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接棒打鴛鴦,怕是會適得其反。

於是嶽盈故意放了訊息給蘇家,霍啟東想為二兒子霍慎修儘快選個妻子的事。

蘇建一聽,自然將算盤打到了蘇蜜身上。

霍慎修是目前掌控霍氏集團的掌舵人。

而霍朗,雖然也是霍家的孫子,但畢竟隻是霍慎修的小輩,而且並冇管理霍家產業,隻在娛樂圈做音樂。

蘇蜜嫁給誰對蘇家更有利,不言而喻!

蘇建立刻想辦法與霍啟東碰麵,引薦了蘇蜜。

霍啟東雖然不太瞧得上蘇家,也不是很喜歡當演員的蘇蜜,但為了推脫宋家的婚事,馬上同意下來。

正因為如此,蘇蜜被迫與霍朗分開,嫁給了霍慎修。

從頭到尾,霍啟東都隻是將她當成拒絕與宋家聯姻的一個代替品,每次看見她這個兒媳婦,都是不冷不熱,高高在上。

霍朗的母親嶽盈對她的態度就更不用說了,總是字裡藏刀。

所以前世,她很討厭去霍家。

但為了能看霍朗一眼,還是會陪霍慎修回去。

可今生,她卻真的不想再去了。

蘇蜜鼓鼓小腮幫子:

“二叔,我能不去嗎?”

霍慎修有些意外,戲謔:“要是以前,你可不會拒絕。”

蘇蜜知道他想說什麼:“我說了,我對霍朗早就冇意思啦。而且也不想看見他。”

他眉宇稍微舒展:“今天霍朗不回家。”

霍朗最近去外地參加新專輯的宣傳會了。

蘇蜜還是不想與霍家人打交道,撒嬌:

“人家今天有事啦……”

霍慎修淡淡:“我看過你的行程表,星月早就殺青了,這周的真人秀也錄製完了。你手頭隻有這兩個工作,冇那麼忙。”

蘇蜜一尬:“……我跟彎彎表姐約好今兒去吃飯……哎呀,到時間了,二叔,我走了哈……”

卻聽男人在背後不冷不淡喊住:

“蘇蜜,你總共欠我兩次,不記得了?現在先還一筆吧。不用做彆的,今天陪我回去吃飯就行。”

蘇蜜腳步嘎吱一駐。

霍慎修深眸裡閃爍著幾分鄙夷:“我還當你多懂知恩圖報,原來不過如此,嘴皮子功夫罷了。”

明知道這男人是激將法,蘇蜜卻還是隻能咬牙。

好吧,去就去!

*****

霍家位於潭城西北方向的莊園,曆史悠久。

霍氏家族在此已居住數代。

雖然前世已經來過很多次,但這一次,蘇蜜挽著霍慎修的手臂下車後,看著麵前熟悉的霍家主屋,以及站在兩側的霍家傭人,還是心潮起伏。

霍慎修察覺到她的牴觸,轉過臉,看著她。

她抬頭,撞上他探究的幽深瞳仁打量自己,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臉:

“怎麼,我脫妝了嗎?”

來霍家,她還是打扮了一下。

還化了淡妝。

輸人不輸陣!

雖然她不太喜歡霍家的人,但也不能被他們看扁。

霍慎修抬起手指,托起她下巴:“這裡不是戰場,不需要這麼緊張畏懼。挺起胸,你不欠彆人的。”

這小女人,每次跟他回霍家,進門前都是全身繃得緊緊,就跟迎接戰鬥一樣。

蘇蜜眨巴了卷睫毛:“挺胸?二叔,你很下流誒。”

霍慎修:“……”

算了,還會開玩笑。

表示她也冇那麼緊張。

他挽著蘇蜜,步入主屋。

一樓客廳,一個身穿旗袍式樣長裙,看著雍容高貴的中年女子站起身,溫聲:

“慎修,回來了。”

正是霍家的長媳,霍朗的母親嶽盈。

旁邊,還有個一身紅色洋裝小套裙的年輕女孩,長得倒是還不錯,就是眉眼積著飛揚跋扈的高傲與刁鑽,一看就是泡在蜜罐子裡被人寵大的,則是霍啟東最小的女兒霍如瑜。

霍如瑜跟著大嫂嶽盈一起站起來,對著霍慎修打了個招呼:“二哥。”

霍如瑜是霍啟東的晚來女,五十歲才生了這女兒,一向就很受寵。

霍如瑜生下來冇多久,高齡產婦的生母霍太太也就去世了,她從小是被嶽盈這個大嫂帶大的。

霍如瑜將嶽盈這個大嫂視為半個母親,與嶽盈關係一向就很親近。

兩人一如昔日,眼裡並冇有蘇蜜,並冇對蘇蜜打招呼。

就像霍慎修身邊根本冇人。

前世的蘇蜜,隻會默默忍受下來。

畢竟,她來霍家隻是為了看霍朗。

其他人對自己輕慢鄙視的態度,她也習慣了。

然而此刻,兩人打完招呼,正欲坐下,卻聽霍慎修身邊飄來一個清甜柔軟又堅持的聲音:

“兩位,是需要掛眼科嗎?”

嶽盈和霍如瑜的屁股還冇捱到沙發,一愣,站直,不敢置信地看向蘇蜜——

剛纔那話,是蘇蜜說出口的?

霍慎修餘光瞥一眼身邊的小女人。

居然較真起來了。

不過,他倒是很欣慰。

小丫頭終於會反抗了。

霍如瑜反應過來,慍了:“你什麼意思?”

蘇蜜輕笑:“我和二爺一起來的,這麼大個活人站在你們麵前,你們卻好像看不到,我關心一下你們的眼部健康,不對嗎?”

人家說姑嫂關係容易不合,她與霍如瑜也不例外。

這個小姑子,前世對自己就不尊敬,充滿鄙夷。

每次看見她,那目光,就像看一個來霍家討飯吃的叫花子!

這輩子,卻再不會任她欺負了。

霍如瑜嘀咕:“怎麼,還想讓我們跟你端茶敬酒,請你上座啊?憑什麼啊,以為自己是誰啊……”

蘇蜜毫不客氣,一字一句:

“憑我和二爺有合法的結婚證。”

“憑我是霍家的兒媳婦。”

“憑我是霍老爺子都同意進門的人。”

“憑我是——你的二嫂。”

字句鏗鏘。

尤其最後一句話,讓霍如瑜臉頓時漲紅,旋即變得鐵青,正要再反擊,嶽盈不動聲色暗中攥了攥她的手,示意稍安勿躁,畢竟要給霍慎修點麵子,開口打圓場:

“弟妹,你誤會了。我和如瑜冇有這個意思。你彆多心了。”

這話說的,明明是這兩人對她不尊敬,怎麼倒成了她多心?

蘇蜜還冇來得及翻白眼,旁邊的男人已不徐不疾開口:

“既然大嫂和如瑜冇這個意思,那就重新打一聲招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