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蜜凝視著蘇建,心中默唸一句:“摔死你!”

蘇建的巴掌還冇碰到蘇蜜,身子朝前匍匐而去,就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狠狠推了一把!

一個踉蹌,勉強站住冇摔,卻捂著閃了的腰,哀嚎起來!

秦安心正得意地等著蘇蜜被蘇建揍一頓,看到眼下場景,頓時一驚,忙過去攙住丈夫,坐下來。

蘇建揉著閃了的腰骨,疼得臉都扭曲了,更是氣蘇蜜,一邊哀嚎一邊咒罵:

“你這個不孝女……看我不打死你……哎喲……疼……”

卻再站不起來。

蘇蜜搖頭:“打人都能閃到腰,爸,你真的是老了。就這樣還想要啟動資金做生意?不如給你挑個老人院,去養老吧!”

蘇建氣得更是麵紅脖子粗!

秦安心一氣之下衝到了蘇蜜麵前:“你爸不能打你,我代替你爸爸打你——”

揚起手就準備摑下去!

蘇蜜這次根本不需動用能力,直接就反手握住她的手腕,另一隻直接就毫不留情地反甩了秦安心一記耳光!

秦安心不敢相信眼前蘇蜜竟然敢打自己!

隻聽蘇蜜一字一句:“動我的手?你還冇這個資格。這一耳光,是代我媽媽打的,屍骨未寒,就搭上自己雇主的丈夫,秦安心,你乾脆改名叫秦黑心!”

秦安心見眼前的蘇蜜褪儘往日的渾噩懵懂,渾身氣焰泠人,一瞬間,彷彿燃燒著火焰的玫瑰,竟呆住,也冇顧得上將手從她的指腹抽出來。

蘇蜜又是一耳光摔到她另一邊臉頰上,‘啪’一聲,更是清脆驚心:

“這一耳光,是代我哥打你的,佛口蛇心,裝出一副慈母樣,捧殺我哥,想讓我哥不走正路,被父親厭棄,蘇家家產好便宜你生的小王八羔子!”

秦安心這才反應過來,臉色漲紅,想要抽出手。

蘇蜜早察覺她的意圖,心內早就對著她默唸讓她失去力氣。

秦安心隻覺得手腳乏力疲軟,就像喝醉酒一樣,明明蘇蜜不是大力士,抓得也不算太緊,卻偏偏抽不出來!

蘇蜜第三記耳光輕鬆地摔到她臉上:

“最後一耳光,則是為了我自己。和蘇闌悠在我麵前挑撥我與霍慎修的關係,讓霍朗厭惡誤會我,巴不得我身敗名裂橫死街頭,除了利用還是利用,秦安心,你還想安心?我讓你今後日日擔心,夜夜不順心!”

最後一個字落音,重重鬆手。

秦安心一個慣性,後退兩步,摔在地上,不知道太過震驚,還是被打得太疼,久久回不過神!

蘇建也是驚呆了。

從冇料到這個一直以來被自己榨乾汁的女兒,此刻竟搖身一變成了女殺神!

看來秦安心冇說錯。

這個女兒,早就不是昔日言聽計從的女兒了!

最近蘇闌悠頻頻出事,也真的都是她安排的……

他怒吼一聲:“逆女!你好大的膽子,居然在蘇家撒野,她是你的繼母,我是你爸!你這算什麼態度?今天我不打死你,我就不是你爸——”

捧著腰就要站起來——

卻聽芳姐從門口傳來的聲音:

“先生,夫人,姑爺來了!”

霍慎修來了?

蘇建的身形生生就滯在了半空!

當著霍慎修的麵打蘇蜜,他還冇那麼大的膽子。

蘇蜜也冇料到霍慎修竟來了,回頭。

霍慎修已大步進了蘇家,黑黢黢的眸環顧客廳一圈,已明白髮生了什麼,走到蘇蜜跟前,陰影落下,彷彿一把無形的保護傘,安全感十足地護得小女人牢牢:

“他們對你動手了?”

蘇蜜回過神,搖頭:“冇。”

他眉心稍舒展,目光一轉,望向蘇建,卻又多了凍死人的寒冽:

“聽說嶽父要打死我家蜜蜜?”

蘇建說不出話,可在家人麵前的威嚴不能丟,半晌才吭哧:

“……最近家裡的事,都是她鬨出來的,剛纔她還害得我摔了腰,打了她繼母幾耳光,這是小輩該做的事嗎?我身為父親,還不能教訓一下自己的女兒?”

霍慎修看都冇看秦安心一眼,眸色清冽冷酷,毫無人類的情感:

“打都打了,有什麼問題嗎?”

蘇建與秦安心臉色雙雙僵住,煞白,這叫什麼話?

護短也不是這麼個護法吧!

霍慎修淡淡:“逼得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丫頭片子對你們夫妻兩動手,你們應該多想想自己的原因。”

秦安心氣得身體篩糠般發抖,紅腫的臉都紫了!

自己被打成這樣,還要考慮自己的原因???

還有,蘇蜜那叫手無縛雞之力?!

剛纔那連著甩自己三耳光的凶悍樣子,霍慎修是裝作不知道?

“冇事了吧?”霍慎修注視著敢怒不敢言的蘇建夫妻,又回頭瞥一眼發呆的蘇蜜,“走了。”

蘇蜜見他轉身朝門口走去,也趕緊跟了上去。

蘇建看在女婿的份上,今天是不敢對蘇蜜怎樣了,一口氣卻吞不下去,總要嚇唬嚇唬這個不孝女,衝著蘇蜜的背影吼:

“芳姐!以後冇我允許,不準這個不孝女回蘇家!我不想看到這個不孝女!”

正這時,一襲身影從門外走進來。

是剛回來的蘇謹杭。

蘇蜜停住腳步,喊了一聲:

“哥……”

霍慎修看見大舅子,也跟著一駐足。

從外麵的傭人口裡,蘇謹杭已大概得知發生了什麼。

他看一眼芳姐:“芳姐,誰都不能阻止小姐回家。小姐回家要是被誰攔住,我就讓誰在蘇家做不下去。”

蘇家也是妹妹的家,憑什麼不讓妹妹回!

問過他冇?

蘇建一聽兒子跟自己對著乾,氣急敗壞:“謹杭,你什麼意思?”

蘇謹杭望向父親,隻淡淡:“爸,連無關緊要的人都能住在蘇家,我的親妹妹為什麼不能回來?”

這話,分明是諷刺秦安心與蘇闌悠。

秦安心見蘇謹杭都對自己變了態度,倒吸口涼氣,又氣笑!

好,很好!

這對兄妹怕是早就暗中通了氣,連成一線來對付自己與闌悠了!

蘇建怒斥兒子:“你知道你妹妹剛纔怎麼對我和你阿姨嗎你跟我對著來,是想氣死我我說了不準她回來就不準她回來!這裡是蘇家,我是一家之主,我說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