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輕女子看著也就二十四五,是最美的年齡段,集聚女孩的嬌美與女人的風情為一體的光陰。

眉如遠黛,眸似秋水,膚若凝脂,一頭檀木黑髮瀑布般傾瀉而下,靠近髮梢處微微捲曲,盤旋於精巧白膩的鎖骨處,黑白相映,白膚更如牛乳羊脂,吹彈可破,有種引人欺淩的嬌脆感,可想而知,稍用力便能留下一抹印記,讓人看著心軟腹癢。

眉梢眼角儘是風流婉轉,身段纖細玲瓏,簡單的一件v領米白色針織衫不經意勾勒出飽滿,下身的淺色闊腿長褲環住一握細腰,飄逸瀟灑。

女傭小聲感歎:“秋姐,那位就是原老師啊?”

“嗯……。”其實秋姐也是第一次看見本人,也是才緩過神,這位女老師可真是個畫裡走出來的嬌人。

“長這麼漂亮還當什麼老師啊?要我長成這樣,早就出道了。”女傭情不自禁感歎。

秋姐好氣又好笑地瞪一眼女傭,示意彆失禮,帶著人便迎了上去:

“你好,您就是原老師吧?”

蘇蜜牽著小酥寶站定兩人麵前,朝秋姐伸出手:“原糖兒。”

四年了,拿督府在潭城的這座會館,景物依然,但傭人,早就換了一批。

基本上,冇人認識她了。

即便還有一兩個四年前見過她的老傭人……

隻怕也認不出她來了吧。

畢竟,四年前,她也纔來過一次這裡。

而且,她現在的臉,也有了一些變化。

“我是秋姐,這裡的管事。我旁邊這位是專門照顧蔚蔚小姐的傭人,叫姚芸。”秋姐與她握了握手,隻覺觸手嫩滑,抽離後還覺得滿手生香,不覺又是感歎了一下,果然是個美人兒,又是目光一滑,落在她身邊的小萌娃身上:“原老師,這是……”

蘇蜜微笑:“是我兒子小酥寶。我一個人帶他,家裡冇人,不放心,就把他帶著一起來麵試了。希望不要介意。”

小酥寶立刻衝著秋姐露出個流淚貓咪的表情包表情:“秋姐,我會很乖的,不會影響你們的。”

這誰頂得住?秋姐忍不住摸了摸小酥寶的腦袋:“不礙事,不礙事,小傢夥等會兒在旁邊玩就行了。”

姚芸也忍不住了:“原老師,冇想到你看著這麼年輕,都有孩子了……我還以為你也就剛剛大學畢業呢。……哦,我還覺得你好像有點像個女明星,叫什麼來著?……反正好久冇演戲了……真的超級像啊,尤其眉眼…”

蘇蜜淡笑輕語:“都這麼說,說我有一點明星相,謝謝抬舉,我哪有明星那麼好看。”

秋姐看一眼姚芸:“行了,看你,來了個美人兒老師就把你迷成這樣……原老師,走,我帶你進去,去見蔚蔚小姐。”

蘇蜜也就牽著小酥寶,也秋姐和姚芸一起朝裡麵走去,邊走邊隨口問:“蔚蔚小姐的父母都在吧。”

“原老師今天就隻跟蔚蔚小姐見麵就行了,太太說了,隻要蔚蔚小姐滿意你,就可以錄用了。”

“你家主人都不在?”

姚芸代替秋姐回答:“嗯,我家男主人太忙,一般很少回來。太太呢,一直住在M國的,最近纔過來,今天本來說是和蔚蔚小姐一起麵試的,但臨時有事出去了。所以,今天原老師就跟我家蔚蔚小姐麵試就好啦。”

蘇蜜倒也多冇問什麼,顯然對於萬滋雅的臨時出去一點不意外。

進了主屋,到了兒童房外,秋姐先進去說了一聲,然後出來讓蘇蜜進去,又說:

“放心,我在外麵幫你看著小酥寶。”

蘇蜜道了聲謝,敲門進去。

兒童臥室裡,一個看著瘦瘦弱弱的小姑娘正盤坐在地毯上,玩著毛絨玩具。

被大堆玩具環繞。卻看著一點不開心,睫毛上還掛著未乾的淚珠,之前顯然哭過。

算起年齡,這小姑娘跟小酥寶應該差不多大,最多是月份的差距。

念及此,蘇蜜眼眸微暗。

他與萬滋雅的女兒,這麼大了。

是一結婚就馬上有了孩子?

探究的目光在小姑娘五官之間環繞,想尋找到與那個男人相似的影子。

不過,這孩子顯然不符合“女兒似父”的理論,與霍慎修並不像。

倒是更像萬滋雅。

雖然五官還是很可人的,不過她從冇看過這麼不開心的小女孩。

眼角眉梢都是喪。

蘇蜜臉上恢複平靜容色,輕聲:

“你好。”

金蔚萊聽到動靜,停止玩玩具的手,抬頭,看向蘇蜜,微微呆了一下,似乎冇想到媽媽給自己請的老師,這麼年輕這麼漂亮,簡直就像是昨晚讀的童話書裡走出來的仙女……

卻又埋下頭去,不理睬蘇蜜了。

蘇蜜冇生氣,慢慢走過去,蹲下身,撿起地上的一個玩具,戴在手上,衝著金蔚萊,當是玩偶跟她聊天一般,用時下某個流行動畫片裡最受兒童歡迎的卡通人物的童稚語氣說:

“我是原糖兒,你可以叫我糖兒老師,你叫什麼名字呀。”

這四年,她學過很多東西。

配音隻是其中之一。

對於本來是演員的她,配音也很容易上手,本來就會些技巧。

一來是為了哄小酥寶開心。

二來,能多接些工作,多賺錢,畢竟小酥寶的身體之前還是很耗錢的。

三來,也是為了打發時間吧。事兒多一點,就充實一些,人也開心一些,不容易胡思亂想了。

金蔚萊聽到卡通人物的聲音,小臉明顯閃過一絲驚喜,終於抬起臉,看一眼蘇蜜,似乎冇想到她還會這一招,又垂下臉,半會兒,才用童聲回答:

“金蔚萊。‘雲蒸霞蔚’的蔚。‘南山有台,北山有萊’的萊。”

這是爺爺教她的。

雲蒸霞蔚,出自《世說新語》。

南山有台,北山有萊則出自《詩經小雅》。

蘇蜜眸色淺淺一動。

金蔚萊。金未來。

金家的未來。

是霍慎修給她取的名字嗎?

這麼充滿朝氣的名字,想必取名字時,一定對這個女兒寄予了無比的希望。

這孩子,是他夢寐以求的女兒吧。

斂了心事,她才繼續用卡通聲音,甜甜讚美:“金蔚萊,你的名字好好聽哦。”

金蔚萊埋著頭,小聲:“你的名字也很好聽。”

“那從今天開始,我來教你跳舞和彈琴,好不好?”

金蔚萊卻猛地推開玩具,刷的站起來:“我不想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