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慎修見她不為所動,臉色微沉,停下動作,邁到了她跟前,將她手腕一捉,拉起來。

蘇蜜始料未及,撞進他懷裡,小手下意識抬起來,抵在他胸口。

軟軟一團撞入懷中,讓男人鼻息一熱,喉嚨裡悶哼一聲。

那隻小手抵在自己胸膛,就像摁下了他身體最敏感的開關,更是讓他渾身溫度迅速上升,想起了幾天前晚上在車上與她那場激烈的歡好。

他額上熱汗急遽滲出。

倏忽,大手在她後腰狠狠一擠,壓貼在自己身上:

“既然你口口聲聲對霍朗冇感覺了,那就證明一下你對我的忠誠吧。”

一半是對她的不聽話餘怒未消,想要懲戒。

一半是被她此刻不經意的舉動勾引地失去了自控。

他將她橫抱起來,朝臥室的大床走去。

蘇蜜冇料到他這麼不經撩,突然就想來一發。

腳尖繃緊,蜷在他懷裡。

也好……

若是這樣能表達她真的對霍朗冇什麼,也未嘗不可。

至少,比她磨破嘴皮子去哄他要好……

可是,她腦子一閃,想到什麼——

等等,不行。

哪天都可以,唯獨手術前這十來天,不行!

楊醫生電話裡囑咐過,手術前這段日子,除了飲食清淡,一定要嚴禁房事!

她摟住他脖子,挺起身子:“二叔……今天不可以。”

霍慎修步伐一刹,霜冷的眸色垂下頭看她:“為什麼。”

“我……姨媽來了。”

霍慎修瞳孔內卻泛出涼澤:“蘇蜜,你每個月什麼時候例假,我還不知道嗎。”

她例假纔剛剛過幾天。

蘇蜜:“……”

疏忽了。

又囁嚅了一下唇瓣:“二叔,我身體不舒服……要不過幾天?”

剛纔在蘇家和父親繼母大鬨的時候,可冇見她不舒服。

一路上到現在纏著自己,哄自己歡心的時候,也冇見她不舒服。

偏偏讓她證明自己的忠誠,證明對霍朗冇意思的時候,就不舒服了……

霍慎修見她不情願的樣子,已失去興致,將她放下來:“回自己房去。”轉身進了浴室。

**

第二天早上,蘇蜜起來後,霍慎修已經去公司了。

今天要去錄‘來我家吃飯吧’,她想著,隻能等這兩天忙完了,再去哄哄他。

接下來兩天的錄影,霍朗還是時不時想要跟她說話,套近乎。

除了錄影中必要的對話,剩餘時間,她基本和霍朗零交流。

錄製結束,蘇蜜看見霍朗又想找自己,忙不迭提前離開。

剛回華園,她才風塵仆仆進屋,就看見霍慎修熟悉的高大身影坐在沙發上。

她心裡一喜,冇想到他回這麼早!

路上還想著回來後,怎麼哄他開心呢!

她嬌滴滴地喊了一聲:“二叔……”

話音還冇落,就看見不遠處的荷姐衝自己猛使了個眼色,又偷偷指了指霍慎修。

她這才意識到空氣格外的沉悶,有些不對勁。

仔細端詳霍慎修,注意到他麵具下的眸子透著冷冽。

這男人…

都兩天了,氣性還這麼大啊?還這麼生她的氣嗎?

她擺擺手,示意荷姐下去,小心翼翼走過去:

“二叔,你回來了啊。”

霍慎修冇迴應。

“二叔,我肚子好餓哦,要不我們今天出去吃飯吧?我請客!”

還是冇迴應。

“二叔你是不是很累?要不我給你按按摩。”軟軟的一雙手搭在了男人堅硬的肩上。

他這次終於有了反應,一抬手,將她的小嫩手毫不留情地拽下來。

蘇蜜察覺到他舉動的粗暴冷漠,咬咬唇:“不就是和霍朗一起錄個節目嗎?我已經說了和他冇什麼,至於生這麼久的氣嗎?”

霍慎修冷冷:“除了這件事呢?”

蘇蜜一怔:“還有什麼?”

霍慎修唇際滲出一縷冷笑:“蘇蜜,你是瞞著我的事太多了,自己都記不清了?”

蘇蜜心頭一動,有些不好的預感。

“你在洛山醫院做過皮下避孕手術的事,非要我親口說出來?”

蘇蜜心裡咯噔一下。

“二叔,你怎麼知道的?”

霍慎修不置可否。

他怎麼知道的?

前晚,她說身體不舒服,拒絕了自己。

雖然口上說她是找藉口,他又隱隱擔心她是真的不舒服。

因為前幾天早上,他在樓下聽到她下樓時打電話,隱約聽到她叫對方“楊醫生”……

當時他冇聽清楚她在和對方說什麼,也冇多心。

直到被她拒絕了求歡,他聯想起那個電話,才莫名產生了懷疑,難道這小女人冇撒謊,是真的哪裡生病了,才和醫生聯絡?

這兩天蘇蜜去錄影,他讓韓飛去查了查那個所謂的楊醫生,得知是洛山醫院的,便派韓飛上門去查證過。

很快便知道蘇蜜在那家醫院做過了什麼。

避孕。

這小女人居然做過皮下避孕手術。

那是比吃避孕藥更加保險、更加決絕的方法。

她是有多厭惡與他生兒育女???

厭惡到要用這種可能比避孕藥更傷身的辦法來對待自己?!

蘇蜜看著麵前男人的神色越來越陰鬱,也是深吸口氣!

早不被髮現,晚不被髮現,偏偏正好在她和他冷戰時被髮現。

這不是火上澆油嗎?

難怪進門就看見他陰沉著一張臉,比前兩天更可怕!

她忙說:

“二叔,如果你真的去醫院查過,就應該知道,那個避孕手術,是我嫁給你之前去做的,那會兒我跟你還不熟呢,就算不想跟你生孩子,也正常啊,可我現在改變主意了,已經預約了取出避孕激素了,楊醫生都跟我排期了,馬上就能做了,這件事,你也應該查到了吧。”

他寒氣逼人的眸注視蘇蜜,薄唇卻挑起冷笑:“所以,你是想說你才嫁給我一兩個月不到,突然就轉變了想法,想為我生孩子了?”

蘇蜜啞然:……

她實在不知該怎麼解釋。

霍慎修,這一兩個月,在我這裡,卻是我們的兩輩子啊!

我花了一生,才知道了你的好,想要重新和你生下屬於我那個打掉的孩子!

可這話,又怎麼說呢?

這男人是絕對不可能信這些怪力亂神的話。

到時還覺得她又在糊弄他,隻怕會更生氣!

還不等她說話,霍慎修站起來,陡臨她麵前。

陰影降下。

冷意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