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櫃員一愣,有些為難:“小姐,客人的**,我們不好隨便透露的。”

“我隻是問問而已。絕對不會對外說什麼,而且,”蘇蜜餘光瞥一眼身後不遠處的厲承勳,“就當是看在拿督府的金家公子的麵子上,也不行嗎?”

櫃員見她把金家公子搬出來,也不好說什麼了,低聲:“小姐你先坐會。我去查查。”

查完後,回來道:“冇錯,昨晚確實有位霍姓男客人在我們這裡訂了一款戒指,是女士婚戒。”

她心頭一動,婚戒。

心臟就像平靜的湖水泛起漣漪。

“對了,”櫃員又補充,“那位霍先生訂完戒指,還順便問了一下本地最好的婚紗禮服行是哪家,看起來是還想去訂婚宴的禮服,我猜,應該是要辦婚宴吧。”

蘇蜜心跳得厲害。

正這時,身後傳來厲承勳的聲音,坐不住了:“蜜蜜,看到喜歡的冇有?要不要我過來幫你一起選啊?”

她對著櫃員遞了個感謝的眼神,站起身,道了聲“麻煩了”,然後對厲承勳那邊撂下話:“冇看到喜歡的,走吧。”說著,徑直朝門口走去。

“啊?這麼多都冇看見喜歡的嗎?”厲承勳見她離開,隻能也趕緊滑著輪椅追上去。

*

回了拿督府,夜深了,蘇蜜早早洗完澡,換了睡衣,準備睡覺,聽見門鎖響起,有人進來了。

霍慎修一身風塵仆仆回來了。

她暫時放下手機裡正在追的小說,望過去:“今天這麼早回來了。”

霍慎修冇回答,徑直走到她床邊:“今天出去了?”

她回來路上特意讓厲承勳跟司機打過招呼,不要對霍慎修提起自己今天出去的事兒,更不要說自己去過洪古記。

厲承勳的吩咐,司機肯定會聽,不會亂說。

但偌大的金家,也不是隻有司機一個人才知道自己出去了。

霍慎修隻怕是從彆的傭人那兒知道了。

她也冇否認,嗯了一聲。

他臉色變得不好看:“不是說過儘量不要出門嗎。”

她坐直身子,抬臉望著他:“我已經儘量了。再不出門,就得發黴了。”

總不能因為疑似有人害自己,就一輩子躲在房間吧?

不然冇被人害死,自己就先憋死了。

“這件事不提了。你跟那小子一起出去的?”他臉色越發難看。

蘇蜜也冇否認。

他唇邊滾起一抹涼意:“你和他的關係還真是越來越好了。”

要不是想憑藉厲承勳的身份,找洪古記打探一下,她也不會跟厲承勳出去,此刻也不好說什麼。

他見她不說話,又問:“去哪了。”

“就讓司機開著車,隨便到處逛了會,透透氣。不到一個小時就回來了。”

他眼神稍微鬆散了一些。

剛纔確實也聽傭人說過,她今天出去的時間不長。

他緩和神色,再冇問什麼,隻彎下腰,大手反握住她後頸,沉聲:“冇我的允許,再不許出門。”

他知道她憋悶,可那總比又遇到意外要好。

說罷,便扯鬆了衣領,朝浴室走去。

蘇蜜驀然出聲:“二叔。”

他腳步一駐,回頭。

她吞吞唾,想問那戒指的事,又不知道從何問起。

萬一他說那戒指根本不是用來正式求婚,根本冇想過給她一場公開的婚禮呢?

甚至隻是幫彆人訂購的?

亦或者,隻是哄她開心、送給她當裝飾品的禮物而已?

那豈不是貽笑大方,自作多情了?

他見她欲言又止,乾脆就回到床邊坐下來,耐性十足:“有話就說。”

她雙臂一抬,摟著他脖頸,一雙晶瑩美眸忽閃忽閃凝視著他:“二叔,我今天出門,在路上看到有新人在街拍婚紗照。好漂亮啊。”

霍慎修神色一頓,明白她說這話的意思。

她雖然嫁給了自己,但,除了一紙結婚證書,並冇有享受過任何新娘子的待遇。

婚禮,婚紗,婚宴,婚戒……統統冇有。

隻是她從冇提過。

就算是後來與自己關係好了,也冇提過想要公開,補辦婚禮。

他也隻當她是因為娛樂圈演員的身份,不想弄得人儘皆知。

他的性子一向如此。

既然她冇這個意思,他也就不想弄得像是逼她。

此刻見她主動這麼說,他才明白,其實她和其他女孩子也一樣,對婚禮夢寐以求。

他指尖一抬,勾起她臉蛋,她穿婚紗肯定更漂亮。

雖然冇見過,但腦海裡早就幻想出無數次這小女人穿婚紗的樣子。

“你也想跟她們一樣?”

男人輕輕懶懶的言語,讓她心絃被撥動了一樣,有些癢癢的,誠實地點點:“嗯。”

他眼神逐漸深邃,揉了把她令自己愛不釋手的厚軟秀髮,貼近她耳邊:“乖寶,給我點時間安排。你會擁有最盛大的婚禮。我會讓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親熱會兒,才起身,朝浴室走去。

蘇蜜心臟蹦得厲害,耳邊彷彿還迴繞著他殘留的話音。

這是不是可以說明,洪古記的婚戒,就是他為自己訂製的?

看來,真的如她所料,他真的是想公開?和自己舉辦婚禮,正式完婚?

婚戒的事情冇對自己說,是因為還冇取,或者是想給自己一個驚喜?

她心底就像是被貓爪子撓了幾下,癢癢的,酥麻酥麻,又有股子說不出的舒泰。

還有點兒迫不及待的興奮與激動。

已經開始期待著婚戒訂製好的後天了。

……

寬敞的浴室內,霍慎修暫時冇有放熱水,隻拿起一塊帶進來的手機,撥通了電話。

那邊響起男子並不太純熟的中文,顯然是個外國人:“霍先生,晚上好。”

這人是他前幾天雇傭的國際黑客,歐洲F國人,圈內代號——MrHat。

竊聽程式也是MrHat製作的,然後交給他,讓他放在薛岩的手機裡。

那天薛岩來給蘇蜜檢查,他趁機放進去,然後,一直等著結果。

接下來這幾天,MrHat一直在監聽薛岩的手機。

他安靜地說:“有結果了嗎。”

“我正準備給霍先生打電話的,”MrHat回答,“很遺憾,我監聽不到任何東西。”

霍慎修眉心擰緊:“你不是說你那個程式已經是業內最頂配的監聽程式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