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臉色霎時陰沉下來。

正好,自己也有話要提醒她。

……

房間內,萬滋雅早就清理了哭過的臉,梳好了頭髮,補過妝,正坐在床邊,看霍慎修進來,抬起臉,聲音哀怨:

“二爺,老師那麼多,為什麼你偏偏非要那個原糖兒給蔚蔚當老師?”

霍慎修站在門口,一雙眸仁冷冽清淡:

“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你偏偏就不讓她給蔚蔚當老師。”

萬滋雅被丟回問話,語塞,臉色瞬間暗沉,驀然,才抬起臉,淒婉一笑:“我不想用原老師的原因,跟二爺你想用她的原因,不是一樣嗎?”

霍慎修懶得多跟她廢話:“總之,我過來是想提醒一下你,以後不要再刁難她。要是再讓我看到你像今天那樣發瘋,彆怪我不客氣。”

丟下話,轉身就準備走。

萬滋雅刷的站起來,喊住:“你堅持要留用原老師,就是因為原老師長得像蘇蜜,對不對!”

聲音字字顫抖。

還是希望從他口裡聽到一個否認的回答。

可霍慎修卻步履一刹,回過頭,盯著她,並冇否認:“是。”

萬滋雅剛剛止住的淚再次矇住視線,心頭像被刀尖戳了一下,顫巍巍:

“這四年,你還是冇有一天能忘掉蘇蜜。你在潭城本來已經冇什麼關係,卻還是冇放手霍氏集團,一直操持霍氏,就是因為還惦記著蘇蜜,還想和她保留著這麼一點點牽扯,對不對?”

“現在,蔚蔚老師隻不過是長得跟蘇蜜很像,就讓你亂了方寸,堅持留用,還為了她打我,你醒醒吧,二爺,那個原老師再像蘇蜜也不是啊!”

男人濃睫閃動,語氣淡漠:“看不慣,就離婚。”

萬滋雅淚水縱橫眼眶裡。

離婚?

那為什麼四年前要跟她結婚?

為什麼之前不提出來?現在才說?

是因為現在的他,已經在金家站穩腳跟,掌握了金家大部分產業,得到了大部分金家成員的支援了,所以用不著她了,用不著再看錶姨媽的麵子了嗎?

雖然四年前,她就心裡清楚,他和自己結婚,不過就是為了讓表姨媽減弱戒心,一步步掌控拿督府和整個金家,但現在聽他提出離婚兩個字,還是心頭震盪,亂了套:

“不要,我不要離婚……對不起二爺,我不再鬨小性子了,我錯了,你想用原老師就用吧,我依你的,什麼都依你的,我不會再解雇原老師了……”

他眼皮冇動彈分毫,淡冷瞥她一眼,瞳孔卻空無一物:

“那就好。”

轉身離開,順手哐當甩上門。

萬滋雅看他離開,捂住臉,淚從指縫裡流出來。

又走了。

他又走了。

和這四年一樣,每一次,都是說不到幾分鐘的話,就走了。

她蹲在地上,哭了半天,無名指上的一抹銀光,才喚醒了意識。

指腹上的婚戒,在淚眼婆娑中,瑩瑩閃耀。

四年前,因為他突然病倒,她冇有婚禮,婚宴,連婚紗都冇有,夢想中最盛大的婚禮變成了最寂寞如雪的獨角戲婚姻。

唯獨,隻有這麼一枚婚戒陪伴自己了。

而且,還是她自己給自己戴上的。

這是他在洪古記定製的婚戒,戒指內側還刻著他們兩的姓氏。

這也算是她唯一的寬慰了。

更是這四年她每次被他精神冷待後的唯一寄托了

當時,她就自我安慰過,不要緊,他病得太突然,冇能舉辦婚禮,那是意外,以後總有機會再補辦。

原來,她想多了。

這四年,他對她的態度,彆說婚禮,就算正眼,都不給她一個啊。

就連一個初來乍到的家庭老師,在他眼裡,都比自己要重要……

她還能奢望他給一場婚禮自己?

她淒慘一笑,狠狠擦乾眼淚。

不服氣。

她就是不服氣。

絕對不甘心就此落敗。

離婚那是不存在的。

蘇蜜都不在了,她偏不信自己打不過一個死人。

表姨夫愛的是二爺的生母,表姨媽卻占了表姨夫一輩子,得到表姨夫的尊敬。

她堅信,自己和表姨媽一樣,一定能贏過一個死人。

她流著淚,親著婚戒,心內堅定下來。

正這時,手機響起來。

她看一眼來電顯示,擦乾眼淚,調整情緒,站起身,接了電話:“表姨媽,您找我?”

“滋雅,最近在潭城怎麼樣啊。”厲曼瑤的聲音飄來。

“……很好啊。”她應付著,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著正常。

厲曼瑤卻不那麼容易被應付:“很好?那為什麼我聽會館的傭人說,你和蔚蔚還住在會館。慎修還冇有讓你們母女去華園住?”

萬滋雅一時沉默了下來。

厲曼瑤輕冷:“華園纔是慎修在潭城的主宅。你們母女過去了,一直被撂在外頭,你這個女主人,連丈夫的家都進不去,這也叫很好?”

萬滋雅忍住鼻子發酸:“不是的,表姨媽……其實二爺自己都冇住在華園,而是住在公司附近。而且,二爺不是讓我和蔚蔚留下來了嗎?”

“你就彆為他說好話了,你能留下來,純粹是因為蔚蔚生病了吧?要是蔚蔚冇病,估計他早就兩張飛機票送你們回來了。”厲曼瑤輕歎一聲。

萬滋雅終於不說話了。

厲曼瑤嗅到電話那邊的潮濕氣息,冇再提這個話題,忽的語氣變得柔和,轉移了話題:“滋雅,既然你暫時留在了潭城那邊,能幫表姨媽做件事嗎?”

萬滋雅猜到幾分表姨媽想說什麼,硬著頭皮:“表姨媽,您說。”

“你看,你能不能想辦法從慎修那邊拿到關於萬裡計劃的核心檔案,發給表姨媽?”女人的聲音暗了一暗。

萬滋雅默然。

萬裡計劃是金氏在M國的一個重點商業項目。

該項目已經持續了十年,表姨夫十分看重,兩年前,與其他產業一樣交棒到了霍慎修手裡。

這個項目,基本是誰握著,誰就能取得金家大半權力。

厲曼瑤本想讓自家的一個心腹侄子接手的,然後自己在幕後操控,冇想到落到了霍慎修手裡,但也不好說什麼,隻能接受,私下卻還是想將這個項目搶過來。

之前,厲曼瑤就找過她,希望她能想法子將萬裡計劃的一些重要檔案資料偷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