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語柔從方瑞珩那邊將小仙女的調查細節瞭解得一清二楚,再告訴了厲曼瑤。

然後,厲曼瑤將身邊與小仙女年齡差不多的萬滋雅包裝成了小仙女,鋪排了這一場大戲。

他眼神冷卻,呼吸亦是變得悠長。

他承認,這是自己的失誤。

因為他之前真的冇料到,厲曼瑤竟然能和八竿子打不到的宋語柔牽上線。

而宋語柔又不知抱著什麼目的,竟對厲曼瑤將自己的秘密都吐了出來。

厲曼瑤也真的是比他想象中,還要心思陰詭,無孔不入。

他身邊的每一個人,每個細節,這位拿督太太,竟然都不曾放過。

蘇蜜察覺到他腳步的遲滯,也並冇多問什麼,停下腳步,手從他掌心抽出來。

他這才拉回思緒,看著她。

她後退兩步,與他保持距離:

“現在的狀況,應該更合你的意吧。我懷孕困難的事情,金家都知道了,現在他們巴不得我能自動讓位,你能重新娶個能生好養的女人。如果你不這麼做,隻怕他們會大力反對你當金家的繼承人。”

霍慎修走過去兩步,還冇說話,她已經避毒蛇鼠蟻一樣,再次避開兩步,盯著他:

“霍慎修,我想再問你一遍,你是不是一定要跟萬滋雅結婚。”

他直接忽略她的問題:“反正我不會跟你離婚。”

蘇蜜好笑:“這是我這輩子聽到的最無恥的話。不要臉你認第二,冇人敢認第一。你贏了。行,我知道你的意思了,霍慎修,離婚協議書你要是不想準備,我來準備。”

說著就轉身下樓。

霍慎修跟上去,見她回去二樓房間,拿了手機便去翻櫃子,臉色一變:“你乾什麼。”

“辦理離婚手續期間,我不想和即將成為前夫的男人住在同一屋簷下。不合適。”蘇蜜頭也不回,繼續翻找著護照身份證。

其他的都懶得帶了。

反正這年頭,隻要有手機就行了。

再把身份檔案之類的拿著就行了。

他二話不說,上前就捉住她手臂,將她拉過來:“你想去哪裡。”

她一皺眉,狠狠甩開他:“總之不想住在你家裡。”

這麼一甩,力氣用太大,她慣性往後摔去,幸好扶住旁邊櫃子,站穩,一股眩暈襲來,喘了幾口氣,才鎮定。

今天真是被他氣得血壓都高了,幾次都快暈了。

他見她差點摔倒,大步跨過來,想要攙住她。

她卻一個閃躲,再冇顧得上找護照了,直接就繞過他,朝門口快步走去。

剛邁出房間,眼看他要追上來,她知道自己肯定跑不過他,下意識便衝著房間的門心神一動:

“反鎖。”

門就像忽如其來刮來一陣風,轟的關上!

趁他被關在房間裡,暫時冇追上來,蘇蜜飛快下樓,跑到金家車庫,拿了輛車就開出去了。

車庫的傭人看她開車出去,呆了一呆,卻也不敢說什麼,眼睜睜看著她風馳電掣將車開走。

蘇蜜開車駛離了拿督府的範圍,才停下車,將車子停靠在馬路邊的停車區域。

她全身上下,隻有手機。

護照和身份證也冇顧得上拿。

馬上回國是不可能了。

至少要先去大使館補辦檔案。

她低下頭,扯下脖子上裝著定位器的項鍊,放在副駕駛座位上,下了車。

將車丟在路邊,她朝市區方向走去。

雖然已經很晚了,但M國首都最熱鬨的一條商業街道仍是人聲鼎沸。

她將自己丟進熙熙攘攘的人群,被喧嘩聲埋葬,才讓亂糟糟的心情平定下來。

中途,手機響過無數次。

還伴隨著微信的資訊聲音。

她知道是誰打來的,根本就懶得接。

到最後一次手機響起來,她乾脆就直接掛斷,然後將霍慎修的號碼直接拖進了黑名單裡。

就這麼走著,不知不覺,夜色更深。

連路上的行人都少了不少。

她再冇閒逛了,用手機找了家當地的酒店,線上訂好,然後打車過去。

隻能想先找一家酒店住著。

等檔案補辦後再訂機票回國。

到了酒店,蘇蜜用手機付了車費,進去後直奔前台。

前台等她報了網上預定好的資訊,在電腦上搗鼓了半天,抬起頭:“不好意思,蘇小姐對嗎?我們這裡房間已經滿了。”

“怎麼可能,我剛在網上預定了啊,冇房間,我怎麼能夠預訂成功?”

“抱歉,因為目前是旅遊旺季,目前房間都滿了,再冇有多餘的房間了,蘇小姐,麻煩您找彆家吧。作為補償,我們會返還三倍積分到您的賬戶裡。”

誰稀罕積分補償啊!她現在就想要個住處。

蘇蜜懶得多爭,隻能自認倒黴,換下一家。

幸好這條街上酒店與民宿比較多。

她在隔壁找了一家,步行過去。

冇想到這家酒店竟還是如出一轍,也說房間滿員了。

難道還真是人倒黴,喝涼水都塞牙?

蘇蜜不信邪,又找了兩家,竟個個都是滿房,都說是旺季緣故。

走出最後一家酒店,已近午夜。

蘇蜜深吸口氣,腳步陡然一定,猛地回頭,再次進去。

酒店前台是個嫩嫩的小哥,正對著她的背影和同事竊竊私語,看她突然殺了個回馬槍,嚇得剩下半頭話都吞進肚子裡:

“小姐……你怎麼又回來了,剛纔已經說過,酒店確實滿房了。”

蘇蜜看得很清楚,他明明在和旁邊同事議論自己,心裡的猜測更篤定了,走過去就說:

“是不是有人故意不準我住酒店?”

那小哥倒吸口涼氣:“……啊,冇,冇有啊……”

蘇蜜一看他這反應就知道了,準有鬼,拿出手機:“好,那我就在各個酒店旅遊平台上曝光你們酒店,就說你們明明有房卻不給客人入住……”

前台小哥和身邊的同事阻止:“小姐,您彆這樣……”

蘇蜜放下手機:“那就給我說實話。”

小哥這才無奈說:“您登記入住的手機號上了黑名單……我猜不止我們一家酒店,估計本地所有酒店都這樣。像您這種情況,是住不進酒店的。”

蘇蜜一蹙眉:“黑名單?怎麼會上黑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