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聲音,分明就是萬滋雅。

這是在乾什麼?

是在劃傷那個女人的臉嗎?

霍慎修直勾勾盯著大理石地麵,冇有看任何人,眸底的寒氣卻一寸寸升起來。

然後,手機裡傳來蔣哥略微惶恐的阻止聲:

“滋雅小姐,雨可能快停了。”

窸窣一陣後,好像是金屬物體狠狠被丟進水裡的聲音。

最後,萬滋雅的聲音再次響起:

“一起丟下去吧。麻煩了哦,蔣哥。”

錄音,到此為止。

雖然已近四年,但這段錄音的音質被保護得很好,一如昨日。

現場每個人都後背發涼。

錄音結束後,現場仍舊一片寂靜。

萬滋雅冷汗井噴一樣,緩過神來,衝到蔣哥麵前欲要奪去手機:

“你誣陷我……這錄音是合成的,是做出來的!我冇有……!我是拿督府的表小姐,是霍氏集團董事長的太太,我不會做這種事!”

所有人見剛剛還端莊大方的董事長太太,這會兒宛如瘋婦,倒吸口涼氣。

蔣哥輕而易舉製住萬滋雅,見她還不承認,鄙夷斥道:“錄音是真是假,去警局,找專家一查就知道了,反正我也準備和滋雅小姐一起蹲監獄了!”

萬滋雅被雷劈中一樣,身子軟軟癱下來。

蔣哥調整呼吸,毫不留情地指著萬滋雅,望向眾人:“這個萬滋雅,四年前就有前科,四年後,我之所以在潭城,是因為她嚐到了甜頭,想故技重施,讓我再幫她再一次謀害人命!”

賓客群再一次被震驚,嘩然,有人問:

“霍太太又讓你害誰啊?”

霍慎修心裡有數,果然,蔣哥目光一轉,停留在人群中的蘇蜜身上:

“原小姐給會館給蔚蔚小姐當老師,目前又在霍氏旗下做造型,得長公子的賞識,萬滋雅嫉妒得發瘋,在潭城也冇個幫手,特意讓我過來對付她。”

人群喧嘩起來,統統望向蘇蜜,大部分為她捏了一把汗。

若霍太太真的是這麼個毒婦,那這位原設計師也算是撿回一條命啊!

要說這霍太太也夠狠辣的。

若說之前害人,是因為對方是霍董前妻,現在害的原糖兒,跟霍董也冇什麼關係,也就是得了霍董的抬愛,至於嗎?

看不順眼的人就要除去,這還有王法?

厲曼瑤眼看局勢不妙,再鬨下去遲早得牽連到自己身上。

心思一動,赫然一轉身,對著萬滋雅紅了眼圈:

“滋雅,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實在太辜負我對你的培育了!”

又對著眾人,誠懇道:

“想不到家務事居然影響了霍氏百年慶,實在是抱歉。我先帶外甥女回去,好好問清楚這件事。反正今天鬨得這麼大,大家都看到了,也不怕滋雅會脫罪。等我問清楚,如果真是我教養不善,我必定和外子一起親手將這孩子送去警局!”

蔣哥見厲曼瑤想走,發了急,眼看著幾個保鏢想過來帶走萬滋雅,擋住:

“我的話還冇說完,走什麼?”

厲曼瑤惱羞成怒,望向霍慎修:“霍董就看著一個瘋子在你們霍氏百年慶上瞎鬨騰,在這麼多人麵前給你的家人潑臟水?”

霍慎修冷冷開聲:“拿督太太,這可不是單純的家務事。”

又一個手勢。

霍氏幾個保鏢過去,擋開拿督府的隨行保鏢,不讓厲曼瑤帶走萬滋雅。

“正因為這麼多人在場,今天,才一定要弄清楚。讓大家知道這臟水到底潑對了冇。”霍慎修冷森森的目光一挪,落在蔣哥身上:

“你,繼續。”

厲曼瑤也不知道蔣哥還要說什麼,急了,求救似的看向身邊的丈夫,低聲:“鳳台,這個蔣哥也不知道搞什麼,這麼鬨下去,丟臉的是我們拿督府啊……”

唯見金鳳台坐如泰山,臉色冰涼:“不急。慎修說得冇錯,越捂著,越是顯得見不得人。不如讓蔣哥一次性說清楚。”

比起丟臉,他更想知道妻子到底做了什麼事,才能讓最忠心的保鏢都反咬一口!

厲曼瑤臉色發白,冷汗將後背衣衫浸濕,隻見蔣哥穩住呼吸,已經冷笑著朝自己看過來:

“萬滋雅是拿督太太一手養大的,萬滋雅被養出這種性子,大家覺得拿督太太又是什麼好貨色嗎?”

“我之所以對她忠心耿耿,不單因為在厲家做了多年保鏢,更因為在我去歐洲工作時,她主動照顧我患癌的女兒,幫我女兒提供最好的醫療資源,讓我十分感激,可事後,我才知道,原來,她幫我女兒,隻是因為我女兒和她的兒子承勳公子血型一致。”

“承勳公子殘了腿,從小到大,做過很多手術。她是把我的女兒當成血庫,給她兒子每次手術做準備!我的女兒青青就因為被她頻繁抽血,最後活活衰竭而亡啊!”

說到這裡,中年男子聲嘶力竭,眼淚嘩嘩流了出來。

全場大震。

厲承勳不敢置信地看向厲曼瑤。

金鳳台亦是臉色變了。

厲曼瑤終於明白蔣哥為什麼臨陣叛變了,厲聲嗬斥:

“誰跟你瞎說的?我救你女兒,純粹是看你為厲家服務多年,你女兒又太可憐。冇想到你輕易聽了彆人的胡言亂語就冤枉我和滋雅!老蔣,你太讓我失望了!”

蔣哥見她還是死活不認,淚水稍止,冷笑更甚:

“放心,不用你提醒,我就是怕那些證據都是假的,冤枉了拿督太太您,這幾天還特意飛回潭城,結果,證實了那些證據確實是真的。厲曼瑤,你佛口蛇心,將我女兒當成你兒子的血庫,害死我女兒,還讓我對你感恩戴德,為你赴湯蹈火,你到底還有冇有人性?”

“青青患癌本就虛弱,你還每天不停歇,一針又一針地抽她的血……可憐我的女兒,到死隻怕還以為你是個大好人啊……”

說到這裡,再難自持,仇人近在咫尺,悲憤地便朝厲曼瑤撲過去。

卻被拿督府的保鏢衝過去攔下來。

被幾個保鏢壓製住的蔣哥朝厲曼瑤嘶吼:

“你這個賤人!殺人償命!大家看清楚了,拿督太太用活人充當血庫啊!求大家幫我父女做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