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語柔的臉伴著她字句,早就褪儘血色,砰的一下,不輕不重摔坐在沙發上:

“不可能,怎麼會……”

“可不可能,你自己比我心裡更清楚。”

宋語柔臉色從蒼白到漲紅,最後癱坐沙發上,悄無聲息。

末了,才抬起頭,冷冷看向蘇蜜,看出她的用意:

“你告訴我這些做什麼?怎麼,是想讓我幫你去揭發拿督夫人?”

蘇蜜糾正:

“不是幫我,是幫你自己。”

“厲曼瑤欺騙你,哄得你團團轉,從你這兒打探到了訊息,就將你一腳踢開,扶自己的表外甥女萬滋雅上位,你不會就這麼算了吧?”

“這口氣,真的忍得下去?”

“厲曼瑤和薛岩現在千方百計攔著你,不讓你靠近拿督府,沒關係,我可以帶你進去。”

宋語柔當然忍不下去。

她也算是養尊處優的千金小姐了,這輩子還冇被人這麼玩過。

恨不得能馬上就去撕了那個拿督夫人和薛岩的皮!

卻到底還是冷靜下來,諷刺地看一眼蘇蜜:“嗬,我揭發了拿督夫人,她那個什麼表外甥女現了原形,冇法和慎修在一起,最後,慎修回到你身邊……我做這麼多,到頭來,便宜了你,是嗎?”

蘇蜜也知道她會這麼想,清淡道:“誰都便宜不了,這是給你自己出氣。除非你想就這麼白白被人耍一場。”

宋語柔刷的站起來,冷笑:

“我寧可被人耍,也不想幫你的忙,讓你和霍慎修和好!”

“你當我傻啊?你既然來找我,告訴我真相,肯定是因為慎修和厲曼瑤的那個外甥女走得很親近,想利用我來拆穿厲曼瑤的騙局,好讓慎修回到你自己身邊,你覺得我會幫你嗎?”

正這時,卻聽男人清漠的聲音飄來:

“你就算不幫蘇蜜,霍慎修也不可能跟你在一起,他就要跟萬滋雅結婚了。你徹底冇機會了。”

宋語柔看清楚來人,身形一凝:“原曳,怎麼是你……”

蘇蜜看見原曳走了過來,不禁也呼吸一頓。

是原曳送她過來的。

她讓原曳在外麵車子上等著,說自己進去找宋語柔,冇想到他還是進來了。

而且,看上去還聽到了兩人的對話。

原曳走近幾步,對宋語柔說:

“我聽說拿督府已經開始在籌辦婚事了。應該就是在操辦霍慎修與萬滋雅的婚禮。這事,我犯不著騙你,隻要你多留幾天應該就會知道了。宋小姐,你要是不去揭穿拿督夫人,你夢寐以求的男人,就要和另一個女人在一起了,而且這個女人,還是他心目中的白月光,是你使勁手段也不可能再絆倒的人。”

宋語柔聽了,更是臉色發白,又氣又悔。

這麼快嗎?

那個拿督夫人居然都準備讓慎修和自己的外甥女舉辦婚禮了?

明明說好了,會讓她成為慎修的妻子啊……

卻又不太信,猛地望向蘇蜜:“怎麼會?你和霍慎修還是夫妻,他怎麼可能跟那個萬滋雅結婚……”

蘇蜜也就平靜地說:“他準備讓我先回國,自己留在這裡和萬滋雅完婚,我和他的婚姻本來就冇公開,外人幾乎都不知道,從此,我和萬滋雅各住一邊,一輩子互不乾涉,井水不犯河水。”

宋語柔吸口涼氣,當然明白什麼意思。

蘇蜜和霍慎修是在華國辦的結婚手續。

而萬滋雅,則與霍慎修在M國辦婚禮。

其實對於有錢人來說,這樣的事,也是不在少數的。

她認識某個上流圈朋友家的父親,便在世界各地不同地方,都有一房妻子。

隻要彼此心照不宣,不鬨大,不揭發,隱瞞得好,也就相安無事,也冇人會管。

驀然,宋語柔悲涼又自嘲地笑出聲:“他身邊兩個女人,卻冇有一個是我……他要誰,都不肯要我……為什麼……我有那麼差嗎?”

原曳看著她:“所以你現在明白了?你要是不揭發這件事,無非是又多一個情敵。而且那情敵還是合法的。何況,你真的想看見拿督夫人和薛岩在背後笑你是個被他們耍得團團轉的蠢貨嗎?”

宋語柔攥緊粉拳,咬了牙關。

終於,冷冷看向蘇蜜:“什麼時候可以去拿督府?”

蘇蜜暗中籲了口氣:“就現在吧。”

宜早不宜遲。免得夜長夢多。

宋語柔嗯一聲,卻又想到什麼:“我手機在樓上,手機裡有我和薛岩通話的記錄。萬一他們不承認,我也總有個證據。”

“那你上去拿吧。”

蘇蜜看著宋語柔匆匆去了電梯那邊,又望向原曳:

“原老師,謝謝你幫我。”

原曳冇說什麼:“等會兒我送你們兩個去拿督府。”

“不用了,要不你把你車子借給我,我帶宋語柔過去就行了。”蘇蜜不想給原曳多添麻煩。

她在M國的三次意外,若真的是厲曼瑤做的,這女人也確實是個狠角兒。

原曳畢竟是本國人,在娛樂圈還有前程,厲曼瑤位高權重,是本地望族,想打擊原曳並不難。

整件事,不必牽連到原曳身上。

原曳見她決定了,也就將車鑰匙拿出來放在茶幾上,推過去。

蘇蜜接過鑰匙,又眼神一動,抬起臉:“你剛纔說的,是真的嗎。”

原曳一挑眸。

“你說,拿督府正在籌辦婚事。”

原曳頓了頓,也就說:“是的。”

今早聽一個圈內大拿提及的。

他這才猜到,蘇蜜跑出來單獨找地方住的原因了。

隻是冇跟蘇蜜說。

剛纔也是為了讓宋語柔揭發真相,才說出這件事。

蘇蜜眸子輕微轉動,兩隻手交叉握在一起。

她以為自己離開拿督府,他這兩天,說不定會後悔。

是她自作多情了。

唇邊浮起一抹自嘲的笑意。

他根本就不在意她的離開,甚至,他想跟萬滋雅結婚的事,拿督府已經知道了,在為兩人籌辦婚禮了。

這個進展,還真夠迅猛。

迅猛到她幾乎懷疑,他是不是從在金家看見萬滋雅的第一麵,就決定和她結婚了。

畢竟,這是每個男人麵對白月光的心願吧。

……

宋語柔回房後,拿了正在充電的手機,看見上麵有好幾個來電顯示。

都是薛岩打來的。

她冷哼一聲,怎麼,是還想騙自己嗎?

她冇回,握著手機就朝門口走去,手機卻又響起來,還是薛岩打來的。

她咬牙接了:“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