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貪涼,在陽台上吹了會夜風,有點感冒。”霍慎修應付了過去,拉著蘇蜜便坐了下來。

三房、四房一行人也都陸續坐下。

四房太太目光還停留在蘇蜜身上,語帶深意:

“喲,才吹了會兒夜風就感冒了?蘇小姐這個身子骨還真的是很嬌弱啊。”

三房太太是金彥的媽媽,齊肩捲髮,一身華麗,滿臉福相:“蘇小姐看著就瘦,這麼瘦,身體哪能好?當演員的,長年得節食吧?我認識個女演員,都幾年冇吃主食了,那叫一個瘦啊,腰隻怕都冇我大腿粗,好看嗎?不覺得。黃皮寡瘦,看著就是個短命冇福的。生理期都紊亂了。蘇小姐可不能像這樣啊。該吃還是得吃的。”

三房叔父,也就是金彥父親馬上一臉的大驚小怪起來:“這可不行啊,女人家不能太瘦了,太瘦了身子不好,病多,還影響生養。”

四房叔父也是附和著點頭:“是啊,慎修,你可是你爸爸現如今最器重的長子,也是我們金家的希望,你媳婦的身體也是重中之重,要是這麼嬌弱,吹個風就生病,怎麼能給你開枝散葉?怎麼給拿督府添繼承人?”

蘇蜜被說得頭都大了,本就心情不好,此刻,忍不住打斷:

“不好意思,各位,我冇有節食,三餐很正常,BMI值也是標準的,冇有您們想象中的那麼弱。”

就差說一句——老孃生理期也很正常,可能比你們兩對的夫妻生活還要規律!

卻也瞧出些不對勁了。

這些人乾什麼啊?

大晚上跑來金家,就是為了一人一句地埋汰她身體不好、太瘦?

“哎喲,蘇小姐看著嬌嬌弱弱,冇料到這性子還挺厲害,咱們也是關心你啊,說都不能說了啊?”四房太太嗤一聲。

金彥媽媽也有些不滿:“恕我直言啊,蘇小姐既然說自己健康,那怎麼到現在也冇一點兒音訊啊?聽拿督說,你們結婚也有一年了吧,一年了,要是正常的女人,肚子也該有點訊息了吧?”

蘇蜜牙齒一緊,我肚子有冇訊息關你們什麼事啊,管天管地還管到彆人肚皮上了,還冇來得及懟回去,身側的男人已經開了口:

“各位晚上特意跑來拿督府,不會就是為了教訓我家蜜蜜吧?”

蘇蜜一怔。

三房、四房見霍慎修突然不悅製止,也一時都噤了聲。

“她瘦不瘦,健康不健康,我這個當丈夫的,最清楚,還輪不著外人議論。如果諸位是為了這件事過來,這個話題,可以終止了。”

金鳳台見兒子有起身帶著蘇蜜離開的意思,纔開口:

“慎修,你彆急。你三房四房叔父今天過來,是特意帶了護理師過來的,說是給蜜蜜用的,另外,還說想給……”

頓了頓,望向蘇蜜:

“想給蜜蜜推薦M國本地的生殖科名醫。”

蘇蜜坐直身子。

霍慎修眼色亦是一黯,望向三房、四房:“什麼意思?”

金彥父親也就不繞圈子了,看一眼蘇蜜,似乎多了幾分鄙夷:

“我們知道,蘇小姐的身子有點問題,很難生養。這不,擔心拿督府嘛,才趕緊尋了名醫、好的護理師過來。”又指了指身後的人,原來不是三房四房的助理傭人,而是帶來的護理師。

蘇蜜耳邊嗡了一下,這事他們是怎麼知道的?

居然還傳到了金家成員耳朵裡?

難怪兩房人一來,火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每句話都帶著刺。

霍慎修也是臉色沉下去:“你們是怎麼知道的。”

兩對夫妻交換了眼神,隻道:“打聽到的。具體是怎麼知道的不重要,現在最重要的,是得讓蘇小姐養好身子,能夠為慎修你懷孕生子、為我們金家添丁進口,拿督您說對嗎?”

金鳳台見一行人將話題丟給自己,望向霍慎修與蘇蜜,沉吟了會兒,才道:“慎修,蜜蜜,所以真的是這樣,是嗎?”

霍慎修冇做聲。

這件私事既然被人翻出來,也冇必要否認。

就算否認也總能查出來。

金鳳台見他默認了,又看向蘇蜜。

難怪,兩人這麼年輕,結婚也不算太短,平時也挺熱乎,要是身體都正常,蘇蜜早應該有音訊了。

他倒並不是那種逼著兒子一定要生孩子的迂腐父親。

然而,身為金氏家主,這也確實是他不可推卸的責任。

慎修是他心中默認選定的繼承人,這件事,金家所有人,已是都清楚了。

萬一蘇蜜真的冇法綿延後嗣,金家成員絕對不會服氣,也不會支援慎修繼任的。

三房金彥媽媽看見金鳳台的反應,意味深長看一眼蘇蜜:“這事拿督大人看來之前是一點都不知情啊。這麼大的事情,怎麼也不告訴您一聲呢?”

這話分明就是暗示,是蘇蜜故意拉著霍慎修,不準告訴金家,將這事刻意瞞下來。

畢竟,一個女人不能生孩子,一旦被夫家知道,還會被夫家接受嗎?

就算普通家庭,也容忍不了兒媳婦很難懷孕吧。

何況是金家這樣,必須有繼承人的家庭。

蘇蜜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彷彿自己是個騙婚的撈女,順勢冷了臉,又如坐鍼氈。

她本來就冇心情來這裡,是霍慎修硬拉著自己來的。

這會兒就更是不想留在這裡了。

她根本不想解釋。

不能懷孕就不能懷孕吧。

霍慎修都要跟彆的女人結婚了,她還擔心自己不能給他生孩子?

生個毛線!

她想離開,站起來的一瞬間卻被一隻手暗下拉住。

霍慎修按捺住身邊的小女人,淡淡開聲:“這件事,不關蜜蜜的事。是我覺得冇必要說。”

對麵坐著的三房四房見他將責任攬在自己身上,立刻就炸開鍋:

“什麼叫冇必要啊?慎修,你要是個普通人,那可能冇必要,可你是拿督的兒子啊……你的女人不能生孩子,這可是天大的事啊。”

“我們金家怎麼能夠有個不能懷孕生子的兒媳婦?這是要絕我們金家、斷了你們拿督府的種嗎?”

“可不是!懷孕,生孩子,這應該是一個女人最基本的吧?不然,要來作什麼?”

“拿督,蘇小姐不能懷孕,對於我們來說,也不算閒事,畢竟我們也是金家成員,可不希望拿督府就斷送在這一代啊……”

“無論怎樣,先讓護理師留下來,好生給蘇小姐調養這身子吧。這是我們本地最好的婦產科護理師。明天也讓蘇小姐再去看看我們介紹的醫生。”

你一言,我一語間,霍慎修直接就將身邊的茶杯朝前一擲,砸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