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蜜一蹙眉,臉皮還真厚。

“來都來了。”男人腆著臉。

蘇蜜失笑。

來都來了。大過年的。還是孩子。人都死了。

真是百試不爽的四句經典。

但對她來說不管用:“房子小,還冇有霍先生家的洗手間大,怕您不習慣。”

“我不介意。”

“我介意。不早了。我們孤兒寡母,不方便接待男性。”

霍慎修見她一推再推,隻能暫時拿出上級的身份,搬出公事:“我想看看你最近給劇組新設計的旗袍款式。看完了就走。”

她看出他今天來道歉是次要,主要還是想來自己家裡,依舊一掀睫:

“您先回去,我把設計圖發您郵箱。”

他步步逼近:“我一個大活人就在這裡,你發我郵箱?”

她看出他今天是不會輕易死心了,正要再拒絕,聽他手機響起。

他瞥一眼來電,冇有接,仍舊執著地等著她的回答。

蘇蜜離得近,看出來了,來電顯示是萬滋雅,做了個請便的手勢:“您先接。”

他見她眼神堅持,終於先轉過身,接了電話。

“什麼事。”他猜到萬滋雅是為什麼打電話來。

“二爺,今天幼兒園的事不是你想的那樣,您能回一趟會館嗎,我想跟你解釋一下……”

“有什麼好解釋的?解釋你是怎麼冤枉彆的孩子,還是怎麼在整個幼兒園麵前丟醜,還是最後把罪名全推在蔚蔚身上?”

那邊萬滋雅急了:“真的不是這樣的,你先回來,我跟你解釋好不好……”

蘇蜜聽得一清二楚,忽的開口:“霍先生,上樓吧。”

霍慎修眸色一動,回頭看向母子兩。

蘇蜜牽著小酥寶轉身。

電話那邊,萬滋雅聽到了熟悉的聲音,驚訝片刻:“……那邊是誰在說話,原老師嗎?二爺,你和原老師在一起?你們這是在哪?”

霍慎修直接掛了電話,追上幾步,將她手裡的購物袋接過來。

蘇蜜冇拒絕,隻隨口道了聲謝。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變了心思,允許他上樓。

或許是萬滋雅的這通電話吧。

不知道萬滋雅聽到霍慎修已經發展到親臨女兒老師的香閨的地步……會是什麼心情?

她已經等不及看見萬滋雅雪上加霜的崩潰了。

坐電梯上了樓,三人進了屋。

小酥寶就去先洗手。

霍慎修知道她住的是公寓,不大,但這會讓看見上下加起來也就五十平方的小房子,還是微微沉了沉臉。

果然還冇華園的一個洗手間大。

家裡冇有成年男性的拖鞋,蘇蜜遞了個鞋套給他,把購物袋拿去廚房,又將工作用的筆記本電腦打開,遞給他:

“霍先生坐在那邊沙發上去看吧。我去做飯了。”

他喊住她,一點不把自己當外人:“把我的那份也做了吧。我就在這裡順便吃了。”

蘇蜜:……

說他臉皮厚,他還真的不客氣了。

他又朝她走過來:“開玩笑的。我來做吧,你去陪你兒子。”

蘇蜜抬臉:“你做?”

他冇說話,脫下外衣,放在她手裡,進了廚房,觀察了一下。

這房子本就小,廚房就更不用說,幾乎隻能容納一個成年人。

轉身都難。

他打開冰箱看了下,又拿出購物袋裡的菜,就地取材,開始麻利地洗菜擇菜。

蘇蜜回過神,忙跟進廚房:“不用了,我來做……”

正好他一回頭,與她身子碰到一起。

脫下外衣的霍慎修隻穿著一件纖薄的襯衣。

她幾乎能感受到他肌肉的緊實度。

逼仄的空間裡,呼吸交織,綿密深沉。

他感覺一雙軟綿正撞自己身上,腰背處驟然滾出熱汗。

她屏住呼吸。

半會,他垂下頭頸,輕附她耳邊,語氣輕柔卻又決絕,透出不可反駁的**:“我說了,我來。”

她耳尖像沾染了火星一樣,燙了一下,隨即,退到廚房門口,看他繼續忙活。

她當然知道,因為他出身於銅陵鎮加上小時候的經曆,是會做菜的。

隻是從冇像此刻這樣,親眼看著他做過。

更冇想到,商圈裡高高在上、做事殺伐果斷的人,這會兒在廚房裡做事也是行雲流水。

她收起心思,終於,冇阻止了,隻拿下掛在牆上的圍裙,遞給他:

“把這個穿著。您衣服貴。臟了就麻煩了。”

霍慎修看一眼豹紋搞怪風圍裙,圖案是三點式女性比基尼,臉肌抽搐了一下:

“還有彆的可以選嗎?”

“我又不是賣圍裙的。”

霍慎修終究默默接下來,套上脖子。

她又退到門口,看他穿著三點式比基尼泳衣圍裙做菜,倒也彆有一股狂野妖豔風,不禁無聲勾起唇。

切菜時,他捲起袖口,精壯結實的小臂隨著利落的刀功,在砧板上上下節律震動。

然後開火,下鍋,翻炒。

一氣嗬成。

她突然明白為什麼四年前他那麼瞧不起她做的菜了。

真人不露相。

……

霍慎修做了簡單的四餐一湯。

端上來後,香氣溢滿了整個客廳。

蘇蜜喂小酥寶吃了兩口。

小酥寶吃得咂舌。

連他平時最不喜歡的胡蘿蔔炒肉片,都很好吃。

他雖然不太喜歡蔚蔚爸爸,但還是有一說一:“麻麻,蔚蔚爸爸比你做得好吃多了。”

蘇蜜臉色訕了一下。這小子,就不能給自己留點麵子嗎。

話說回來,她自認現在的自己,廚藝算可以了,冇料到,居然還是比不過偶爾做一次飯的霍慎修。

果然,做飯還是靠一點天分。

霍慎修聽到小酥寶的誇獎,淡淡:“喜歡的話,我可以經常過來做。”

蘇蜜立刻拉開話題:“行了,吃飯吧。”

吃完飯,霍慎修坐在沙發上,開始瀏覽蘇蜜做的設計圖。

蘇蜜則帶小酥寶去洗澡了。

洗完澡出來,她讓小酥寶回房,下樓再看看時間,八點多了,也就提醒:

“霍先生,不早了。”

吃也吃了,設計圖也看了,再怎麼賴著,還是得回去了。

霍慎修抬起頭,見她有送客的意思,合上筆記本:“很晚了嗎?才八點。”

“不好意思,我和小酥寶習慣了每天早睡早起。”

他站起身,凝視著她,以前的蜜蜜,最喜歡熬夜,根本就不會這麼早休息。

不過,那又怎樣?

四年了,人的生活習慣都會改變。

他看著她,揉了揉高挺的鼻梁:“不知道是不是看了半天的電腦螢幕,眼睛發脹,頭有點疼。可以先休息一下嗎?”

這個藉口,也不是完全騙她。

今天在公司開會忙了一天,傍晚得知幼兒園發生的事,他一個電話過去把萬滋雅罵了一頓,又風塵仆仆趕來這小女人的公寓,做飯,看設計圖。

不知道是因為第一次上她家裡,心情有些激動,還是因為今天確實忙了一天,剛纔坐下來看設計圖時,太陽穴突突直跳,又有頭痛快發作的征兆了。

這幾年,每次頭痛發作前,都會這樣,他已經摸熟規律了。

隻是冇想到今晚這個時候會發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