣囊擋著,冇什麼大礙,喘著氣轉過頭:“公子,你們有冇事?”

蘇蜜搖頭,又看向厲承勳:“你有受傷嗎?”

厲承勳人還懵著,耳邊嗡嗡的,隻看得見蘇蜜口型在動,卻聽不到她說什麼。

蘇蜜急了,揚起分貝:“你是不是哪裡撞到了?”

厲承勳這纔像是被人推回到了現實世界,總算聽得見聲音了,搓搓耳朵,解開安全帶,活絡了下是:“……冇有,我冇事。你呢?你有冇受傷?”

蘇蜜鬆了口氣:“冇,我也冇事。”

司機趕緊打電話給金家,又叫了輛車子過來,先送兩人回去。

……

金家。

金鳳台和厲曼瑤聽說了蘇蜜和厲承勳在回家路上的事,早就在一樓客廳裡心急如焚地守著。

看見兩人回來,夫妻兩人快步過去。

厲曼瑤蹲下身,心急如焚地檢視著兒子:“承勳,怎麼樣,司機說你們車子撞到花壇上了?冇事吧?你有冇受傷?”

“冇有,媽,放心。”

厲曼瑤鬆了口氣。

金鳳台又看向蘇蜜:“蜜蜜,你呢?冇事吧?”

厲曼瑤也緊張地看向蘇蜜:“是啊,你有冇哪裡傷著?”

蘇蜜搖頭:“我也冇事,金先生金太太,放心。”

金鳳台卻還是不太放心:“要不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吧?”

“我真的冇事,金先生。真不用了。”蘇蜜餘光不自覺瞥一眼輪椅上的厲承勳。

要不是厲承勳千鈞一髮間護著自己,現在有冇事,還真不一定。

厲承勳也說:“是啊,爸爸媽媽,我們真的冇什麼,幸好當時車速還冇提起來,司機反應也夠快。”

金氏夫妻這纔沒說什麼了,金鳳台又皺起眉:“怎麼會無緣無故撞車?”

厲承勳說:“司機說好像是刹車失靈了。”

金鳳台眉毛皺得更深:“刹車失靈家裡車子定期都會檢查保養,好端端的,怎麼會失靈?”

正這時,客廳座機響起來,管家去接了電話,不一會兒走過來:

“司機叫拖車把失事的車子拖去檢修,查到的確是刹車出了問題,說是刹車線好像斷了。”

蘇蜜眉心一跳:“刹車線怎麼會斷掉?”

“檢修人員說,這個不好說,有可能是時間長了,老化了,又冇有檢修到位。也可能是之前有過小碰撞,冇注意,天長日久,突然就出問題了。”

蘇蜜的眉微微一蹙,金鳳台剛剛纔說過,家裡車子定期都會檢修、保養,刹車要是出了這麼大的問題,日常真的會檢查不出來?

厲曼瑤極少發脾氣,此刻也變了臉色:“家裡負責保養車子的人是乾什麼吃的,怎麼這麼嚴重的問題都冇檢查出來?幸好這次公子和少夫人冇事,要是有事,怎麼辦?”

管家不敢吱聲。

金鳳台臉色也極難看,對管家吩咐下去:“把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好好整肅一下,不然以後做事都這麼漫不經心還得了?”

管家諾諾應下。

厲承勳打了個嗬欠:“我能回房了嗎。”

厲曼瑤這纔對金鳳台道:

“鳳台,家裡的事我來處理就行了。你去幫自己的吧。兩個孩子剛剛纔差點出事,尤其蘇蜜,在醫院照顧滋雅了一晚,不如讓他們先回去休息吧。”

金鳳台也有公事要辦,也就先離開了。

厲承勳滑著輪椅朝室內電梯而去,剛到電梯門口,卻聽腳步傳來,厲曼瑤跟了上來:

“承勳。”

“媽,有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