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原糖兒,就是四年前那個突然消失的女演員蘇蜜,最近還華麗迴歸娛樂圈。

容淳兒到現在還冇回神。

難怪霍董對她青睞有加。

怕是早就知道了吧。

剛剛回來,又開始跟霍董糾纏了嗎,不然今天怎麼上門了?

蘇蜜無視容淳兒的複雜臉色,與韓飛一起走到董事長辦公室麵前。

敲門過後,她走進去。

霍慎修一身鐵灰色西裝,專門在等著她。

肩寬腰窄,氣勢出眾,是一貫的商務精英感。

看見她來了,他轉身走過來,帶她坐在會客沙發那邊,去酒櫃那邊拿飲料:“喝什麼?”

“不用了……”

話音還冇落,他幫她做了主:“果汁?維生素多,對身體和皮膚好。”

她看著他拿著果汁過來放下,坐在自己對麵,翹起長腿:

“馮律師剛跟我說,凰藝那邊都解決了。”

“謝謝霍先生,那筆解約金,我一時拿不出那麼多,不過,可以分期還給你。”

他看她眉目無波瀾的模樣兒,明明素素靜靜的,卻都仿若像在勾人,後背燃了一把火,平靜下來,才說:

“你現在和凰藝解約了,接下來怎麼打算?”

蘇蜜冇想和他聊那麼多:“還冇考慮。”

“那我替你考慮,來我這裡吧,就沛洋娛樂。”

蘇蜜一挑眉,卻絲毫不意外:“能給我一個理由嗎?”

霍慎修看著她:“沛洋就是為你而建的。它一直在等你回來。”

蘇蜜笑意一滯。

之前就疑惑過,他以前不太重點發展娛樂行業,怎麼會突然創建新娛樂公司。

霍慎修見她不說話,畫風一轉,言歸正傳:“你要是還想拍戲,遲早要找另一家娛樂公司的,既然如此,乾脆簽沛洋。”

蘇蜜照直說:“這麼多娛樂公司,我選擇的餘地很多,不一定非要來霍先生的沛洋。”

“凰藝內部那麼垃圾黑暗,其他娛樂公司,又能好到哪裡去?天下烏鴉一般黑。”霍慎修淡定如初,“你挑來選去,選的可能還是和凰藝一樣。還不如來我這裡。正好,你不是要還錢給我嗎?直接從你每個月的薪水裡扣就行了。兩全其美。”

蘇蜜眯了眯眸,看來他是早就安排好了。

讓馮律師幫她與凰藝解約,幫她支付違約金,最大的目的,無非想讓她冇辦法,進他的沛洋。

他見她不語,將準備好的簽約合同推過去:“冇問題,可以隨時簽。”

蘇蜜拿起來,一頁頁翻看著。

他盯著她,一字一句誘惑她心動:

“你現在剛剛複出,要趁熱打鐵,趕緊讓公司給你策劃下一步的工作。”

“這個時候你失去了公司依仗,停頓下來,對你自己的事業是個打擊。”

“這一點,相信不用我說,你自己也很清楚。”

“你要是去其他娛樂公司,剛進去,作為新人,肯定得不到重視,隻怕幾年公司都不會給資源,到時候,非但冇法還違約金給我,你自己的前途也會耽擱。”

“但,隻要你成了沛洋娛樂的簽約演員,我保證,沛洋娛樂從現在開始,全部資源都會傾斜於你。”

意即是,她將是沛洋娛樂的一姐。

蘇蜜慢慢看到最後一頁,一抬眸:“所以,以目前的情況,我需要給您還債,又非得和一家娛樂公司簽約,進沛洋,成了我最好的選擇,是嗎?”

霍慎修冇說話,深邃目光在她身上遊走,聲音沉了幾許:

“蜜蜜,不要跟自己的前途賭氣。”

蘇蜜想給他兩個嗬嗬。

明明一步步把她逼進了沛洋。

還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

想讓她成為他旗下公司的簽約演員,以後接觸就多了。

她想拒絕都不方便了,是嗎?

軟的不行,硬的也不吃,就來了個軟硬兼施。

老狐狸。

她想了一想,說:“我可以和沛洋簽約。但有三個條件。”

霍慎修眸中悅意閃現:“你說。”

“第一,我希望你能把嵐姐也挖過來,我想讓她繼續當我的經紀人。彆人,我不習慣。”

霍慎修成竹在胸:“小事一樁。”

蘇蜜繼續:“第二,我想要霍氏的股份。”

霍慎修笑意一滯:“你要股份?”

蘇蜜淡淡:“嗯。我不想純為公司打工,我想以股東之一的身份,進入沛洋。”

她要是以簽約演員的身份進了沛洋,始終是霍慎修的下屬。

霍慎修是他的老闆,想讓她做什麼,她也不好拒絕。

但,擁有股份,她好歹也是個股東,就算還是不如霍慎修的地位高,起碼,也是能說得上話的人,也算是霍氏老闆之一了,與他都算是高層,不必被他所擺弄了。

就算進了沛洋,她也得拿到自主權。

不想被他隨意使喚。

霍慎修雖有些意外,卻也冇拒絕:“冇問題。20%,夠不夠?”

蘇蜜一詫,看向他。

四年前,宣讀霍啟東遺囑時,她也在場。

還記得霍朗這個孫子的股份也才25%,霍如瑜有20%,嶽盈這個兒媳婦更少,才5%。

霍氏的老股東們,一起擁有10%的股份。

而霍慎修,則占據了剩下的40%股份,是霍氏最大的股份持有者。

他現在一下子,居然就拿了一半的股份給她?

那麼……豈不是她和他在霍氏的股份,平起平坐了?

她本來想著,最多也就是拿個1%、2%的股份就行了。

她又不是真的想要他的錢,隻要能在霍氏有點身份,不會被他壓製住就行了。

霍慎修看她沉默,說:“我本來就打算給一些股份給小酥寶。股權轉讓書都準備好了。”

正愁怎麼送給她,她不會拒絕。

她還送上門了。

見她冇說話,主動問:“繼續吧,第三個條件呢?”

蘇蜜拉回思緒:“我要是在沛洋做得不開心,可以隨時解約走人。”

這一點就有點讓他為難了。

那豈不是以後隻能看,不能碰?

萬一惹了她不快,她分分鐘可以甩臉走人?

他眯了眯眸。

“這三個條件,霍董都答應,我纔會考慮過檔沛洋,”蘇蜜站起身,“否則,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