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寓位於潭城近郊的一處小區內,環境清幽,遠離市區,交通不算方便,冇有公交站、地鐵站,人很少,但沒關係,她買了輛mi

i代步,去哪都方便。

公寓是那種現在年輕人間比較風靡的,挑高五米多,分上下兩層。

下麵是小客廳、廚房、一個迷你雜物間,上麵則是兩間臥室,總共才五十個平方。

雖然不大,但佈置下來,倒也溫馨。

蘇蜜剛回國,雖然這四年,手頭也存了些錢,但潭城的房價也在跟著漲,比四年前更高,稍微大一點、地段好一點的房子,簡直高到離譜,也不是說換就能馬上換的。

反正小酥寶還小,母子兩住,也挺合適。

小酥寶有午睡的習慣,折騰一上午,也累了,一進屋就連連打嗬欠。

蘇蜜給他洗乾淨手,換了衣服,陪他上床睡下。

小酥寶睡著了,白嫩嫩圓鼓鼓的腮幫子還在一起一伏,喃喃夢囈:“麻麻……”

她看得心都是軟的,俯下臉,輕輕親了兒子的嘟嘟臉一下。

“麻麻在這裡。”

她永遠在這裡。不會離開。

四年前,得知有了身孕後,她心中的滋味實在無法形容。

盼了許久的孩子,終於來了,卻是在她和孩子爸爸離婚了的情況下到來。

到底老天爺在幫她,還是玩她啊?

接著,又是後怕,滿滿的後怕。

她當時懷孕一個月了。

也就是說,是來M國後,和他和好後,懷上的。

這一個月,她在M國經曆了太多事。

甚至,就在前一刻還跌下護城河,臉,還被萬滋雅劃傷。

這些,對胎兒有冇有影響?

要是早知道自己懷孕了,她可能在霍慎修第一次叫自己回國,他自己要留下來時,就義無反顧回去了,畢竟,這孩子得來不易,是她前世的債,今生的心願,實在不敢冒風險留在這裡。

原來這幾天的不適,是因為孕期反應。

她以為是使用過特殊能力的反噬在作怪,再加上她本身懷孕困難,根本就冇想過是有了寶寶。

不管怎樣,既然現在得知了孩子的來臨,她就再不能有半點怠慢了。

一定要萬分小心。

她自己活著,都不能被厲曼瑤與萬滋雅容忍,若知道她身懷有孕,那兩人又會怎樣?

至少在孩子平安生下來之前,她不想曝光。

讓所有人都以為她意外喪生,是最好的。

所以,在原曳的幫忙下,她連華國都冇回。

直接就去了東南亞的柬國安頓下來。

原曳經常去彼處度假,對那兒環境很熟悉,也有房產。

她住的地方,是個與世無爭的中部小鎮。

不算富裕,但風景如畫,有水有山,人情味十足。

她就是在那裡養了八個月的胎,順利平安生下小酥寶。

養胎期間,王白石飛來了,幫她檢視了臉上的傷,研究出治療應對方案。

所幸,在王白石接手的案例中,她臉上的傷,不算最嚴重。

等兒子出生後,王白石又幫她做過兩次移植皮膚的手術。

將腿部皮膚部分植到傷患處。

她恢複了原本的皮膚。

與此同時,在做植皮手術時,她又對王白石提出了一個要求。

就是順便幫自己稍微改變一下容顏。

王白石不解,她的五官並冇受傷,根本不需要整容。

但她還是堅持,隻說不用大刀闊斧,隻稍微調整一下就行。

王白石也就依了她的要求。

最後一次手術後,王白石準備離開,她曾經擔心王白石會將自己還活著,在哪裡的事告訴霍慎修。

畢竟,她能認識王白石,都是通過霍慎修這個渠道。

不過,王白石也明確說了,他會對每個顧客保密,絕對不會外泄。

她才放下心。

另外,養胎期間,她聯絡了哥哥蘇謹杭。

她不想讓哥哥傷心自己不在了。

蘇謹杭接到了她的電話,喜出望外,立馬就想要接她回來。

她隻說自己目前在某個安全的鎮子上,暫時不方便回來。

在鎮子上,她沿用了原曳過世妹妹的名字,化名原糖兒。

原曳對她恩情不淺。

那麼,就當是她化身成他去世的妹妹,將他妹妹的生命以另一種方式延續下去吧。

鎮子上,每個人隻知道她叫原糖兒。

是個單親媽媽。

小酥寶出生後是健康的,手足也齊全,甚至還有一雙比其他嬰兒更加明亮的眸子。

她抱著這個軟綿綿的小生命,終於籲了口氣。

幸好,孩子健健康康的。

那位慧淵大師說過,世間萬物平衡,她享了前世未享之福,就需經曆前世未經之難,然後,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莫非就是因為這樣,才讓她經曆了這些波折,再重新懷上這個小生命,生下他?

無數次,她抱著小酥寶,愛若至寶地的貼在心口。

這是前世她冇來得及生下的孩子。

是她虧欠的孩子。

所以,這輩子,她一定當個儘責儘職的媽媽,不會讓他受一點點傷害。

但,她發現自己高興得太早。

兒子一歲時,生病了。

而且還是很嚴重的某種高發於幼兒的兒童白血病。

在原曳和國內蘇謹杭的聯絡下,她抱著小酥寶去了醫療技術最高的北美某國。

那個國家有醫治這類疾病最高的技術。

在那裡,小酥寶的病情穩定下來,後來又接受了一次骨髓移植手術,終於基本痊癒。

然後,她帶著小酥寶又回到了柬國小鎮上。

這幾年,她除了撫養小酥寶,還在學習各種技能,努力賺錢。

其實,她在娛樂圈賺的錢、未央時光賺的錢,對於她一個人來說,就算一輩子不工作,省著點兒,也是足夠的。

但因為有了小酥寶,加上小酥寶這個燒錢的病,存款當然是多多益善。

哥哥已經暗中給了彙了不少錢了。

她也不想一直依靠哥哥。

還有原曳免費給她提供住所,她也不想長期白住。

所以,這四年,她憑著各種工作,也賺了不少。

她冇回娛樂圈,但工作,基本都是與娛樂圈有那麼一點聯絡的。

幕後配音、設計、當舞蹈老師、鋼琴老師甚至寫公眾號、視頻劇本。

另外,她所住的柬國小鎮以植物精油聞名,出產各類精油。

她還順便考取了國際芳療師證書等專業證書。

慢慢的,也不須要哥哥在經濟上幫忙了。

她還定期給原曳在微信上轉賬,就當是房租。

儘管她知道原曳根本不稀罕這麼點租金,但也不能因為人家不在乎當老賴。

原曳每次都冇收,每次都等著轉賬自動過期退回她賬戶。

但每次,她還是固執地重新再次轉給他。

原曳收不收是一回事,她給不給,又是另一回事。

原曳見她這麼執著,到最後,也就收下了。

看見小酥寶安心地熟睡過去,蘇蜜收起回憶,給他蓋好被子,起來。

走出小臥室,她下樓,去了洗手間,洗了把臉,看著鏡子裡的這張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