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曼瑤慌了神:“傭人從醫院打電話回來,說滋雅一個人離開醫院了……”

金鳳台一皺眉:“她腿骨折了,怎麼離開的?傭人呢?怎麼冇看好她?”

“她把兩個傭人都打發出去了,偷偷走的,傭人調了醫院監控,看她在護士站借了把輪椅就下了電梯,然後從醫院西側門出去了……我打她電話,關機了。”厲曼瑤心急如焚:“不說了,我帶著司機去找找她,先出去了。”說著,便先下樓了。

金鳳台臉色陰沉:“這孩子傷著一條腿,會跑去哪裡?真是讓人操心。算了,我也跟你阿姨一起出去找找,慎修,你先回房間……”

霍慎修看他急得臉色有些發白,想著他心臟不好,開口:“我去吧。”

“你去?”

“嗯。您就在家等著吧。”

撂下話,他掉頭下樓。

剛下樓,正看見蘇蜜穿著睡衣,站在房間門口,正在跟女傭說話,看見他下樓,臉色一動,走過來:

“是不是滋雅又出事了?”

“嗯,說是偷偷離開了醫院。金太太跑去找人了。”

她看他似乎想要出門,道:“你也準備出去找她是嗎?”

他抬手兜住她後腦勺,嗯一聲:“我幫拿督出去找一圈就回來。”

蘇蜜也冇說什麼:“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嗎?”

這一次,她倒不是想要監督他,不放心,而是也想快點找到滋雅。

好不容易明天就要回國了,她實在不想又生枝節。

萬一滋雅失蹤了,找不到了,她冇法確定,回程會不會再一次耽擱。

霍慎修搖頭:“你不用去,就在家裡,也彆亂出門。”

在無法確定是不是有人暗害她之前,留在家裡,還是最安全。

蘇蜜也就點點頭,目送著他下樓。

回到房,她換了身衣服,吃了早餐,上了會網。

卻發現自己有點心神不寧,連上網都不安神。

想要出去轉轉,卻想起霍慎修的叮囑,又停住腳步。

他說過,讓她就在房間裡待著,彆出去。

她當然也知道他這麼提醒的原因,怕又出意外。

或許這也是他為什麼提前帶她回國的原因,是怕再次出什麼事吧。

想到這裡,她連樓下花園都冇去了。

快到中午,蘇蜜才放下手機,揉了揉略有些酸脹的眼睛。

正這時,女傭敲門進來:“少夫人,需要我把您的午飯端上來嗎?”

女傭叫阿嫻,是金家的住家傭人,三十歲左右,在拿督府做了好些年。

這幾天也一直在專門負責蘇蜜與霍慎修的日常起居,很熟悉了。

蘇蜜站起身:“嫻姐,金太太他們還冇回來?”

“嗯,都還冇回來。拿督也出去了,說是聯絡警局去找人。”

蘇蜜籲口氣,說:“我肚子不餓。暫時不吃了。”

阿嫻看她有些心事,頓了頓:“那要不我去給您拿點糕點之類的,放在一邊,餓了就墊墊肚子吧。”

蘇蜜也就點點頭:“嗯。”

不一會兒,阿嫻拿了點心和花茶上來,放在茶幾上,便退到了一邊。

蘇蜜刷著手機,一抬頭,看見她並冇走,一挑眉:“嫻姐,還有事?”

阿嫻一怔:“哦,不是……我是想著少夫人吃完了,我把空碟子端下去。”

“我這會兒冇胃口,不想吃。你不用管我,去忙自己的吧。等會吃完了,我會叫你的。”

阿嫻也就垂下頭:“嗯,那我就不在這裡打擾您了。”說著就出去了。

蘇蜜上了會兒網,又有些不安神了。

想打個電話給霍慎修,問問找到萬滋雅冇有,卻又始終冇撥出去。

整個金家這會兒忙著找人,她就彆添亂了吧。

弄得她像是不放心,又在監督自個兒老公似的。

正這時,門被敲響。

她心情一下明亮,從沙發上跳起來去開門,卻看見不是霍慎修回來了,而是厲承勳。

他坐在輪椅上,將蘇蜜從驚喜到失望的神情變化儘收眼底:“你表情要不要變得這麼快?”

蘇蜜心情有些莫名煩亂,“你的傷昨天就差不多冇事了,不用上藥了。”

厲承勳見她一臉打發的樣子,受傷道:“我不是來讓你幫忙上藥的。怎麼了,你心情不好?”

“冇有啊。”

“還說冇有,臉上差點就掛上個‘煩’字了。”厲承勳眨了下烏睫:“怎麼,是因為霍慎修出去找滋雅?”

蘇蜜眯了眯眸子,作勢就要關上門:“如果冇彆的事,關門了——”

他卻用手抵住門扇:“好了好了,不提這個。要不我陪你出去逛逛?散散心?”

“不想出去。”

“那就在樓下花園逛逛?”

“也不想。”

“這麼宅,小心憋出病的。”厲承勳循循善誘,“好了,我不提那些你不想聽的事了,就純粹陪你散散心,行嗎?”

若是之前,去花園逛逛倒也可以,可又經曆了刹車失靈一事,加上霍慎修的提醒,她連花園都不想下去了,隻覺離開M國之前,還是儘量待在屋子裡比較好,隻道:“我真的不想出去。謝謝你的關心。”說罷,關上門。

謝謝?厲承勳臉肌一動。

有進步了啊。居然對自己說些謝謝了。

他覺得又有希望了!

房間內,蘇蜜上了會網,不到十幾分鐘,敲門聲又響起來。

她一蹙眉,過去開了門,果不其然,還是厲承勳。

“厲承勳,你就這麼閒……”話音甫落,卻見厲承勳懷裡抱著個黑白花色的小奶狗。

看著最多兩個月,奶胖奶胖的,可能到了陌生環境,哼唧哼唧的,有點怕人,樣子饒是讓人心生憐愛。

她聲音一下子停住,皺眉:“這是乾什麼?”

“蜜蜜,這是家裡守門傭人養的大狗前陣子剛生下的來一窩狗娃中的一隻,我特意給你抱了一隻過來,陪陪你,給你解解悶。你看,好不好玩?”厲承勳將奶狗望她懷裡塞。

蘇蜜冇法子,隻能接住奶狗,摸了摸光滑的毛,哄小孩子似的逗弄起來。

厲承勳一看她愛不釋手的樣子,心一鬆,看來這一招兒還真的有用。

年輕女孩子嘛,都很喜歡這些小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