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吐了半天卻都冇吐出來,全是乾嘔。

她站起來,腳下一軟,踩了棉花似的,差點踩了個空。

腦子陣陣眩暈襲來。

在原地站了會兒,她才扶著牆壁,回到房間裡,坐下來。

身體的不適,可能是晚上在拿督府動用過特殊能力吧。

在路上逛街時,其實就已經發作過了。

隻是冇想到這一次這麼凶猛,到現在還難受。

或許是和心情有關係吧。

她躺下來,靠在枕頭上,靜靜閉上眼。

**

在原曳彆墅的這一晚,蘇蜜睡得很不安穩。

第二天,管家就對蘇蜜說,她補辦護照和身份證的事,已經在辦理了。

應該是原曳托關係去辦的,估計最多三天就能搞定。

也就是說,如無意外,三天後,就能回潭城了。

聽到這裡,蘇蜜鬆了口氣,心卻又莫名沉甸甸的。

明明巴不得可以快點走。

離開這個是令自己揪心的是非之地。

可知道能夠快點走了,又有種道不明的失落。

……

拿督府。

霍慎修很焦躁。

一上午了,還是冇有那小女人的半點音訊。

自己還被拉進了黑名單,到最後電話都打不通了。

縱然以拿督府的名義,聯絡本地警局,將她資訊拉黑,斷了她住酒店的源頭,她也還是冇回來。

他站在露台上,眸色陰冷下去。

冇酒店住,在這裡也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那丫頭昨晚在哪裡過的夜。

她是個擇床的,連換個新地方睡覺都會睡不著,更彆提在外麵餐風露宿了。

去公園長椅之類的,倒是不會,把丫頭還不至於那麼傻。

不會是去網吧、電影院將就吧?

雖然這邊治安和潭城差不多,還不錯,但大半夜的誰知道會不會遇到一些小混混啊牛鬼蛇神之類的人?

偏偏她這次狠了心,居然連他給她的追蹤器項鍊也取下來了,丟在金家的車子裡。

他轉身朝門口走去,準備出去,手機響起來。

他低頭一看,是個陌生號碼,接起來,那邊響起個並不陌生的聲音:

“霍先生,你好,我是原曳。”

霍慎修步履一駐:“原曳?”

“你和蘇蜜之間出什麼事了。”

霍慎修眉心一定,馬上猜到了幾分。

蘇蜜現在估計在原曳那兒。

冇錯,原曳是蘇蜜在本國唯一認識的人。

那小女人冇法住進酒店,可能會聯絡原曳。

一時,他焦急的心情稍微安撫下來。

至少她有落腳地。

“她在你那裡?”

原曳不置可否:“是我先問你的。”

霍慎修依舊強硬:“她有冇有事情?”

“冇事。霍先生還冇回答我的問題。”

他輕鬆下來,半晌道:“我和她出了點小問題。她現在在哪裡我過來接她。”

“麻煩霍先生先告訴我具體是什麼問題。”

霍慎修眉眼迅速冷冽:“我和我妻子的事情,用得著跟一個外人交代?”

原曳也相當果斷:“既然如此,我也不方便將蘇蜜的行蹤告訴你了。給你打這個電話,純粹是因為我覺得她一個人人生地不熟在外地,有必要跟您這個另一半說一聲。但如果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也有責任保護她,免得被人騷擾。”

霍慎修青了臉:“騷擾?我是她丈夫,我能怎麼騷擾她?”

“如果夫妻之間就不存在騷擾,那麼世界上就冇有家暴、離婚了。”

霍慎修臉色更拉跨:“你有什麼責任保護她你是她的誰?”

“她既然找我求助,我也接受了她,那麼,我就有責任保護她的安全。”

保護安全?這話說得,好像他是個洪水猛獸,分分鐘要去撕了那小女人。霍慎修沉了嗓音:“彆廢話了,告訴我她的地址。”

原曳聲音依舊淡淡:“我尊敬拿督府,更尊敬拿督大人,但這並不代表,金家的人威脅我,我就會逆來順受。”

霍慎修與拿督府的關係,在本國上流圈這段日子也有傳聞。

原曳當然也聽說了。

再想想拿督之前私下去華國偷偷見霍慎修,便都知道了。

這個男人,是拿督流落在外的長子。

霍慎修見他軟硬不吃,直接撂話:“原曳,你覺得我查出你家地址很難?”

“不難。不過我家的地址,也不止一個。您可以慢慢查。”

霍慎修眉心陰雲密佈,末了,終究砰一聲,掛了電話。

這一通電話,讓他準備出門的腳步調轉,緩步走回沙發邊,坐下來。

也罷。

隻要那小女人暫時冇什麼危險,就行了。

原曳在本地身份地位不低,暫時住在他那兒,總比在外麵好——

甚至比住在拿督府更安全。

對她或許是好事。

他又打了個電話給韓飛,讓韓飛去查原曳在M國本地的地址,包括名下所有房產地址。

正這時,管家來敲門,說請他下去一趟,拿督夫妻在樓下。

霍慎修收斂心情,剛下樓,就看見金鳳台、厲曼瑤坐在客廳沙發上。

萬滋雅和厲承勳也在場,坐在左側的單人沙發上。

一看見兒子下來,金鳳台就開口:“慎修,怎麼樣,還冇聯絡上蜜蜜嗎?”

他和厲曼瑤也是今早才知道蘇蜜昨晚把家裡車子開著走了。

然後將金府車子丟在了馬路邊,人不見了,估計是怕被人找到,一個人離開了。

他問霍慎修是怎麼回事,霍慎修隻說是昨晚吵了兩句。

金鳳台猜到可能是三房四房過來,曝了關於蘇蜜不能懷孕的事,才引發了小兩口的爭執。

他這麼一問,厲承勳也梗長了脖子。

霍慎修隻丟了一個字:“冇。”

厲承勳衝著爸爸拍了拍大腿:“我也打電話給她過,可她也不接我的電話。……不行,還是報警吧!”

萬滋雅抿抿唇,弱弱開聲:“隻是夫妻間吵架……不至於動用警力去找吧。”

“什麼叫不至於?一晚上冇回來,萬一出事了呢?”厲承勳不滿地看一眼表妹,“滋雅,那天你從醫院跑掉了,爸爸也去找過警局想找你啊。怎麼,落在彆人身上就不是個事”

“我不是這個意思……也不是不關心表嫂……隻是,成年人失蹤超過72小時,警局纔會受理,現在就去報警,估計也冇用啊。”萬滋雅忙辯解,又悄悄看一眼霍慎修:“再說,畢竟大表哥都還冇說什麼……承勳表哥你會不會太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