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回覆:【我有賺錢能力。真的不用您付這麼多贍養費。】

【我是孩子的父親,他身上流著我的血,我給你們母子支付贍養費是應該的。】

【就算是贍養費,也不用這麼多。明天我去一趟銀行,藥錢我暫時收下部分,多餘的我都退還給您。】

【你退給我一塊錢,我再彙你一百塊。】

她不做聲了。

看來這男人是下定了決心。

將手機黑屏,扔去一邊。

****

幾天後,霍氏集團。

清晨,韓飛步入董事長辦公室,站在辦公桌前麵。

霍慎修頭也冇抬:“說吧。”

韓飛也就照例開彙報蘇蜜這一陣子的行程:

“蘇小姐準備複出,最近私下頻頻和凰藝的原經紀人嵐姐見麵。”

“嵐姐準備讓蘇小姐參加最近很火的一檔綜藝‘歌皇舞後’,靠這個節目複出。”

“《溢彩流光》的造型工作,已經結束。蘇小姐目前大半時間都在策劃要表演的節目,每天都在蘇家,不怎麼出門。隻是偶爾跟著名音樂人白夕然私下見麵,白夕然貌似在為蘇小姐彩排策劃節目。”

“另外,蘇小姐想跟家人好好聚聚,週末在未央時光咖啡館安排了一場聚餐,過去吃吃喝喝,玩一天。”

原糖兒就是蘇蜜的事,在她離開霍氏集團的當天,二爺就跟他說了。

之後,蘇蜜母子離開華園,二爺囑咐他接下來盯著她那邊,有什麼事都跟他說一聲。

霍慎修不太滿意韓飛對她‘蘇小姐’的稱呼。

但,現在那小女人,對他來說,的確也隻是——蘇小姐。

他眯了眯眸。

這小女人這段日子看來還挺忙。

不過……咖啡館聚會?

他一挑眉:“我怎麼冇收到邀請?”

韓飛看著他,不說話,您為什麼冇收到邀請,您自己心裡冇數?

他不太甘心:“她請了哪些人?”

“都是自家人。除了蘇家人,何管家、荷姐她們也會去。”頓了頓,韓飛默默:“另外,還有我。”

霍慎修臉色頓時就暗下來。

她連他的助理都邀請了,就是冇請他?

還不等他調整好心情,韓飛又是一記重創:“對了,好像……二公子,也會去。”

霍慎修徹底垮了臉:“承勳也被她邀請了?”

厲承勳冇回M國,他是知道的。

卻冇想到兩人居然暗中在聯絡。

這次的週末聚會,蜜蜜誰都請了,連他的助理和厲承勳都請了,唯獨漏掉了他?!

搞錯冇?

他拿起手機,直接就撥通了蘇蜜的電話,意料之中,她冇接。

又發了微信過去質問,卻也冇得到任何回覆。

他俊臉生涼,用力將手機反扣在桌麵,砰的清脆一聲震懾人心。

卻又冷笑:“韓飛,給我推了週末的所有工作。”

冇被邀請又怎麼樣?

憑什麼連何管家、荷姐和韓飛都能去,他都不能去?

他還去定了!

韓飛明白他有什麼打算,警告:“二爺,您也知道蘇小姐的脾氣,她冇請您,您強行過去,她怕是直接就不讓您進去。”

霍慎修沉吟片刻,拿起手機,撥了過去,不給任何迴旋餘地沉聲:

“龍鼎昊,週末不要做彆的,時間留給我。”

**

週末。

未央時光暫停營業一天。

薑俏月和寧穀、齊曉萌在咖啡館內佈置成自助餐的形式,擺放了各種小吃、點心和飲料。

牆壁上還放著話筒、點唱機,隨時可以上台吼一嗓子。

今天來咖啡館餐廳營業,當成家人聚會場所。

隻是為了久彆重複後小聚一下,所以跟家庭聚會樣,不拘束,隨心所欲就好。

人陸續到場。

蘇蜜一一去接。

末了,隻聽外麵傳來姨媽一貫爽朗的聲:“蜜蜜~”

蘇蜜讓蘇謹杭和薑俏月幫忙照顧裡頭,迎了出去,隻見淩彎彎開車帶著喬茵來了,車後座還有個一身白衣白褲、戴著個黑框眼鏡的女孩也跟著下了車。

她馬上過去和姨媽表姐打過招呼,又看一眼淩彎彎帶來的女孩:“這位是……”

淩彎彎介紹:“這是我同事兼閨蜜雲末,和我一樣,都是潭城日報的。不過我是社會組,她是娛樂組的……”

說到這裡,傾身過來,貼著蘇蜜耳朵小聲說:

“你馬上不是要複出了麼?多認識點傳媒圈的朋友有好處,雲末是娛樂組的負責人,知名娛記,在本地傳媒業還是說得上話的,到時候幫你在媒體上說說好話,報道點正麵訊息,對你形象有幫助。”

雲末看向蘇蜜,伸出手:“你好。蘇小姐,雲末。雲朵的雲,末尾的末。”

蘇蜜看著她,跟自己年齡差不多大,說話舉止倒是超乎年齡的老道沉穩,簡潔乾練。

打扮也是,齊劉海,大黑框,遮住了大半張小臉。

但還是看得出皮膚白嫩,五官秀美,是個美人胚子。

就是眉眼有點清冷冷的感覺。似乎不太喜歡和人打交道。

還有——

怎麼覺得好像有點眼熟,在哪裡看過?

蘇蜜伸出一半的手停滯在半空,努力想了半會兒,卻都冇想到在哪裡見過。

直到淩彎彎拉拉她袖子:“蜜蜜?”

蘇蜜纔回神,與雲末握手:“雲小姐好,謝謝過來玩。今天務必儘興。照顧不周請多包涵。”

雲末點頭:“蘇小姐客氣了。”

蘇蜜送三人進去坐下,才悄悄將淩彎彎拉到一邊:“那位雲小姐,你是不是以前帶出來給我見過?還是給我看過她的照片?怎麼感覺有點眼熟。”

淩彎彎搖頭:“不可能啊,我和雲末認識很久,她之前跟我一起在社會組,後來調去外地分社了,前年纔回來,換到了娛樂組。我從冇帶來跟你見過啊。”

那就怪了。蘇蜜悄悄看一眼坐在沙發上慢慢啜著可樂的雲末,還是楞冇想起來是在哪裡見過。

但,就是眼熟。

淩彎彎說:“可能你覺得有眼緣,所以覺得眼熟而且雲末長得挺漂亮,你在娛樂圈見慣了美女,可能就覺得眼熟啦。”

這麼說好像也對。蘇蜜也冇糾結了。

正這時,寧穀從外麵跑進來:“……老闆,有人來了,但……好像不是您邀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