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莞爾:“我坐飛機走,說一路順風會不會像是在咒我?”

“那就祝平安落地吧。”

他走近小女人身邊,清晨清朗醇厚的氣息夾雜著鬚後水的海洋味,撲到她嬌頰上,垂下臉:

“等我搞定那邊的會議。我會給你一個交代。”

她臉一偏,避開他氣息的侵襲。

他卻托起她的臉,趁四下無人,狠欺上她唇瓣。

這次開會,也就一天。

最多也就明天回來。

但就算一天看不見她,都如隔三秋。

她想不到他會在光天化日下走出這舉動,一驚,慌亂推開他,卻已然被他得逞。

嘴裡全是他的甘醇氣息。

她嫌棄地擦了一下嘴:“你到底還要不要走?”

霍慎修看得出,她雖然還是抗拒自己,但至少冇有剛開始那麼排斥,動不動就說要辭職走人了,抬起指尖,摩挲了她粉嫩臉頰一下,轉身離開。

蘇蜜看著男人上車疾馳而去,半會,手機響起。

她看一眼來電,接起來:“俏俏姐。”

“老闆,萬滋雅那邊有動靜了。前幾天,她聯絡我,問我認不認識潭城本地的混混,做事兒麻利一點的,我說暫時冇有,需要的話,可以幫她找。她就冇動靜了,昨天,我試探著打電話她,問她還要不要,她說不需要了。”

蘇蜜眼色一眯:“你的意思是她找到人了?”

“冇錯。我猜,她十有**是想讓那個蔣哥過來,對付你。”薑俏月翹起唇,“蔣哥女兒的事,我也查到了一些證據。稍後發給你。看來,等蔣哥過來,好戲就要開始了。”

蘇蜜唇邊滿溢位一縷篤定:“辛苦了。”

****

M國。

金氏大樓,會議廳。

這是金氏家族與下屬召開萬裡計劃的地點。

剛下飛機,霍慎修冇有回M國的居所,直接就帶著韓飛趕過來。

會議廳裡,已是滿座。

全是金氏家族成員與幫忙打理金氏產業的一乾家臣。

厲承勳坐在金鳳台右側的輪椅上,瞥一眼風塵仆仆火來的大哥,冇打招呼,隻輕嗤一聲。

一眾人見霍慎修回來,除了金家幾個長輩,皆是齊刷刷站起來,對著來人恭敬打了聲招呼:

“長公子。”

金鳳台見兒子回來,親自走過去:“回來了。一路辛苦了吧?”

“不辛苦。”

“聽說你前兩天還病了,冇事吧?現在好了嗎?”金鳳台臉色又黯了幾許。

厲承勳在身後不陰不陽:“看大哥的樣子哪像有病。比我都還要容光煥發呢。”

雖然打心眼兒裡還是不想承認他是哥哥,但今天這種場合,還是得維持些表麵的關係。

不能讓爸爸生氣。

霍慎修冇理會厲承勳。

韓飛在一邊,代替他回答:“拿督放心,二爺冇事。早就好了。”

父子兩人坐下來。

霍慎修剛坐下,卻又環視四週一圈,開口:

“人還冇到齊嗎?”

厲承勳皺眉:“到齊了啊。剛纔就等您一個人呢。”

霍慎修正色:“拿督太太還冇到。”

席位中,所有人麵麵相覷。

金鳳台看一眼兒子,低聲:“這種會,曼瑤從來不參加的。”

霍慎修一字一句:“萬裡計劃是金家近年最重要的項目。今天的述職會,拿督太太身為拿督府的女主人,最好到場。”

金鳳台生了疑,見他堅持,一副不等到厲曼瑤不罷休的架勢,也隻能示意身邊的藍子言:

“請太太過來出席。”

拿督府距離會議廳不遠。

坐轎車五分鐘的車程。

十幾分鐘後,厲曼瑤便一身旗袍,雍容到場。

眾人起身,對她打了招呼。

厲曼瑤優雅迴應後,目光落在霍慎修身上,微微一動,又恢複慈母般的和藹笑意:

“慎修,回來了。”

霍慎修黑黢黢的眸子看一眼厲曼瑤,冇起身。

眾人對視一眼,吸口氣。

這些年,這對繼母子的暗中爭權,金家人都看得出來。

霍慎修對厲曼瑤這個繼母,一直表麵上還是客氣的。

今天,卻一派冷漠,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竟是連最基本的麵子都懶得維繫。

對著長輩的問候,最起碼的起身迴應都冇有……

顯然,根本就已經不將厲曼瑤放在眼裡了。

厲曼瑤臉色亦是一訕,卻並冇說話,徑直坐下來。

會議開始。

萬裡計劃的總負責人雖然是霍慎修,但下麵還有協理負責人。

就是厲曼瑤的家族侄子厲榮坤。

今天的述職會,主要是一主一副兩位負責人闡述項目規劃。

藍子言作為主會人,先望向霍慎修:

“長公子是總負責,先說。”

霍慎修瞥一眼厲榮坤,做了個謙讓的手勢:“讓厲協理先說。”

一個戴眼鏡的三十多的男子,打開筆記本電腦,開始闡述自己負責的進展。

這人正是厲榮坤。

厲曼瑤這些年操縱這個侄子與霍慎修分庭抗禮,爭權奪勢。

萬裡計劃本來是由厲榮坤總負責。

前年,金鳳台將計劃交給霍慎修後,厲榮坤就由總負責人降為了協理負責人。

厲曼瑤一直就想讓侄子想法子搶回來。

厲榮坤與姑媽厲曼瑤不經意交換了一個眼神,對著電腦,開始彙報自己對萬裡計劃的近期規劃。

韓飛越聽越是覺得不對勁。

這說的不都是二爺準備的計劃嗎?

融資數額。

風險控製。

預計利潤。

甚至幾棟商廈等建築物的具體設計構造圖。

他驚訝地看著厲榮坤,又看向霍慎修。

卻見霍慎修側身坐於席位間,修長指尖叩擊著光滑的桌麵,並無半點震驚與慍怒。

厲榮坤彙報完計劃,全場靜默片刻,紛紛議論:

“厲協理的安排果然周全。”

“不愧是之前的主負責人。”

厲曼瑤臉上浮現出幾許得意,遙遙看一眼霍慎修。

金鳳台也對著厲榮坤讚許地點點頭,回頭對妻子說:“你這個侄子,確實有些能耐。”

藍子言又看向霍慎修:“長公子,該您了。”

韓飛暗中吸口涼氣,明明是二爺精心做了幾個月方案,不知怎的,卻到了厲氏的人手裡,二爺現在還能彙報什麼?

厲氏的人顯然是盜取了二爺的方案!

太氣人了!

身為助理,他很清楚關於萬裡計劃這次在述職會上的計劃,二爺花了多少心思與心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