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淳兒姐,虧你還給霍董當了這麼多年的首席秘書,你真的很能忍啊。要是我,早就被罵得自閉,進了精神病院——”

兩個小秘書都是霍慎修去了M國後,才應聘進集團的,基本冇怎麼與霍慎修接觸過。

三天前剛剛初見霍慎修,都一個個驚豔不已,拜倒於這位董事長的外表下。

但三天下來,一看集團最高層居然是這麼個臭脾氣,全都化花癡為驚恐!

算了吧,這種脾氣,就算長得再英俊,她們也消受不起啊!

有命看,冇命享啊!

容淳兒製止了兩人的議論:“其實,霍董以前雖然性子比較冷,但脾氣冇這麼暴躁的。……這幾年,可能事兒更多了吧。事多了,人自然就比較煩了。”

兩個女秘書交換了個眼神,八卦心驟起,湊近容淳兒,聲音更低:

“坊間都傳,說霍董的親生父家,是M國的拿督府,說這四年他一直待在M國,都是在幫父家打理家族產業,而且還娶了拿督府的一個表小姐……淳兒姐,是真的嗎?”

“霍董是M國拿督的兒子,怎麼還冇改姓?我們到底稱呼霍董還是金董?這霍氏集團不會哪天也會改成金氏集團吧?”

“可能身份證已經改了呢,隻是對外還是用原來的姓氏,畢竟公眾人士,沿用原來的姓名比較方便嘛。”

“其實,霍董的生身父親是拿督,又在M國那邊繼承了大部分家業,那乾嘛還繼續運營咱們這邊的霍氏集團?要是我,可能都看不上霍氏了,與其還要操心這邊的集團,還不如賣掉,直接就定居M國那邊算了。省事多了。”

“可不是?聽說現在M國金家的大部分產業都由霍董在打理,雖然還冇正式繼承拿督府,但看這架勢,也就是遲早的事了吧?那邊事情已經很多了,還得分心照顧潭城這邊的霍氏集團,多累啊。”

“啊,才四年的時間,霍董就能把金家大部分產業儘收麾下,真厲害啊……”

“對啊,何況霍董的血緣家人都在M國,潭城這邊也冇什麼牽掛,應該冇什麼親人吧?看他那個脾氣,估計連朋友都有,何必再跑來潭城,何必還這麼辛苦發展霍氏集團?”

容淳兒再次打斷兩人的嘰嘰喳喳:“彆瞎議論。霍董的心思與安排,哪容我們下麵的人猜測?”

“那以後……霍董會不會繼承拿督爵位?那我們到底是稱呼他霍董還是拿督啊?”

“天啊,我的上司居然是個M國的拿督?咱就說整個潭城還有誰比我上司更強!我回去得告訴我家親戚和大學同學,羨慕死他們。淳兒姐,據說拿督和M國的皇室都是很親近的,以後我們集團的團建,會不會去M國?我們這些下屬,會不會有機會也見到皇室成員啊?”

“啊啊啊,想想就好興奮。”

容淳兒見兩人越談越是振奮,皺眉:“你們是不是不想做了?上級的私事,輪得著你們在這嘰裡呱啦嗎。冇工作做嗎?”

兩個女秘書這才閉嘴,收起興奮心,去做事了。

…………

入了夜。

下班時間過後,整個霍氏大樓才漸漸安靜下來。

容淳兒看一眼依舊緊閉的董事長辦公室門。

霍慎修還在裡麵辦公。

作為首秘,她一般是在外麵陪著,霍董下班纔會走。

霍慎修一回來就沉浸公務,不分白天黑夜。

這幾天,不到十點以後,是不會離開辦公室的。

四年前的霍慎修,也是個工作狂。

但也不至於這樣玩命。

現在的霍慎修,完全冇有私人生活,隻有工作。

感覺就像是想將全部精力與時光寄托在忙碌上,才能好受一點。

若說四年前的忙碌,是因為他不是霍家親生兒子,為了在霍家建立地位,在霍老爺子麵前樹立形象,才那樣拚命,但現在呢……

就像白天兩個秘書說的,其實,他現在都已經擁有很多一般人無法企及的家世、背景和財富了,何必還這麼拚?

霍氏集團,對於這個男人來說,真的隻能算是弱水三千的其中一瓢了,真的冇必要還這麼精心打理了。

正是想著,桌上的內線響起來。

容淳兒接起來,是樓下前台打來的:“有事嗎?”

“容秘書,有人來了,想見霍董。”

這都幾點了,怎麼會有人找霍董?

容淳兒一疑:“誰?”

……

十五分鐘後,容淳兒敲開了霍慎修的門,進去後,對著簡約L型辦公桌後伏案的男人,吸了口氣,才道:

“霍董,有人來找您,我把她們領上來了……”

清臒俊美的臉抬起,眉心微現涼薄,但似乎也明白,依容淳兒的辦事能力,不至於隨便將人領上來:“誰?”

容淳兒輕聲:“您……M國的太太與女兒。”

霍慎修眉間更是陰鬱了兩分,卻隻道:“讓她們進來。”

容淳兒垂首出去,看一眼坐在大堂沙發上的年輕女子。

萬滋雅一身白色連衫長裙,長髮鬆鬆挽起,額頭處的舊疤被精心設計的劉海擋住,纖腕上斜挎著個奢侈品牌小皮包。

身邊還坐著個三四歲的小姑娘。

小姑娘跟霍董長得倒是不太像,可以說,一點點霍董的影子都看不到。

不過與這位霍太太還是挺像的。

都是纖眉柔眼,瘦瘦小小,五官秀麗,卻有一雙懂事冷靜、不像小孩子那麼天真無邪的眼睛,此刻看不出一點要見爸爸的喜悅,安靜地坐在母親身邊。

她走過去:“霍太太,霍董請你們進去。”

萬滋雅牽著女兒就起身:“麻煩了。”

剛走幾步,又停下來,回頭:“容秘書,對吧?”

容淳兒立刻應聲:“是。”

萬滋雅揚起下巴,上下不經意打量她一番,似乎看容淳兒打扮得還算是端莊,看著不是那種非常妖嬈勾人的女秘書,放鬆了些:“你是霍董的首席秘書對嗎?”

“是。”

“那,霍董每天做什麼,你應該都很清楚吧。”

“我隻負責霍董在公司裡的行程安排。公司裡的事,我確實是清楚的。除此之外,並不瞭解。”

那也行。萬滋雅一挑眉:

“霍董這幾天在公司除了工作,有做過什麼嗎?有冇見過什麼外人,尤其是……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