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平時一樣,電話響了很多聲,都冇接。

她卻一遍又一遍執著地撥著。

到最後,霍慎修終於接了:“有事?”

萬滋雅按捺著氣惱與妒忌:“景華最後一個名額,二爺給了誰?”

霍慎修顯然知道她是因為這個才執著不休地打電話,語氣淡漠:“跟你有關係嗎。”

“當然有關係!”萬滋雅再受不了了,紅著眼圈:“二爺你把那個名額給了原糖兒的兒子是不是?”

霍慎修冇否認。

她見他默認了,淚再憋不住,嘩啦流下來,錐心疼:“二爺,你寧可幫一個跟你完全沒關係的女人的兒子,都不幫你的女兒?你是不是瘋了啊?”

霍慎修糾正:“那是你的女兒。不是我的。”

萬滋雅臉色一緊,卻還是哭道:“不管怎麼說,蔚蔚也是你看著長大的啊,是姓金的啊,就算跟你冇血緣關係,但在外人麵前,她起碼是你的女兒,你為了一個外人,擠掉她的上學名額,二爺,你……你就那麼看重那個原糖兒?她的兒子跟你冇有半毛錢的關係,也不姓金啊!”

霍慎修嗓音依舊薄涼:“那是我的事。不關你的事。”

“你就是因為原糖兒長得跟蘇蜜很像,才愛屋及烏,對不對?”萬滋雅抽泣,“二爺,你醒醒吧,長得再像也不是啊,蘇蜜已經不在了啊……”

“住嘴,”男人聲音陡發寒氣,“我說過,不準你提她的名字。”說罷,掛了電話。

萬滋雅癱倒在沙發裡,雙淚長流,又氣又妒又悔。

氣的是霍慎修竟如此偏心。

妒的是他對原糖兒竟這樣愛屋及烏。

悔的是自己為什麼雇傭了一個長得像蘇蜜的女人!

樓梯口,金蔚萊看媽媽一個人默默流淚,所有傭人都不敢靠近,默默走過去:

“媽媽,我不上那個幼兒園了。你彆哭了。”

她隻知道,萬滋雅是因為幼兒園的事心情不好。

如果是這樣,她寧可不上那個幼兒園。

萬滋雅心情正差,抽泣著轉頭,看向女兒,不耐煩地揮手:“胡說,那是潭城最好的學校,也是你爸爸讀過的學校,你不在那裡上學,還能去哪裡?行了,回房去。大人的事你少管。”

“媽媽……”金蔚萊看她臉色很糟糕,想陪陪她,還伸出小手,好心地搭在她手臂上。

萬滋雅卻一個心煩意亂,條件反射甩開女兒的手:“我說了讓你自己回房去,媽媽心煩得很,彆吵我好不好,讓我安靜一下……”

金蔚萊一屁股坐在地上,驚恐地看她。

一旁,秋姐怕萬滋雅遷怒於小孩子,忙過去,扶起金蔚萊,牽著她上樓了。

萬滋雅看著女兒的背影,攥了攥拳頭,頭疼起來,揉起了太陽穴。

自己這是怎麼了。

這幾天的情緒好像越來越失控了。

以前在M國,霍慎修對她視若空氣,她雖然也難受,但還不至於這麼崩潰。

可來了潭城,她卻越來越崩不住了。

估計是突然出現一個與蘇蜜長得相似的女人,才讓她亂了心智吧。

……

樓上,秋姐將金蔚萊送回房,就走了。

金蔚萊恢複情緒,從最下麵一格抽屜裡拿出精油,偷偷去了萬滋雅的房間。

趁萬滋雅還在樓下,她迅速將精油滴入空氣淨化器。

又加了兩滴在萬滋雅新開封的化妝水裡。

做了幾次,已經非常熟練了。

前幾天媽媽心情本來好些了,還忙著給她聯絡上幼兒園,看起來,糖兒老師的精油好像還真有些用處?

今天卻又在哭了。

不行。

看來,精油不能斷啊。

搞定後,金蔚萊籲了口氣,迅速離開了萬滋雅的房間,回了自己的臥室。

****

次日,是金蔚萊的上課日子。

蘇蜜過來後,還冇去會客廳,就在庭院裡遇到了萬滋雅。

萬滋雅氣色更差了,一雙眼睛凹陷下去,眼下是濃濃的黑眼圈,皮膚蒼白,乾燥,再貴的粉都壓不下去的晦暗。

整個人精神恍恍惚惚。

看見她的一瞬間,雙目卻露出恨意,走過來,壓著脾氣:

“我想跟原老師說幾句話。”

蘇蜜冇說話,做了個請便的動作。

“你兒子是不是要進景華的幼兒園部了?”萬滋雅剋製妒忌。

蘇蜜一挑眉:“景華?潭城本地那個很厲害的貴族學校?我哪有那個本事。”

萬滋雅牙齒都酸了,輕笑一聲:“你冇這個本事,但二爺有這個本事啊。”

蘇蜜看著麵前被妒忌的毒液熏染的女人:“我不明白霍太太的意思。”

萬滋雅見她不認,懶得繞圈子了:“二爺幫你爭取到景華今年的最後一個名額,讓你兒子進去,你就彆裝傻了,好嗎?!”

蘇蜜聳肩:“那霍太太應該去問你老公啊,問我做什麼?我可冇有主動找過他,更冇強迫他幫這個忙。而且,我也還在考慮小酥寶到底進哪所幼兒園比較好,並冇說要進景華啊。”

萬滋雅氣得渾身發顫,這話簡直就像是對自己無形的諷刺。

不,簡直是狠狠打了自己一記耳光!

她千方百計、求而不得的名額,二爺竟上趕著主動送到這女人手裡。

而且這個女人還在考慮要不要進去!

這是什麼世道!

這個女人憑什麼,不就是因為長了一副和蘇蜜相似的臉麼?

她恨不能馬上就讓這個女人捲鋪蓋滾出去。

可是不行。

霍慎修明確跟她打過招呼,不準解雇這個老師。

她瞭解二爺的脾氣。

如果自己違逆了他的意思,捲鋪蓋滾回國的,是她。

蘇蜜見她忍氣吞聲看著自己,就差快吐血了,挑唇:“冇事的話,我給蔚蔚上課去了。”

擦肩而過,朝會客廳走去。

萬滋雅氣得老血翻騰了一下,在原地站了許久,才一跺腳,轉身回屋。

……

今天的課結束後,蘇蜜牽著金蔚萊出去,讓她去跟小酥寶去玩會兒。

金蔚萊開心不已,一鬆手就朝小酥寶跑了過去。

蘇蜜看著在姚芸的照顧下,兩個孩子玩得興致勃勃,也就轉身先回會客廳,打算收拾一下。

換下舞蹈服,穿好衣服,她聽見腳步聲在門口響起,一抬頭,並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