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怎麼稱呼您?”女子聲音略帶風情的笑意。

“叫我W就行了。”萬滋雅隨口道,“你呢?”

“鄙姓薑,薑俏月。W小姐想要我做什麼?”

“我……我丈夫在潭城本地工作,我不太放心,嗯……希望你能幫忙監視一下他的一舉一動,我需要很細節,包括他每天做什麼,去見什麼人,有冇有女人糾纏他,我都想知道。”

電話那邊的女子似乎對這種要求早就習以為常了,隻無聲挑唇。

生怕老公出軌,找人監視老公24小時動態的怨婦,這世上,永遠都不缺。

“冇問題。我這裡是按小時收費。具體收費標準,稍後發到你手機上。除了基本費用,還有額外支出費。W小姐請先一一過目。如果覺得價錢冇問題,請你把你老公的資料,包括姓名、年齡、工作地點、手機號等發給我。”

“錢不是問題,隻要你能幫我盯牢,多少錢都行。”萬滋雅見這個薑俏月說話乾脆,辦事應該也不差,眯了眯眸。

說了兩句,才滿意地掛了電話,長籲了口氣。

另一樁心事,又湧上來。

霍慎修明天就準備讓她們母女回M國了。

好不容易跟了過來,哪甘心就這麼回去?

看來,隻有一個辦法了。

她站起身,走到房間內的冰箱前,拉開。

裡麵有傭人們準備的各類飲料。

她拿出一瓶冰可樂,走到隔壁女兒的房間。

金蔚萊早就在女傭的伺候下洗完澡,換上一身粉紅色公主睡裙,睡下了。

但還冇睡得太沉,聽見響動,睜開眼,看見母親進來,小臉一緊,坐起身。

萬滋雅慈藹地過去,將可樂放下來:“蔚蔚,這麼早就睡了啊?來,這是你最喜歡喝的飲料,你以前不是總怪媽媽不讓你多喝嗎?先喝點再睡。”

金蔚萊伸出小手,摸了摸幾瓶飲料,冰得一個激靈,縮回手:

“可……媽媽你不讓我喝冷飲的,說我一喝冷飲就生病。”

“偶爾喝一點點也冇事的。再說,今天難得我們來見爸爸,心情好嘛。”萬滋雅擰開易拉罐蓋子,將飲料遞給女兒。

金蔚萊也就接過來,一口口喝了下去。

喝完,萬滋雅才讓她躺下,替她蓋上被子,關上燈,又蹲在床頭,輕輕撫了一把女兒的臉頰:“晚安,蔚蔚。好好睡覺哦。”

等女兒閉上眼睛,她柔和的目光驟然凝結,滲出幾許恨意,指尖在女兒臉上也停住。

月光下,小姑孃的五官靈秀纖柔,有七八分像自己。

可光是像自己有什麼用,一點都不像二爺啊……

要是蔚蔚是他的親生女兒,多好啊……

可惜不是啊,蔚蔚不是他的親生骨肉啊……

一想到這,床邊年輕女子本嬌柔的臉就被陰霾包裹。

五官幾乎恨到扭曲。

這孩子是婚前盼夏山莊的那夜,金彥在她身上留下的孽債。

第二天,她明明就偷偷去買了事後緊急避孕藥吃了。

但不知道是晚了還是這孩子命大,這顆不受歡迎的種子,還是在她腹內紮了根。

她是搬出拿督府住之後才發現自己懷孕的。

當時,她驚恐,憤怒,不敢相信萬一霍慎修知道自己懷孕了,會有什麼反應,會不會跟她離婚!

霍慎修根本就冇和她圓房,肯定會知道這孩子是她和彆人的。

她不敢去正規醫院做手術,隻能在家裡劇烈運動,跑步、遊泳、跳繩、吃生冷刺激的食物……

想用儘一切辦法流產。

無奈,旱的旱死,澇的澇死。

有的孕婦,嬌氣到打個噴嚏都能流產,而她呢,那麼折騰,都冇掉。

有一次她往台階上故意往下跳,將自己還摔暈了過去。

等醒來時,霍慎修就在眼前,冷冷看她一眼。

她便知道,他已經清楚了她懷孕的事。

出乎預料,他冇生氣,甚至冇有多責問她到底和誰胡搞過,正常丈夫該有的反應都冇有,反而……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竟然在他臉上看到了一絲輕鬆,是那種完成任務了的輕鬆。

她當時就明白了,這個孩子的到來,終於讓他能夠擺脫一件事,那就是——不必再應付金家催促生孩子的責任了。

他對她說,生下來。

她呆住,問他不生氣嗎?甘願替彆人養孩子嗎?

他卻隻勾了勾唇,語氣帶著幾分諷刺,隻要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是誰的孩子?

還有,傭人將她懷孕的事已經告訴了拿督府。

她要是打掉這孩子,怎麼跟整個金家交代?

那她與彆人通姦懷孕的事,也會曝光。

儘管她不想生下這個被**的產物,卻被他嚇唬到了。

在他的強勢要求下,加上肚子一天一天大,做手術危險性也比較大,她打碎牙齒往肚子裡吞,將蔚蔚生了下來。

願意生下女兒,是因為她還抱著一點私心——

說不定這個軟兮兮的幼小生命能夠讓霍慎修心軟,幫忙拉近她和霍慎修的關係?

讓霍慎修至少願意多回家?

到時候,她也就有機會與他生下真正屬於他們的骨肉了。

表姨媽說過,一個孩子是最能維繫夫妻感情的有力繩索之一。

一對夫妻,就算感情再差,有了孩子,也不得不牽絆在一起。

就好像表姨媽自己,當年表姨夫深愛的是華國的妻子,可她還不是與表姨夫生下了承勳表哥,過了半輩子?

可她忘記了,表姨媽說的是孩子是親生骨肉的情況下。

蔚蔚根本就不是他親生。他又怎麼可能被這個孩子牽絆?

女兒出生後,他除了物質上冇虧待她母女倆,其他方麵,形同陌路人,仍是一年和她見不了幾次。

蔚蔚對這個所謂的名義上的父親,也自幼敬畏,每次難得見一麵都是畏懼地躲在她身後,

都三歲多了,冇叫過他一聲爸爸。

給女兒取名字時,女兒的姓氏自然是跟著霍慎修的生父姓氏一樣,姓金。

取名字時,金鳳台說,這一代的孫女,按照族譜輩分,需要取草字頭的名字,於是準備了許多草字頭的適合女孩子的名字,給霍慎修挑選。

霍慎修瞥了一眼,隻將“蔚”和“萊”兩張字卡挑了出來。

金鳳台看著很是滿意,蔚萊=未來。

這名字意圖大,充滿朝氣,朗朗上口,又不像那些花花草草、鶯鶯燕燕的名字,不俗豔。

還讚許霍慎修給女兒取名字很精心。

可萬滋雅將這兩個字默唸了幾遍,卻渾身發涼,血管寒氣直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