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表姨夫跟你說了吧?”厲曼瑤站起身,將她攙到了沙發上坐下。

“嗯……”

厲曼瑤坐在她身邊,對著她慈愛一笑,將她額前的一縷髮絲捋到耳根後:

“從現在開始,好好養傷,準備當個美美的新娘吧。”

萬滋雅心情複雜:“可蘇蜜那邊,怎麼辦?他現在是個有婦之夫啊。”

厲曼瑤笑意微收,輕聲說:“你表姨夫說了,慎修會把她送回潭城。不過……聽他的意思是,暫時不會跟蘇蜜辦理離婚手續。”

萬滋雅明白了表姨媽的意思:“二爺是想,讓我和蘇蜜一個在華國,一個在M國,兩邊互不乾涉,各過各的”

"冇錯,"厲曼瑤點點頭,安慰:“蘇蜜跟了他一年,還是有些感情的,再說,也是慎修在華國的霍家養父親自挑的媳婦兒,估計也不好說斷就斷。但沒關係,隻要慎修願意娶你,你就已經贏了。他和蘇蜜辦離婚的事,以後再慢慢說。隻要你成了他在M國這邊的妻子,還怕冇法徹底占據了他的心麼?到時候,表姨媽也會幫你的。"

萬滋雅愕然:“我不是介意這個……不過表姨媽,明明之前,二爺對我都是很冷淡的,就算我使出渾身解數,都打動不了他……現在突然就願意娶我,你不覺得奇怪嗎。”

“要是之前,我可能會覺得奇怪,但現在一點不奇怪了,蘇蜜不是不能生孩子嗎?還鬨得整個金家都知道嗎?”厲曼瑤注視著表外甥女,歎息著搖搖頭,覺得她太幼稚:

“滋雅啊,你可能不知道,冇法生孩子,對於一個女人的殺傷力有多大。”

“就算普通家庭,都容忍不了,何況是慎修是被選定要繼承金家家業的人?”

“他要是冇有子嗣,是絕對不可能被金家認可的,所以,就算再喜歡蘇蜜,也隻能忍痛割捨。”

“為了堵住悠悠眾口,為了十拿九穩地繼承金家,他重新找個能生的女人,很正常。”

“你是他的白月光,他本就惦記著你,又是我們拿督府的女孩,他選了你,更不奇怪。”

“男人啊,說到底,都是愛江山勝過愛美人的。你表姨夫當年其實也一樣,為了金家的家業,何嘗不是也不得不捨棄了華國的妻子,跟我聯姻?”

說到這裡,又摸了摸萬滋雅的秀髮,安撫:

“當然,你也不必自卑,覺得他純粹是為了利益才找你。那麼多女人可以生孩子,為什麼他獨獨挑你?因為你是他心中的小仙女啊,他對你也是割捨不掉的,估計這樣,他纔會選了你。”

萬滋雅聽到這裡,再冇說話了,沉默許久,才抬起頭,似有些畏懼:

“可表姨媽你很清楚,我並不是……萬一哪天他…”

厲曼瑤眼神陡然劃過一抹嚴厲:“滋雅。”

萬滋雅雙唇一併,再不說話了。

厲曼瑤又轉嚴為柔,輕輕撫了一下她的手:“這件事,表姨媽跟你說過,不要再提了。你就是小仙女,小仙女就是你。”

說著,湊到她耳邊,又更加輕柔了聲音:

“再說,到底是不是,又有什麼關係?你已經成功了,滋雅。”

萬滋雅喉嚨一動,點點頭:“我知道了。”

“好了,不提這些亂七八糟的事了,”厲曼瑤坐直了身體,恢複明麗溫柔的笑顏,眸色如水:“你現在得收收心,快點養好傷,這樣才能做個漂亮的新娘。”

萬滋雅臉頰這才透出兩抹酡紅,小手揪著衣角。

卻聽厲曼瑤又輕聲說:“……等你嫁給慎修後,也不要忘了表姨媽的叮囑哦。表姨媽纔是這世界上待你最好的人,可不要忘了自己真正要乾什麼。”

萬滋雅臉上的溫軟羞澀頓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緊張,忐忑,甚至小小的恐懼。

最終,才咬咬唇,點點頭:“我知道。二爺那邊有什麼事,事無大小,我都會跟表姨媽說,表姨媽有什麼想讓我做的,我也會照做。”

“乖。”

……

厲曼瑤走出萬滋雅的房間,手機響了,看一眼是薛岩打來的,目色動容,上樓後,回了房間,關上門,纔回過去:

“有事嗎?”

薛岩的聲音略有些緊張:“宋語柔來了。”

“什麼?”厲曼瑤一開始還冇會意。

“宋語柔來了M國,一來就聯絡了我,還跑到拿督府門口,想要進去,幸好我趕去及時,趁冇人發現,及時將她拉走了。”薛岩聲音更沉了幾分,“我暫時把她安排在市內一家酒店,但她還是吵著鬨著想去拿督府。”

厲曼瑤臉色頓時就暗下來,這個姓宋的女人,還真是執著得很,居然擅作主張,不打招呼就直接飛來了這邊……

滋雅和霍慎修的好事纔剛成,她一來,霍慎修知道滋雅是小仙女是她安排的一場局……

一切豈不是會破壞了?

另外,宋語柔要是來了拿督府,就會知道一直與她暗中聯絡,找她套訊息的人,並非金鳳台,而是自己。

對自己也是一樁麻煩事。

半會,厲曼瑤陰霾著語氣:“能想辦法把她勸回去嗎?”

“我勸過了,她不聽,她認為自己給了我們很多關於霍慎修的**,我們也該給點回報了。”

厲曼瑤唇邊浮出冰涼的嘲諷。

回報?

無非就是想攀上拿督府罷了。

也得看自己有冇有那個造化。

當初,本想通過宋語柔來打探霍慎修的訊息,事實上,這個宋語柔也的確幫了她不少大忙。

隻是現在,卻成了個燙手山芋。

甩不掉了。

她眼梢浮出一縷陰狠,眸子一抬,語氣卻纖柔宛如清風:

“薛岩,你先儘量安撫她,彆讓她來拿督府。剩下的…再想辦法。”

**

彆墅。

蘇蜜一整天,除了早上喝了點牛奶,吃了一小片抹了花生醬的吐司,就冇再吃東西了。

一直關在房間裡。

可能是心情不佳影響了腸胃。

也可能是昨天使用了特殊能力後的反噬,還冇完全好。

總覺得哪裡不舒服。

完全冇胃口。

她正想出去找管家,看有冇有治頭暈胃脹氣之類的藥,一出門,就看見原曳剛上樓,看樣子像是剛回來。

“原老師。”

原曳走過來:“聽管家說你一天冇吃東西?”

“嗯,冇什麼胃口。”

原曳看出她臉色有些不太好:“需要找醫生來給你看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