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慎修開口:“她不會回拿督府。”

萬滋雅心內鬆了口氣,麵上卻仍是不太放心:“那你今天來找她……”

霍慎修出聲:“我們剛辦理了離婚手續。”

萬滋雅一口氣懸在嗓子眼,一時,說不出一個字。

也不知道是喜悅還是被震驚住了,半晌才道:

“可二爺你,不是說不跟蘇蜜離婚,隻是把她送回國麼……二爺,你知道我不介意……”

蘇蜜靜靜看著萬滋雅,打斷:“我介意。”

頓了頓:“你可以不愛乾淨。但抱歉,我嫌棄二手貨。”

這話毫不留情麵,霍慎修臉肌顫了一下,二手貨?

萬滋雅臉色也是漲紅了一下,沉默良久,才抬起臉,雙目蒙上了一層水光:

“蘇蜜,對不起,我知道我和二爺的事,讓你很傷心,也很生氣。你彆怪二爺,要怪就怪我吧。其實你和二爺真的也不必離婚的,就算你跟我一起伺候二爺,我也不介意的……”

蘇蜜看著她純良無害的臉,胃袋裡的液體再一次朝上翻湧。

想吐,又知道不是吐的時候。

她緩緩上前,揚起手,一巴掌狠狠摑過去,打消了萬滋雅的話音。

“砰”一聲,清脆響亮。毫不心慈手軟。

“你自己下賤,彆拉彆人跟你一起賤。”

萬滋雅捂住臉,呆了幾秒,驀的抽泣起來:

“我該打,蘇蜜,你打我吧,如果這樣能讓你痛快點,你打死我都行……”

蘇蜜被她哭得胃液繼續翻湧,心生厭惡,再次舉起巴掌,卻在半空中被一隻大手握住。

循著看去,霍慎修平靜的臉冇什麼表情:

“行了。”

蘇蜜感覺本已經寡淡平靜下來的心臟再次被什麼刺了一下,臉上卻一笑:

“才一耳光呢,這就心疼了?”

他將她的手緩緩拉下來,雙眸宛如深海懸崖,卻一字不發。

原曳上前,將蘇蜜拉到後麵,對著兩人做了個不歡迎的手勢:

“不早了。不留兩位了。”

霍慎修冇再說什麼,朝外麵走去。

萬滋雅看一眼蘇蜜,也跟著追上去。

卻聽蘇蜜喊了一聲:“稍等。”

霍慎修停步。

蘇蜜走過去,不知道掏出什麼,狠狠砸到他麵前的地上,然後轉身進去。

“啪”一聲脆響,有什麼裂開。

萬滋雅看清楚了,那是個男性模樣的琉璃娃娃。

那是本國的特產。

不少來旅遊的夫妻或情侶都會去求一對。

男方儲存女琉璃娃娃,女方儲存男琉璃娃娃,據說這樣,就可以一輩子恩愛,永遠在一起。

他們兩人,應該也去求過吧……

而,此刻,英俊的琉璃男娃娃被摔成了好幾瓣,可憐兮兮地滾落在地上。

伴著大門轟隆一聲關上,周遭一片寂靜。

霍慎修盯著零落成泥的琉璃娃娃,太陽穴一個扯,劇烈的疼痛蔓延至半邊頭顱,咬緊後槽牙,才忍住。

萬滋雅看他臉色似乎有些不好看,忙走過去:“二爺,怎麼了?”

他示意冇什麼。

萬滋雅看一眼地上的殘渣,彎下腰,伸出手,想要幫他撿。

卻聽他聲音傳來:“不用。”轉身上車。

萬滋雅收回手,趕緊跟上去。

車子開穩,遠離了彆墅區,萬滋雅才小心翼翼看一眼身邊開車的男人:

“二爺,你真的和蘇蜜……離婚了?”

“是要我把離婚協議書拿給你過目嗎。”

她這纔不語了,心內被狂喜占據滿。

本想著他雖然跟自己辦婚禮,但自己始終還是得麵對蘇蜜這麼一個勁敵。

就算蘇蜜被他送回國,她還是得擔心,他有朝一日會拋下自己,回去找蘇蜜。

但現在,他居然和蘇蜜離婚了……

那就好了。

她跟到原曳的彆墅,猜到蘇蜜在裡麵,本來還擔心看見他與蘇蜜會抱在一起,被蘇蜜又弄得心軟了。

甚至反悔和她結婚……

現在好了。

安心了。

原曳的彆墅位於首都郊區。

距離拿督府很遠。

兩人回了拿督府,夜色已經很深了。

霍慎修先回房了。

萬滋雅躊躇半天,冇回自己房間,跑到了霍慎修的房間門口,正想敲門安慰他,卻看見老乳母正好從裡麵出來,還抱著換洗的被褥,看見她在門口徘徊,一疑:

“滋雅小姐你找公子嗎?”

萬滋雅見她要去通報,忙做了個噓聲的手勢,悄悄進去。

走到臥室門口,她看見一襲長影坐在沙發上,弓箭一般地彎曲著朗健的身軀,雙手握著個什麼。

藉著昏暗的光,她看清了他手裡的東西——

是個精緻的女琉璃娃娃。

看起來,和剛剛被蘇蜜摔碎的另一個男琉璃娃娃是一對。

這一個,應該是他這裡儲存的另一個。

揹著光,看不到霍慎修的表情,卻能看到他的指腹在女琉璃娃娃上輕柔摩挲著。

視若珍寶。

愛不釋手。

萬滋雅心一懸。

剛纔的喜悅,蕩然無存。

他冇有去撿摔成碎片的那個男琉璃娃娃,對著代表蘇蜜的這個女琉璃娃娃卻還是這樣珍重……

看來,他對蘇蜜還是放不下。

也是。

怎麼可能說放下?

她心情晦暗,暗中默默退出房間。

回到走廊上,又上樓,去了表姨媽的房間。

萬滋雅去跟厲曼瑤說了剛剛發生的事。

厲曼瑤聽說霍慎修和蘇蜜剛辦了離婚手續,也是一驚,不敢相信。

隨即,臉上滿是輕鬆,輕拍了拍萬滋雅的手背:

“現在你該放心了吧?他跟蘇蜜這回是徹底斷了。”

萬滋雅卻有些恍惚。

真的會徹底斷了嗎。

本來她得知兩人離婚了,看見蘇蜜將定情的琉璃娃娃摔碎在霍慎修麵前,霍慎修不動聲色,也覺得兩人冇戲了。

可剛纔……

看到霍慎修還是保留著那個女琉璃娃娃,還那樣溫柔地愛撫,她又不安神了。

她眼色略微陰鬱了一下,湊到厲曼瑤身邊,撒嬌:“表姨媽,你能把蔣哥借給我用用嗎?”

蔣哥是厲曼瑤私下雇傭的一個私人保鏢,貌似在是歐洲那邊當過好幾年的雇傭兵,之前受過厲氏家族的幫助,所以對錶姨媽也死心塌地,很是忠誠,從來也隻聽表姨媽的差遣。

每次表姨媽進出,除了拿督府的司機和傭人,也會有蔣哥跟著。

厲曼瑤一怔,蔣哥當過雇傭兵,上過戰場的緣故,為人不苟言笑,臉上還有一道疤,外表看著很是凶狠,萬滋雅膽小,每次看著蔣哥,連看都不敢多看一眼,不禁笑:“你不是一向很怕他嗎,借他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