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傘下,萬滋雅看著地上的蘇蜜,語氣清幽:“有勞蔣哥了。”

蹲下身,端詳著被雨水浸透了、臉色蒼白、被電得失去知覺的蘇蜜。

她伸出指尖,在女子光滑雪嫩的臉頰上滑過。

豆大的雨珠跌打在女子的臉上,因為精美妙麗的五官而分開,如分流的小溪。

就算被雨水侵襲地一片狼藉,仍看得出驚人的美貌。

萬滋雅喃喃感慨著:

“真美啊。難怪二爺這麼喜歡你。就算我同是女人,都忍不住想誇獎你這副皮囊呢。””

“二爺和我結婚了,恐怕也忘不掉你這張禍國殃民的臉蛋兒吧。”

“其實我本來也不錯啊,可現在,額頭上卻永遠留下了這麼一道疤……”

“不過,表姨媽說得對,光是美,又有什麼用呢?我的臉毀了,但還不是得到了你的男人?”

“何況,你的美,也隻能停定在這一刻了……”

說到這裡,手滑下去,從斜跨的包包裡抽出什麼東西。

雨中,銀光閃到了一旁蔣哥的眼睛。

他看見萬滋雅握著匕首,刀尖朝下,對著蘇蜜的額頭——

滑下去。

一刀。

兩刀。

每一刀,就像是藝術家在搗鼓自己心愛的雕塑。

“我額頭上添了一道疤,那你總要比我多幾道,我纔開心啊……”

女孩輕軟可人的聲音伴隨著用刀子給人破相的動作,一點都不搭,又讓人觸目驚心。

連上過戰場,自詡心腸已經夠硬的蔣哥都看著不禁心有些發涼。

不是說心軟,而是冇想到外表如此乖巧,人人都讚頌被拿督太太養得家教極好的女孩,心思和舉動竟能惡毒至此。

他終於忍不住提醒:

“滋雅小姐……雨,可能快停了。”

萬滋雅這才停止動作。

看一眼蘇蜜雪白粉嫩的額頭血肉模糊,麵露滿意。

就像欣賞著自己剛完成的大作。

她站起來,轉身,腳尖一踮,將沾滿血跡的匕首丟進了護城河裡。

隨即,又回頭,看一眼地上仍是昏睡的人,衝著蔣哥嬌柔一笑:

“一起丟下去吧,麻煩了哦。”

彷彿在丟個垃圾。

蔣哥呼吸微微一沉,卻冇說二話,走過去,將蘇蜜抱起來,走到護城河邊,朝一個水流最湍急、朝著大海出口的地方,丟了下去。

萬滋雅看著那抹身影被水流沖刷著,迅速被湮滅,心中最大的一顆石頭也落地,長舒了口氣。

每年,本城不小心跌入護城河的人,冇有一百,也有八十。

冇有一個能活著上岸。

甚至連屍體都不可能找到。

因為屍體會直接衝進大海。

加上今天這場有如神助的大雨幫忙,屍體被沖走的速度隻會更快……

蘇蜜,今年你也將成為護城河的死者之一了呢。

能死在二爺所在的國家,讓你的魂魄日日能看見二爺,也算是便宜你了。

要是可以,我巴不得把你丟到十萬八千裡之外呢。

無論如何,現在總算放心了呢。

霍慎修,再不可能被她搶走了。

是真正屬於她一個人的了。

…………

蘇蜜覺得自己在黑暗中奔跑,卻一直找不到終點。

她也忘記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就像個無頭蒼蠅似的,到處亂撞。

直到前麵有一道白光,她順著走過去,四周黑暗才消散。

視線內,是一片碧綠如茵的草坪,頭頂是暖融融的太陽。

她心情放鬆,伸了個懶腰,坐在草地上,有種一輩子不想離開的感覺。

不一會兒,腳步聲響起。

她望過去。

一個清瘦的少婦走過來,容顏秀美溫婉,卻好似身患沉屙,病了多時,皮膚蒼白,很是虛弱。

是媽媽喬芙。

她似乎忘記了媽媽早就去世,站起身,笑眯眯地跑過去,撒嬌地抱住媽媽的手:“媽媽~快來陪我一起玩!”

喬芙對她一向慈愛,此刻看見她卻一臉冷意,甩開她的手:“誰讓你留在這裡玩,給我回去!”

“媽媽……”她睜大眼睛,“你不要我了嗎……我是蜜蜜啊……是你女兒啊……”

喬芙使勁兒將女兒一推:

“彆叫我媽媽,我不是你媽媽!這裡不歡迎你,給我回去!快回去!”

……

一聲叱責,伴著重重一推,讓蘇蜜整個身子彷彿往後飄去。

腦子狠狠‘嗡’了一聲!

肺臟彷彿脹滿液體,快要憋得爆炸。

她猛地睜開眼睛,回到現實!

臉上傳來火辣辣的疼痛。

她剛纔被電擊暈了,身體不能動彈,但人的意識還是存在的。

回憶點點湧現。

萬滋雅在耳邊的呢喃在耳邊響起……

萬滋雅……

那個雨衣人,是萬滋雅派來的。

居然是她……

與此同時,水湧入口腔,她嗆得咳起來,這才發現自己被一片水域包圍,瞳仁縮緊,下意識便屏住呼吸,展開雙臂,用力往上遊去!

她前世是旱鴨子,壓根是不怎麼碰水的。

幸好那次在華園讓霍慎修教過自己遊泳,後來纔有了興趣,又主動遊過幾次,會了點兒技巧。

此刻,憑著求生本能,她憋著一口氣,朝上麵使勁遊去。

終於,雙臂破水,身子鑽出水底。

她吐出幾口水,呼吸到了新鮮空氣,肺部也總算被純氧填滿,頭腦清醒了大半——

然而,一個浪打過來,再次將她往水下拍去。

她掙紮著再一次撲騰而起,在水上上下起伏著。

看清楚了此刻她麵臨的局麵。

她被丟到了護城河裡。

是M國首都直通大海的護城河。

這裡的水流很急,隻怕她已經被水裹挾著快要出海口了。

萬一被衝入出海口,就真的是叫天不應了。

要快點自救!

她知道溺水的人越是慌亂,越是容易往下沉,儘量鎮定下來,用霍慎修教自己的技巧讓自己儘量浮在水麵上,儘可能儲存力氣慢慢朝岸邊遊。

但大雨未停,浪越來越大。

雨水澆得她本就看不清楚視線,加上河浪時不時拍過來。

幾次三番,她都差點又沉下去,照這個樣子,冇法遊到岸邊就會被浪拍死。

終於,一抹影子在前方漂浮著,突然進入了她的視線中。

她睜大眼睛,看清楚了,那是個木板。

應該是冇清理的建築垃圾。

足足有一扇門那麼大。

若能爬上去,肯定能得救。

可那木板在不遠處起起伏伏,並冇飄過來的意思。

她嘗試著用心念控製能力,對著那木板默唸了一句:“漂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