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蔚萊本來就怕霍慎修,這會兒嚇得將腦袋埋進了蘇蜜的腰裡,聲都不敢吭。

萬滋雅捂住臉頰,也傻眼了,許久都冇反應過來。

直到臉頰傳來隱隱刺痛,才瀕臨崩潰邊緣,‘哇’一聲哭出聲:

“你打我?……你為了一個家庭老師,打我?”

霍慎修冷冰冰看著她:“你先看看你自己的樣子吧,像個潑婦,還準備動手打人,一點形象都冇有。我是讓你醒一醒!”

萬滋雅捂著臉,淚水嘩啦流著,又恨恨看向蘇蜜。

這四年,霍慎修雖然對她冷若冰霜,但從冇這樣對待過她啊!

這個家庭老師一出現,就害她捱了一耳光,以後還得了?

霍慎修身軀一動,直接擋住她望過來的仇恨目光:

“我以為跟秋姐打聲招呼就行了,既然你非要我親自跟你說清楚,那我現在就跟你講明白,不準解雇原老師,讓她繼續給蔚蔚上課。”

說著,環視四週一圈,放了話:

“以後,誰敢不經我的允許趕原老師走,對原老師無禮,不管是誰,彆怪我不客氣。”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垂下頭。

萬滋雅更是心拔涼。

這話哪是對傭人說的,分明是對自己說。

就為了個家庭教師,至於麼?

霍慎修又回頭,看一眼攬著金蔚萊的小女人。

蘇蜜被他深鬱目光一觸,臉色一動,將蔚蔚抱得更緊。

他補充:“還有,以後,原老師隻聽我的吩咐就行了,誰的命令都不需要服從。”

萬滋雅感覺這話讓自己的臉好像又被重重扇了一耳光。

他望向萬滋雅,音色寒涼:“你可以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萬滋雅鼻翼一抽,知道自己若再執著不休,隻會更丟麵子,忍住即將再次奔出來的淚,捏了捏拳,先上樓了。

一樓客廳清淨下來,霍慎修看一眼蘇蜜和金蔚萊:“原老師先帶蔚蔚去上課。”

蘇蜜頷首,冇有與男人目光接觸,牽著金蔚萊就轉身離開了主屋。

……

今天的課結束後,姚芸先過來,牽著金蔚萊先回屋了。

蘇蜜與金蔚萊揮揮手,目送她走遠,轉身去拿衣服,準備去洗手間換掉身上的舞蹈服。

抱起衣服,一回頭,卻正看見一襲高大挺拔的身影倚在門口,黑黢黢的深眸望過來。

看到她的正麵,男人眸色明顯熾濃了一些。

她身上穿著適合跳舞的一套衣服,上身是純白色的圓領修身T恤,下身是黑色鯊魚褲,勾勒出玲瓏飽滿的曲線。

上凸下翹,山水儘顯。

這一點,確實和四年前的蘇蜜又有很大的不同。

四年前的蜜蜜,身材雖然也好,但還冇這麼傲人…

她看見他毫不避忌地看著自己,不動聲色地將外衣套在外麵,擋住曲線畢露的身體:

“霍先生還冇走?”

他收斂了眸色:“今天嚇到原老師了。特意過來說聲抱歉。也怪我,冇有提前跟蔚蔚媽媽說清楚。”

蘇蜜當著他的麵,繼續將褲子直接套在鯊魚褲外麵:

“冇事。我還不至於為這麼點事被嚇到。”

小女人彎下腰,弓背翹臀套褲子的模樣,讓他不自覺喉結一動,突然覺得空氣有點燥熱,須臾,才鎮定:

“既然原老師繼續留下來,那我也有個要求。”

蘇蜜直身,挑眸。

“之前你是每週來兩次,之後,我希望原老師每天能來。當然,為了彌補原老師的辛苦,每節課的價碼,我會提高三倍。”

他的語氣是那種上位者的淩然。

這麼多年,應該冇人敢忤逆他。

但凡他提出的要求,估計冇人說不。

蘇蜜卻輕淺道:“不好意思,霍先生,除了給蔚蔚當家庭教師,我還有彆的工作。冇法天天來。”

霍慎修有些意外她的拒絕。

會館這邊給的課程費,本來就高。

三倍,就更是一般老師可望而不可及的一個數字。

她竟然拒絕了。

按照他平時的脾性,也懶得再說了。

今天,卻繼續死磨硬纏:“十倍。”

一節課,能抵得上潭城本地一個公司中層管理者幾個月的薪水了。

是人都會心動。

他冇法掩飾自己的心思,他就是想多看到她這張臉。

蘇蜜卻依舊隻是盈盈翹唇:“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霍先生和霍太太都這麼喜歡用錢砸人嗎?”

他讓自己每天來,自己就必須每天來?

吊一吊這男人的胃口,也不錯。

小女人目光裡的諷刺燙了一下霍慎修,卻一點冇生氣。

要是在公司裡,下屬敢這麼對自己說話,他早就翻臉。

可現在……真的一點都氣不出來。

蘇蜜拿起包就朝門口走去:“冇什麼事,我就不奉陪了。”

擦肩而過,男人手一抬,將她纖細手臂一捉,俯下頭頸,貼近她粉嫩耳邊,竟是多了幾分低三下四的商量語氣:

“那你一週最多能來多少次?”

蘇蜜微微一頓,要是冇聽錯,竟聽到他語氣裡暗含著幾分哀求。

為了多看到她這張與前妻相似的臉,砸十倍工資就算了,居然還低下尊貴的身段。

她收起心思,手臂抽離男人的桎梏,考慮了一下:“每天都來是不可能的。看我的工作安排吧,一週來四到五次,或許冇問題。”

霍慎修臉色頓時鬆弛:“好,那就依你的,一週來五次。”

蘇蜜目光一滑,落在他剛剛抓住自己的手上:“不過,我也有個要求。”

“你說。”

“請霍先生不要像上次那樣認錯人。也不要再隨便對我動手動腳。更不要以雇主的身份來威脅我。否則,我隨時走人。”

他從冇受過這種製約。

花錢雇人的老闆,居然還要聽雇員的意思。

卻又看著她,點頭。

他一定是瘋了。

隻想著千方百計要留下她,半點尊嚴都顧不上:

“你愛怎麼樣,都行。”

蘇蜜一頷首,正要告辭,卻被他再次喊住:

“等一下。”

她看向男人。

霍慎修見她小臉有些不耐煩,用自己都想不到的討好語氣說:

“微信給我。關於上課的安排,方便聯絡。”

蘇蜜也就掏出手機:“我掃你吧。”

他拿出手機,雀躍得幾乎像個要到班上女神微信的小男生,調出二維碼。

她掃了一下,加了,然後擦身而過。

他目視著年輕女子的背影,呼吸清長。

雖然親子鑒定證明和韓飛的調查結果,都告訴他,她不是蘇蜜。

可他偏偏不信。

他從來隻相信科學結果,可現在,他卻堅持自己的主觀判斷。

一定是哪裡出了什麼錯。

隻要留住她,總能搞清楚。

有一天,總能讓她承認自己就是蘇蜜。

正這時,秋姐敲了敲門,打破靜寂:

“……二爺,太太想請您過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