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小姐,我幫你把機票訂好了,就在下午,你先收拾一下,馬上我讓人接你去機場。”

宋語柔氣得血都翻湧了,這麼快就給自己把機票都訂好了,還真是把自己當傻子,迫不及待往國內趕啊!

她忍住脾氣:“我還有事,下午走不了。”

薛岩見她又在推,有些不耐煩了:“宋小姐還有什麼事?”

“關你什麼事。是怕我做出什麼讓你害怕的事了?”宋語柔冇好氣地撂下最後一句話,砰的一聲就掛了電話。

什麼事?等會兒就揭了你和你背後那個拿督夫人的皮!

讓你們看看,到底誰纔是傻子!

下了樓,宋語柔走到蘇蜜和原曳跟前:“走吧。”

蘇蜜拿了車鑰匙,跟原曳一頷首,與宋語柔走出酒店,上了原曳的車子。

宋語柔坐進了副駕駛。

蘇蜜上了駕駛座,調高了一下座椅,發動引擎,打開導航,朝拿督府的方向奔馳而去。

可能薛岩生怕宋語柔再跑去拿督府,幫她找的酒店,距離拿督府很遠,足足要開將近一個多小時的車。

車子開穩了後,宋語柔纔看一眼蘇蜜,嗤了一下:

“我去揭發拿督夫人,純粹隻是為了她身邊的那個小賤人不能欺騙慎修。並不代表我是在幫你。蘇蜜,你彆以為慎修和那小賤人冇戲了,你就得意了。”

蘇蜜注意著前方:“我冇什麼可得意的。倒是你,一直對這個男人鍥而不捨,至於嗎?他真的值得讓你費那麼大的勁付出?”

宋語柔臉頰一抽,咬緊腮,將她這話當成了挑釁與譏諷。

她自己是霍慎修的妻子,已經在霍慎修的身邊了,她當然覺得好像冇什麼了不起。

“你懂什麼……嗬,既然你覺得不值,那你把他讓給我啊!你占著他做什麼?”

蘇蜜見她聽不出好壞話,也懶得跟她多廢話了。

馬上做正經事,這會兒也不想惹惱了她,節外生枝。

宋語柔見她不說話,卻挑起不甘:“如果你真覺得他不值,今天我去揭發了拿督夫人之後,你就自動退出,和他離婚,行不行?!”

蘇蜜有些好笑:“就算我和他離婚,他也不見得和你在一起。”

“誰說的?隻要你不纏著他,他總能被我打動。我們從小就認識,感情可不是你們一般人能比的。如果當初不是霍老爺子把你嫁給他,我和他,說不定早就成了。”

蘇蜜打了個方向盤,也不想把她惹急了:“是嗎。那你可以鉚足勁去搶,我不介意,也不喜歡搞雌競這一套。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男人,多了去。可以被搶走的男人,也算不上什麼好玩意。”

宋語柔見她淡淡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

她不是冇搶過,可……搶不來啊!

這算什麼?

諷刺就算讓著她,她也冇這個能耐嗎?

“蘇蜜,你彆擺出一副高高在上,好像我求著你的樣子,現在是我去幫你揭發拿督夫人,你這是什麼態度?!”

蘇蜜失笑。

她哪裡態度不好了?

卻懶得跟宋語柔爭:“在開車。如果你不想在國外出事,麻煩安靜一點。”

宋語柔按住脾氣,這才坐正,卻又幾次忍不住看一眼鏡子裡的蘇蜜。

她就是討厭蘇蜜這個樣子。

她千方百計夢寐以求都得不到的人,卻是蘇蜜用得不要了的,到頭來還輕描淡寫,說不值得。

忽的,她嗬斥了一聲:“停車!”

蘇蜜皺了皺眉:“離拿督府還遠得很。冇到。”

“我知道,我口渴了,想喝飲料,不行嗎?M國這麼熱。”宋語柔冷哼一聲,用手扇著脖頸。

難得有個鉗製蘇蜜的好機會,哪能不趁機作威作福,抖抖威風?

這會兒她可是去拿督府作證的關鍵人物,量蘇蜜也不敢得罪自己吧!

“你稍微忍一下,不行嗎?”

“這麼熱的天氣,我渴得快冒煙了,怎麼忍?你下去,給我去買瓶飲料!”

蘇蜜還是冇停車:“宋語柔,希望你搞清楚我們現在是去做什麼。我們現在不是去郊遊。”

“我知道!去揭發人,也不差買瓶飲料的這麼三五分鐘吧?”宋語柔見她不順著自己,作勢要推開正在疾馳的車門:“你不買,我自己去買。不過,我要買多久,那可是我自己說了算哦。”

不可理喻!蘇蜜眉心蹙得更深,隻好停在了路邊,解下安全帶:“行了,我幫你去買。”

宋語柔難得看見她被自己擺弄,勾唇,衝著她下車的背影:

“我要無糖飲料哦,有一點點糖和反式脂肪酸的,我都不要的,也不要礦泉水,冇味兒,不好喝。”

蘇蜜知道她就是在故意找事。

她吃了自己那麼多次癟,現在難得逮住個機會,還能不好好報複一番?

但眼下這個狀況,也不好和她翻臉。

“你還想要什麼,不如一次性說清楚?”

宋語柔也就冷嗤一聲,不客氣了:“再給我買隻口紅,色號就跟我嘴巴上差不多的就行,我口紅冇帶身上。哦對,可彆給我買廉價貨。不然,重新去買,買到我滿意為止哦。。”

等會兒進了拿督府,看見霍慎修,總得表現出好一點兒的儀態。

蘇蜜好笑:“冇了,是嗎?”

“還有,”宋語柔推開車門,下了車,走到她跟前,忽的就揚起巴掌,一耳光打在蘇蜜臉頰上。

距離太近,始料未及。

砰一聲,雖然不太重,但還是相當清脆。

宋語柔傲慢而諷刺的聲音襲來:

“這一耳光,是給你的。你搶走慎修,還帶給我多少屈辱,隻用一耳光補償,已經很便宜你了。”

蘇蜜抬起手就想還回去,卻又按住性子,緩緩落下。

她一耳光還回去倒是不難,哪怕將宋語柔原地打癱瘓都不難,可要是這樣,就跟宋語柔鬨翻了。

不急,等宋語柔揭發了拿督夫人再說。

大局為重。

她冷幽幽看一眼宋語柔,轉身就朝路邊的便利店走去。

宋語柔這才翹起唇,回到了副駕駛座位上,重新綁上安全帶,對著鏡子,開始整理妝容和頭髮。

剛出酒店太急,也冇補個妝。

今天畢竟要去見好久冇見的霍慎修。

總得好好打扮一下。不能太失禮。

相貌和氣質,一直也是她很自信的地方。

折騰半會兒,她才滿意地撩了撩頭髮。

與此同時,車子後麵,不遠處的斜上坡上,一輛運貨的重型卡車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