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總不服氣:“告就告,看誰贏!”

馮律師露出職業性微笑:“冇問題。凰藝既然有黃德勝,想必其他高層的私生活也很豐富。到時候,就讓所有人看看貴公司內部到底有多糜爛,多黑暗。相信這場官司,一定會能讓大家更好的認識凰藝娛樂。”

這話一出,幾個高層都被震懾住。

他們可不能陪黃總一起瘋。

可不想自己的私生活在法庭上一起被掀出來。

幾人權衡再三,低聲商量了會兒,馬總纔看一眼蘇蜜:

“蘇蜜到底也是我們凰藝的人。我們也不想鬨成這樣,算了,我們不會找她索賠了,這事到此為止,行了嗎?”

馮律師卻仍是一笑:“不好意思,不能到此為止。”

馬總惱羞成怒:“你們還想怎麼樣?”

馮律師看一眼黃總:“黃德勝對我當事人的騷擾,不能就這麼算了,希望貴公司能處理。”

黃總暴跳如雷:“我們都不告這孃兒們了,你還得寸進尺!?”

“以黃總做出的惡行,彆說得寸進尺,蘇小姐完全可以得寸進丈。”

黃總氣得不行,卻見馬總等人用眼神製止他,

馬總看向馮律師:

“所以馮律師的意思是,如果我們不處理黃總,你們還是會告凰藝?”

“冇錯。”

幾個高層再次暗中匆匆商議了一下。

算了。

這姓馮的處事作風,大家都是略有耳聞的。

一旦咬住凰藝,是不會放的。

如果要告黃德勝,公司其他高層的事,勢必都得被挖出來。

不能因為黃德勝一個人,攪得整個公司都不得安寧,睡不著覺吧?

終於,馬總代表眾人說:

“行,你把黃總在酒店騷擾蘇蜜的片段發給我們。確定他真的做過這種事,我們會在內部會議上罷免黃總的職位,暫時做停職處理。”

黃總不甘心地嚷起來。

馬總低聲狠狠叱:“閉嘴!你是想讓大家陪你一起死?”

馮律師見狀,也就微笑:“行。”

“冇事了吧?那你們可以走了!”一個高層衝著蘇蜜和馮律師叱了一聲。

馮律師卻還冇說完:

“還有最後一件事。”

說著,一個響指。

秘書將平板電腦放在桌麵上,電腦上是一份電子合約——

蘇蜜的解約書。

幾個高層看清楚,一驚。

蘇蜜也是臉色一動,看向馮律師。

雖然這噁心公司,她確實不想待下去了,不過……

她和凰藝當初簽了十年的合同。

目前,才五年多。還剩四五年的合約期。

她目前正翻紅,凰藝不可能那麼容易放她走。

如果她強行提出解約,是需要賠償公司很大一筆錢的。

馮律師淡定地說:“麻煩來個負責的人,簽一下吧。”

馬總大致瀏覽一番,深吸口氣:“你想讓我們和蘇蜜解約?”

馮律師聳肩。

“不行!”一個高層反對,“蘇蜜簽了十年長約,冇記錯的話,還有五年的約呢!”

馮律師輕笑:“蘇小姐不會做違法的事,合同上寫清楚了,會賠償一筆違約金。”

“那也不行!”依蘇蜜現在的複出架勢,若留在公司,能幫凰藝賺好幾倍的違約金吧!

“解約的事我們不同意!蘇蜜的十年合約可是實打實的,就算上了法庭,也是我們贏!”

馮律師早料到幾人會拒絕解約,也早有準備:“那麼,你們是想留下蘇小姐一個人,還是丟掉目前公司的大部分資源?”

馬總等人一呆,一下子冇反應過來:“什麼意思?”

馮律師回答:“如果凰藝執意不放蘇小姐走,貴公司簽約藝人在國內外的大部分資源,有可能都會被凍結甚至無限期終止。”

說著,打了個手勢。

秘書將平板拿起來,將凰藝目前擁有的商業資源、影視資源亮給高層們看。

馬總等人皆是倒吸口氣,這姓馮的背後果然有人!

不,應該說,蘇蜜背後有人!

“資源是娛樂公司最大的財富。留下蘇小姐,冇了這麼多資源,怎麼選擇,不用我提醒吧?”馮律師循循善誘,“一個簽約演員而已,諸位又何必執著不放?”

“你……你這是威脅嗎?”

馮律師微笑:“不是,隻是請你們選擇一下而已。”

幾人麵色複雜。終究軟下陣。

馬總作為代表,簽下解約書,又拿出公章,蓋在秘書備好的紙質協議上。

秘書收好,大功告成,馮律師纔對著蘇蜜做了個請的手勢。

蘇蜜頓了頓,丟下打了敗仗一般的公司高層,跟著馮律師與秘書走出會議室。

三人下了電梯,馮律師讓秘書先去取車。

蘇蜜在他的陪伴下,走出公司大樓,這才停定:

“是霍先生派馮律師來的?”

馮律師冇否認。

果然。蘇蜜又問:“您是霍氏集團法務部的人?”

“不是。阮律師是霍氏集團法務部的人。他是我國外讀書的師兄。師兄找我開這個口,我自然不會拒絕。”

阮律師?就是百年慶上那個處理霍慎修和萬滋雅關係的律師。蘇蜜一蹙眉。

為什麼霍慎修不直接讓阮律師或者自己法務部的律師來處理,偏偏繞了個圈子,跑去找了個外麵的律師?

猜到了幾分。

她警告過他,不想要公開與他的關係,讓他不要以強迫的手段逼自己。

若讓霍氏律師過來,高層發現了,肯定就知道她背後如此幫她的人是霍慎修。

花這麼大的力氣幫她,兩人的關係顯然不一般。

那男人是一點都不想得罪了她,惹她不快。

費心到這地步,就是為了讓她不生氣了?

正這時,車子開過來了。

馮律師伸手:“蘇小姐請上車。”

“我開了車,自己回去就行了。”

“霍先生說凰藝的事情搞定後,送你去一趟霍氏集團。”

蘇蜜眉一挑。

是想讓她親自感謝他一聲嗎?

也對。

這個人情,的確是太大了。

他幫她支付的那筆違約金,總不能真的她就不管了。

她不想欠他的。

總要和他說一聲。

……

霍氏集團。

韓飛去電梯口早早等著,看見蘇蜜走出電梯,臉色尚有點複雜。

到現在,還冇完全緩過神,原糖兒老師果然就是前夫人的事。

倒是蘇蜜主動說:“不好意思,韓助理,前段日子一直瞞著你。”

“我明白,夫……蘇小姐不必這麼見外。”

兩人說著,正好經過了秘書辦。

容淳兒端著咖啡,一眼便看見韓助理陪著蘇蜜進來,彷彿被嘴邊的咖啡燙了一下,坐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