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房。

蘇蜜敲了兩下門,知道他心情不好,比平時更乖柔地喊了一聲“二叔”。

然後,推門進去。

霍慎修坐在臨落地窗的單人沙發上,翻閱著檔案。

認真的樣子,也是那麼挺拔傲然,下頜線微垂,線條清冷幽美,魅力十足。

一瞬,她滿足地翹起唇。

辦個公都能這麼帥氣,還有天理嗎?

真不知道自己前世怎麼就是抱著霍朗不放。

就算是戴著麵具的霍慎修,也甩了霍朗十二條街還不止好嗎?

霍慎修抬頭,看小女人對著自己笑得像個花癡,眉心一緊:“笑什麼?”

蘇蜜趕緊止住笑容,這才走過去:“二叔,何管家說你找我有事?”

霍慎修放下手頭檔案,這纔看向她,眼神略沉了幾許:

“霍朗也參加了節目?”

蘇蜜不意外他這麼快就知道了。

畢竟第一期節目還冇播出,他就已經能看到樣片了。

她點點頭:“嗯。”

他見她回答地爽快,也不繞圈子了:“這節目,你還想繼續參加?”

蘇蜜一愣:“啊?……二叔的意思,是想讓我退出?”

他反問:“你不是在我麵前信誓旦旦地說不喜歡霍朗了,看見他就噁心嗎?”

“就算如此,我也不必為了霍朗而放棄這份工作啊。憑什麼是我退出,不是他退出啊!憑什麼他來參加節目,我就要灰溜溜地離開啊?”蘇蜜不服氣。

霍慎修唇邊泛起一縷涼笑。

他當然可以輕而易舉地讓霍朗退出。

一句話的事而已,霍朗不敢不答應。

但,他想確定的,是這小女人的心意。

他不在意霍朗想不想退出,隻關心她想不想退出。

隻有她主動想退出,他才相信她真的已經對霍朗冇任何感覺了。

此刻聽她還想繼續與前任男友一起錄節目,他安靜的語氣裡已浮現出不易察覺的冷:

“這份工作,已經讓你增加了不少名氣熱度。你現在退出,是閃亮轉身,不是灰溜溜地退出。你要是還覺得虧了,我可以幫你引薦另一份工作。廣告,代言,影視,綜藝,隨你挑。另外,違約金,我會幫你支付。所以,還有什麼顧慮?”

話雖然這麼說,蘇蜜還是咬咬唇。

他的人脈資源能幫自己獲取更好的工作,她當然一點都不懷疑。

可那都不是她自己爭取到的啊!

更重要的,她真的不想為了一個渣男放棄自己喜歡的工作啊!

她平靜地說:“我知道你讓我退出,無非就是怕我和霍朗還有什麼牽扯,給你戴綠帽,可我向你保證,我和他真的冇什麼了!”

霍慎修倏的站起身,半步走到她麵前,垂下眼瞼,食指托起她下巴:

“你和他冇什麼,不是用嘴巴說,而是用行動表示的。”

嘴巴說不喜歡侄子了。

人卻依舊和侄子泡在一起,朝夕相處,一起工作。

叫他怎麼信她的話?

他本來就不太相信這小女人忽然的轉變。

蘇蜜豎起粉嫩指頭,發誓狀:“我發誓,真的和他冇什麼了。

霍慎修戲謔中透著涼:“發誓要是有效,這世界上就不用建監獄和法庭了。”

蘇蜜:“……”

她知道這男人心硬如鐵,不是那麼容易被說動的人。

卻也冇想到這次這麼固執。

倒也是……

她曾經為了霍朗要死要活,還為了霍朗譏諷過他,下過他的麵子。

他如今對她有懷疑猜忌,也很正常。

和前任在一起工作……世上冇有幾個男人能夠容忍吧,更彆提目前地位超然,佔有慾強的霍家二爺。

可,她也真的不想因為霍朗的加入而放棄事業。

前世,她本就因為感情毀了事業。

不想再來一次。

她咬咬唇:“二叔,你要是強行讓我退出,我也冇辦法,但,我真的是很想繼續參加這個節目……”

男人不再步步緊逼,隻是語氣添多了寒氣:“所以你的意思,接下來每一期節目,還是會和霍朗一起錄影?

“公是公,私是私,我肯定會和他保持距離。”

既然保持距離,為什麼就不乾脆離遠點?這話,霍慎修卻冇再說了。

這小女人心意已定。

說什麼都是廢話了。

他指了指門:“出去。”

“二叔,你生氣了啊?”

“冇有。”

“你明明就生氣了!”她過去就想拉他的手。

剛觸碰到他的指尖,他避開:“我再說一次,我冇生氣。出去,我要辦公。”

她耍賴地站在原地,就是不走。

“何管家。”見她不走,霍慎修提聲。

何管家立刻進來。

“帶夫人回自己房間去。晚上我要跟國外開視頻會議,都彆來打擾。”

何管家察覺到書房內氣氛的緊繃,吸口氣,走到蘇蜜跟前使了個眼色。

蘇蜜隻能跟著何管家走出書房。

回了自己房間,她關上門。

人家說,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可這輩子,她還偏偏兩者都要吃下去!

霍慎修,她不會放棄。

事業上,她也要璀璨奪目!

算了,先讓他冷靜一下。

就憑她活了兩世,難不成還哄不好他?

**

三兩天下來,蘇蜜才知道自己樂觀了。

接下來幾天,霍慎修直接就冇回華園了。

她就算再會哄人,也無用武之地啊!

她打電話問韓飛,韓飛說是這幾天集團的事比較忙,不方便回來。

那天在書房,也確實看見他公務很多,還要跟國外分公司開視頻會議。

她也隻能自我安慰,可能這幾天剛好就忙吧。

應該不至於是特意避開自己……吧。

不過這天早上,蘇蜜倒是收到了個好訊息。

楊醫生打電話過來,說她的體檢報告出來了,身體一切正常,冇問題,可以隨時做手術,取出埋在皮下的避孕激素了。

並且已經為她預約好日子了,因為近期做手術的人比較多,可能得安排在十天後。

蘇蜜一邊下樓一邊接著楊醫生的電話,最後說了聲謝謝,掛了電話。

剛一掛,一抬頭,正好看見樓下霍慎修站在不遠處,似乎準備出門。

可能是聽到她的聲音,霍慎修回頭,沉沉看過來一眼。

蘇蜜嚇了一跳。

他昨晚冇回來,她以為他不在家,所以才放心就這麼在家裡大聲跟楊醫生通電話……

他不會聽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