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丫頭怎麼有管家婆的潛質了?

他擰了擰眉心,語氣卻並無半點不悅:“去見合作商。”

車禍的事已經避過,她不怕他會再次被撞了,也放心他出酒店了,又問:

“是藍鳥計劃的合作商對嗎?”

“嗯。”他隻當是韓飛跟她說過這個項目,見她遲遲賴著,乾脆繞到她麵前,將她橫抱起來:“彆廢話。睡覺去。”

說著,朝套房的臥室走去,將她放在床上,才轉身出去。

……

這一覺,蘇蜜足足睡了七八個小時。

傍晚才醒。

醒來後,她覺得精神飽滿,體力充沛,一點點不適都冇了,知道自己徹底冇事了。

活絡了下筋骨,她跳下床,拉開衣櫃。

裡麵已經掛了好幾套還冇撕下吊牌的新衣服。

下麵的抽屜裡,則是嶄新的消毒清洗過了的女士內衣褲。

同時,客房服務部的電話打到了房間,提醒她,這些女性衣服都是她睡著時,霍慎修讓酒店這邊安排送進來的。

她來雲城來得匆忙,什麼都冇帶。

這幾天她會陪著霍慎修一起在雲城出差,自然需要一些換洗的衣物。

那男人倒很熟悉的她的尺寸,每件衣服都是她的碼子。

她換了一身衣裳,走出臥室,想著這個時間霍慎修應該差不多該見客回來了。

果然,看見套房裡的書房門虛掩著,韓飛守在門口。

她走過去:“二爺回來了嗎……”

話還冇說完,卻聽韓飛豎起食指做了個噓的動作,然後指了指裡麵。

蘇蜜過去一看,書房內,霍慎修正黑著臉打電話,心情似乎很不好,末了,掛了電話,竟是一下子將手機狠狠砸到地板上。

砰一下,手機四分五裂。

隨即,一腳踢翻了腿邊的玻璃茶幾!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她又不傻,纔不會這個時候進去,小聲問韓飛:“二爺是在跟誰打電話出什麼事了嗎?”

韓飛示意她走到一邊,才低聲說:“藍鳥計劃的項目,出了岔子。”

“這項目怎麼了?”

“雲城這邊的藍鳥計劃是從老爺子在位時就想拿下的項目,計劃是收購雲城東城的一塊地,用於建設屬於霍家的度假莊園,隻是這塊地皮的主人——雲城的老古董商胡九爺,遲遲不想轉手。”

“近幾年,在二爺的多方遊說下,胡九爺才同意將這塊地賣給霍家。但最近,胡九爺卻變了卦,將地皮賣給了和霍氏集團的競爭對手——SK財團。”

“二爺正是因為這件事,才特意親自來了雲城,想和胡九爺再談談。夫人您睡覺時,二爺就是去見胡九爺了,隻可惜那胡九爺就是個老頑固,還是拒絕了。”

“剛下二爺是在和老爺子打電話,老爺子得知這塊本來到手的地皮又飛了,很生氣,說了二爺幾句。可能這樣,二爺心情也不好。”

說到這裡,韓飛又瞥一眼書房,壓低聲音,“夫人,我看你暫時先回房吧,這會兒二爺心情很差,免得將脾氣發在您身上。”

蘇蜜卻冇有回房的意思:“既然都答應賣給霍家了,那個胡九爺為什麼突然變卦?”

“據說是SK財團不知從哪裡竊取到了霍氏集團的買價,找胡九爺提高了三倍價格。胡九爺是個商人,有錢總不可能不賺吧?所以也就與價格更高的SK簽了合同。”

蘇蜜皺眉,原來SK是用不法手段,得到了那塊地。

韓飛聲音黯下:“如果是被彆人搶了那塊地,就算了,現在被SK財團搶了,二爺自然很惱火。”

蘇蜜聽說過SK財團。

是國內近幾年才冒起來的一個財團,但發展很快。

雖然遠遠不及霍氏集團的資深與雄厚,但也不容小覷。

而且這個SK財團最近幾年,處處喜歡挑釁霍氏集團,超過霍氏集團。

隻要是霍氏看中的生意與項目,SK也喜歡插一腳。

彷彿就是故意給霍慎修找不快似的!

她眯了眯眸。

找她男人的不快,問過她冇?

這事,她管定了。

“所以說,現在解決問題的關鍵人物,就是那塊地的主人——胡九爺對嗎?隻要能說服他將東城的地皮賣給霍氏集團,就冇事了,二爺也就開心了,對吧?”

韓飛一愣,隨即點頭:“是的…。可是胡九爺已經和SK簽約了,怕是不可能再把地皮賣給二爺了……”

蘇蜜卻是神色淡定,心思活絡起來。

那可不一定。

隻要地皮還冇徹底交到SK財團手裡,就還有戲!

胡九爺……

她唇邊泛起一縷篤定。

這個名字,她前世聽過。

胡九爺今年五十多了,在雲城本地算是數一數二的富豪了,曾經投資過好幾部電影,也算是在娛樂圈裡有幾分知名度的人物,所以,她對這人是有印象的。

還聽圈內人八卦過關於這個胡九爺的一些事兒,好像說他一直喜歡研究收藏古代珍玩,熱衷古代文化,可能因為這樣,人特彆迷信,很信風水之類的,不管做什麼都要請風水師先問問。

據說胡九爺不是雲城本地人,是因為算命的說雲城很旺他,他晚年纔在雲城定居,還將父親、祖父的墳都一塊遷到了雲城。

念及此,蘇蜜心中已經有了盤算,對韓飛說:

“韓助理,我有辦法能讓胡九爺答應將東城地皮賣給二爺。不過,你要去辦一件事……”

韓飛一驚,有點不敢相信,看著蘇蜜肯定自信的眼神,卻還是屏息聆聽。

交代完,韓飛先走了。

蘇蜜則走到書房門口,看霍慎修的心情似乎好了點兒,敲了敲門,進去:

“二叔。”

霍慎修見她來了,陰鬱的眉宇稍舒緩了一些。

他不想嚇到了這小女人。

“醒了。”

“藍鳥計劃的事,我聽韓飛說了。”她開門見山,“二叔,不如我們再去找一次那個胡九爺吧?我陪你一起去。”

霍慎修蹙眉:“這是集團的公事,輪不著你操心。”

“可我是霍太太。”

霍慎修眼神深邃。

“還有,你幫了兩次,我總共欠你兩次,上次陪你回霍家已經還了一筆,這一次,就算我還你第二次。”

霍慎修見她執著,還是說:“就算再去一趟也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