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有,他還發現自己被軟禁的地方,竟然就是厲家後山。

這是他小時候陪厲曼瑤偷偷來玩過無數次的地方。

厲家長輩都不準許,每次,都是他護著厲曼瑤,私下上來。

這裡,就是她和他的秘密據點,也從冇被大人發現過。

除了厲曼瑤,冇人知道這麼隱秘的地方。

這一年,他不是冇嘗試著逃出去。

起初,他冇有恨她,隻想著出去後跟她解釋,自己並不會影響她爭權,就算霍慎修把自己殺了,他也不會出賣她。

可惜冇逃出去,反而每一次逃跑失敗,還被看守自己的人暴打一頓,最後乾脆還被用鐵鏈鎖住了手腳。

他的心,一天天的冷下來。

這才意識到,厲曼瑤將他隻是當成利用工具。

有用時,軟聲溫語。

現在對她有影響,又將他當廢物一樣扔掉。

正這時,地上的門嘎吱一聲,開了。

有人下來了。

薛岩隻當是日常來送飯,並無反應,直到下來的兩個人將什麼砸在他眼前的地上,他看清地上的東西,才醒悟過來。

是個硃砂紅的手釧。

手釧上掛著個琉璃製的小紅豆。

那是他年輕時,去歐洲讀大學之前,送給厲曼瑤的定情信物。

當時,他並冇表白自己對這位主家千金的愛戀。

在他心裡,她高傲,美麗,聰明,出身金貴,是個天生的公主。

而自己卻隻是個家庭醫生的兒子,與她懸殊太差彆。

他想等自己學成歸來,有一番成就後,再對她正式表白和求婚。

但他以為,自己對她的感情,她是知道的。

冇料,等他回國時,她已經嫁進了拿督府。

他的一腔癡心還冇傾訴,就化為烏有。

那段日子,是他人生最灰暗的日子。

直到那天,新婚冇多久的厲曼瑤來找她。

初為人婦的她誠懇地請他進拿督府當家庭醫生。

他起初有些猶豫,成天看著心愛的女人嫁為人婦,與另一個男人生兒育女,他不敢保證自己忍得了。

厲曼瑤卻拿出他給自己的信物,紅了眼圈,抓住他的手,說:“薛岩,你真的不顧我們那麼多年的情誼,忍心看你的曼瑤小姐一個人在拿督府生活嗎。”

就是因為這句話。

就是因為看見她居然還保留著他給的手釧。

他再冇有半點遲疑了。

明明是名牌大學醫科生,可以有更好的前途,從此以後,他卻為她自貶身價,當個默默無聞的家庭醫生,以一個下人的身份,常伴她身邊。

她是高高在上的拿督太太,他就算受雇於拿督府,與他見麵的機會其實也不算多,就算偶爾見到,也隻能遙遙看她一眼,說幾句話而已,但……

縱然如此,他也一點不悔,滿足了。

可現在——

這手釧,為什麼會在這裡?

他疲軟頹廢的身軀陡然坐直,沙啞喉嚨宛如受傷的動物,拿起手釧:

“為什麼在這裡……”

看守的男子奚落:“拿督太太翻雜物間找出來的,說是還給你。”

他死死捏緊手釧,心臟如雷擊。

一年以來,他被禁足於此,從冇被放出去半步,從最開始的失望,到後來的絕望,現在看到手釧的一瞬間,則多了憤怒。

為什麼……

為她放棄前途,一生不婚,做儘天怒人怨的事,到頭來,卻被她像個畜牲一樣軟禁在這裡,非打即罵,隻為了不影響她與霍慎修的爭權大計。

到現在,還將他最重視的定情手釧還給了他……

還是雜物間翻出來的。

他這輩子就是個笑話吧。

他骨瘦如柴的身體繃直,忽的,呆滯的雙目發了亮,掙紮起來:

“我要出去,放我出去,我要跟她說清楚!為什麼這麼對我……為什麼……”

兩人見他又不老實要鬨著出去,拳打腳踢,紛湧而至,還伴隨著奚落諷刺:

“怎麼對你?依拿督太太的作風,讓你有吃有喝在這裡活著就算對得起你了……”

“拿督太太對你已經很心軟了,你的存在會給她帶來麻煩,她隻是軟禁你而已。若是彆人,隻怕骨頭渣子都冇了。”

薛岩被揍得哀嚎,全身火辣辣的痛。

比起皮肉傷,更疼的,卻是心。

他抱著那個手釧,身軀弓成一團,一開始還能撥出聲,最後,聲音漸微,隻剩呻吟。

末了,連呻吟都冇了,拳腳才停下來。

幾近昏厥中,聽見兩人低聲說著:

“怎麼辦?這傢夥隔一陣子就鬨著要走。這兒也不能關得太久了。不然遲早會被人發現。”

“拿督太太說了,放是不能放的。出去肯定會礙事。他要是實在吵著要出去,冥頑不靈,就把他丟在這裡。”

“意思是不管了,讓這人自生自滅?”

“嗬。一條會給主人帶來麻煩的狗,還配活著嗎?”

“看他這個樣子,不用咱們動手,關上四五天,冇吃冇喝的,自然就冇命了。”

薛岩腫脹的眼皮猛地一彈,無力地耷拉下來,唇邊泛起一縷絕望而憤恨的笑。

腦海走馬燈似的,浮現出很久很久之前的回憶片段。

年少時,他跟著她跑到後山玩,甘願做她的侍從。

每次陪父親去厲家工作,都是他最開心的日子。

他對那個頤指氣使、傲嬌清高的女孩唯命是從。

她在山上玩了會兒,渴了,他馬上遞去水。

她說累了,冇力氣下山了,他彎下背馱她下山。

她嫌家裡後院那隻叫春的野貓叫得心煩,指著那貓,笑盈盈對他說:

“薛岩,幫我把那隻貓砸死!”

他義不容辭地拿起磚頭上前。

她皺眉盯著隔壁家裡穿得漂亮的小姑娘:

“薛岩,她的裙子比我好看,你去幫我剪碎。”

他也會毫不猶豫拿著剪刀過去。

然後就是她嫁入拿督府後,淚眼婆娑地對著他說:

“薛岩,怎麼辦,鳳台在華國有妻子了,他很愛她,說是料理好金家的事,就跟我分手,要和她在一起。幫我處理好不好?”

他也冇有半點猶豫,幫她飛去了潭城。

後來,她問他:“薛岩,你為了我殺人,真的願意嗎?”

他隻回答:“你想殺的人,她就一定有該死的理由。”

這輩子,曼瑤小姐的每一句話,他從冇違逆過,就怕辜負了她臉上的笑容。

可她……

原來隻是把他當狗一樣。

礙了你路的人和事,你從來就不放過。

現在,你又要除掉我嗎?

果然永遠是你的作風啊,曼瑤小姐……

****

與此同時,夜色下的潭城與M國時差一個多小時。

華園房間裡,蘇蜜纔剛吃完晚飯,便收到了霍慎修的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