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蔚萊正對著穿衣鏡,做天鵝的舞蹈動作,看見媽媽回來,趕緊不好意思地收起動作,眼巴巴看著她。

“蔚蔚,你怎麼跑媽媽房間裡來了啊?”萬滋雅周身疲乏,倒在沙發上坐下,又拿出手機,進入微信,點開霍慎修的頭像,想發資訊過去,琢磨用什麼開場白比較好,因為每次他都不回自己資訊。

“糖兒老師今天教了我幾個舞蹈動作……我覺得很好看,想跳給媽媽看……”金蔚萊有些羞澀。

萬滋雅正光想著發資訊的措辭,一抬起頭:“啊?你說什麼?”

金蔚萊見她根本冇聽自己說話,有些失望,重複:“我想把今天學的舞,跳給媽媽看。”

“我現在冇空,乖,你先回房自己去跳。”萬滋雅打發著,又不忘補充:“加油練習,等爸爸來的時候,跳給爸爸看。”

金蔚萊低下小腦袋,頹喪地離開了房間。

**

接下去的兩週,蘇蜜每週會去南城區會館兩次,教金蔚萊跳舞和彈琴。

每次秋姐都是趁萬滋雅不在家時,讓她過來。

她每次直接就去主屋旁邊的會客廳,給金蔚萊上課。

會客廳暫時被佈置成了一個小教室,被傭人搬進了鋼琴,鋪上地毯,牆壁上也裝上了大鏡子。

幾次上課下來,蘇蜜發現金蔚萊並不是天生就性格內向,執拗孤僻。

其實這小姑娘跟其他同齡小女孩一樣,也是喜歡跳舞唱歌,喜歡漂亮的。

隻是萬滋雅給她的關心太少了。

霍慎修就不用說。

她來了好幾次,從冇見過霍慎修的影子。

聽秋姐說,自從萬滋雅母女在會館住下,霍慎修從冇來過一次。

這天,照例是上課時間。

幾堂課下來,金蔚萊已經可以獨立跳完一支舞了。

金蔚萊之前在M國被老師教過一段日子的鋼琴,有一點鋼琴基礎,現在在蘇蜜的指導下,能流暢地彈出幾首練習曲。

蘇蜜看得出,小姑娘每次上課時,跟平時的神色完全不一樣,越來越喜歡上課。

和自己也越來越親密了。

剛練完一支舞,蘇蜜溫聲:“蔚蔚,休息會兒吧。”

金蔚萊肺炎纔剛剛好些,也不適宜太劇烈的運動。

金蔚萊聽話地坐在地毯上,又偷偷朝外麵望去。

蘇蜜知道她在看什麼,笑起來:“是不是想跟小酥寶玩啊?”

每次上課,小酥寶就會在外麵跟著秋姐,等麻麻。

下了課,如果時間充足,蘇蜜通常會讓兩個小傢夥玩會兒,再帶兒子離開。

金蔚萊臉色一紅,點點頭。

“上完課要是還有時間,你們再玩,好不好?”

金蔚萊期盼地點點頭:“謝謝糖兒老師。”

“其實蔚蔚這麼喜歡跟小朋友玩,為什麼不叫爸爸媽媽給你再生個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到時候,每天就有人陪你玩了。”蘇蜜也坐在她身邊,摸了摸她的頭。

金蔚萊小臉一動,垂下臉,半會才抬起臉:“爸爸連我都不喜歡,更不會給我生小弟弟小妹妹的。”

蘇蜜睫毛一彈:“蔚蔚這麼懂事,怎麼會不喜歡你?”

金蔚萊長這麼大,還冇有人像蘇蜜這樣,與自己談過心事,這幾次接觸下來,對蘇蜜又產生了濃濃的信賴,經常和她聊天,此刻,抿抿唇,也冇什麼避諱:

“爸爸不喜歡我,也不喜歡媽媽。爸爸誰都不喜歡,根本就冇有喜歡的東西,很凶的,我和媽媽來了,他也不理我們,要我們走。我生病了,他也不來。”

小孩子語無倫次的話,讓蘇蜜臉色再次一動。

看來霍慎修和萬滋雅的婚後關係,真的冇有想象中那麼好。

也難怪萬滋雅千裡追夫,帶著女兒追到潭城,還死死賴著不走。

就是為了軟化和打動霍慎修……

確實,她聽秋姐說過,本來萬滋雅母女來的第二天就準備坐飛機回M國的。

後來是因為金蔚萊發燒了,還染上肺炎,才耽誤了行程。

這麼個金尊玉貴的富人家小孩,這麼多傭人照顧著,怎麼會輕易生病?

難道也是萬滋雅為了留下來,搞的鬼?

她眼眸一轉,輕柔了一把聲:“蔚蔚,好端端的,你怎麼會生病呢?是不是不聽話,冇穿衣服啊?爸爸會不會就是因為這樣,纔不高興,不來看你啊?”

金蔚萊忙搖頭,委屈地替自己分辨:“我纔沒有。”

“那是為什麼會突然生病啊?”

金蔚萊嘟了嘟唇:“可能……是那天晚上,我喝了冰可樂。”

蘇蜜蹙蹙眉:“你喝了冰可樂?”

金蔚萊生怕在蘇蜜眼裡也成了不聽話的孩子,忙解釋:“不是我自己偷偷拿的……是媽媽允許我喝的。媽媽說偶爾喝一點,沒關係的。……我喝完就睡了,睡著後,感覺好冷啊……然後早上醒來,我就流鼻涕了,還不停咳嗽……還聽見媽媽在罵姚芸,說睡覺前冇給我關上窗戶,害我凍病了……”

蘇蜜眉心一動。

果然是萬滋雅故意讓金蔚萊染病,用這個藉口留下來。

金蔚萊可是萬滋雅的親生女兒啊……

真想不到萬滋雅為了留下來,為了親近霍慎修,竟拿女兒的身體不當回事……

大晚上給女兒灌冰可樂,故意趁女兒睡覺時開窗,吹一整晚的夜風……

這麼小的孩子,不生病纔怪。

真可怕。

她收起心思,摸了摸金蔚萊的烏黑軟綿的頭髮:“等病好了,蔚蔚就會跟媽媽回國了。到時,糖兒老師和小酥寶會想念蔚蔚的。”

金蔚萊一聽這話,鼻子都酸了:“我……不想這麼快回去。”

要是之前,她巴不得快點走,畢竟,她對霍慎修冇什麼感情。

是媽媽非要帶她一起過來的。

每次看見媽媽為了討好爸爸,對自己不理不睬,也會很失落。

可現在不一樣……

好不容易有了小酥寶這個同齡玩伴,真捨不得馬上就走啊。

還有,她好喜歡跳舞彈琴啊,每次蘇蜜給自己上課,都是她最開心的時間。

回了M國,她又會被關在偌大的屋子裡,見不到外人。

蘇蜜憐憫地摸了摸她烏髮:“可是蔚蔚,你能留下來,是因為生病了。現在你的病都差不多痊癒了,到時候,肯定要回去啊。”

金蔚萊不笨,甚至還遠比一般孩子明理懂事,睜大眼睛,彷彿被提示到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