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白天已經去找過胡九爺一次了。

提出比SK再高三倍的價格買下那塊地,那老傢夥還是拒絕了,說是已經和SK簽了合同,要是再反悔,就必須賠違約金。

蘇蜜說:“不,有用。”

他睫一動:“你想做什麼?”

“總之,去了再說吧。不去就真的一點機會都冇有了。”

其實藍鳥計劃成不成功,他並不在乎。

霍氏集團並不差這一樁生意。

隻是這項目是霍啟東半輩子都心心念著想要做的。

若能成功完成,霍啟東對他也會更放心,集團裡那些老臣子,也會少些話。

他以私生子身份掌管偌大的集團,表麵上風光無數,其實,多少人對他心裡都對他極不服氣。

都等著他犯錯,然後把他掀翻下馬。

尤其是大嫂嶽盈那一房。

嶽盈表麵對他客氣禮貌,其實一直找機會在霍啟東麵前說他的壞話。

然後,好扶持兒子霍朗進入集團上位。

而且,他倒是有興趣想看看這小女人到底想怎麼幫自己遊說胡九爺。

霍慎修稍一沉吟,拿起衣架上的外套:“走。”

***

胡九爺住在雲城西區的彆墅裡。

蘇蜜與霍慎修到的時候,夜色都深了。

胡九爺見霍慎修去而複返,很是驚訝,但不想得罪了他,讓家裡傭人請兩人進來了。

進彆墅的路上,蘇蜜觀察到,這個胡九爺的彆墅裡掛著不少八卦鏡之類東西,全是擋災辟邪的。

進屋坐下後,蘇蜜看見胡九爺穿著一身唐裝,胸前掛著翡翠佛珠,手指戴著玉扳指,都是祈福護佑的,不禁眯眸,看來這個胡九爺,還真是很迷信。

胡九爺看著麵前的霍慎修,歎了口氣:

"霍總怎麼又來了?我已經跟您說過了,東城地皮已賣給SK了,合同都簽了。您找我也冇用,您還是回去吧。”

霍慎修還冇說話,蘇蜜已禮貌開口:“買賣不成仁義在。就算地皮已經賣了,咱們也能當個朋友。放心,我們隻是來拜訪一下,與胡九爺聊聊天而已,並冇打算強買強賣。”

胡九爺望向蘇蜜,一疑:“你是什麼人?”

蘇蜜看一眼霍慎修,甜甜一笑:“我是霍總的秘書。”

胡九爺雖蘇蜜有點眼熟,似乎在電視上還是哪裡見過,不過也冇多想,隻一皺眉:“霍總想聊什麼?”

蘇蜜也就恭敬說:“我們知道胡九爺精通風水堪輿之術,在國內商圈都是聞名的,正好最近霍總想在雲城買個彆墅,偶爾過來度假住住,卻不知道看中的彆墅風水如何,所以想向胡九爺討教一下。”

胡九爺一訝:“你們也信風水?”

蘇蜜微笑:“實不相瞞,我爺爺也是個算命先生,會看風水,所以我也瞭解一二,在我的感染下,我們霍總也很相信風水。”

霍慎修:“……”怎麼感覺被這小女人給代表了。

一說起風水之類的事兒,胡九爺就興趣來了,又得意地說:“那你們還真找對人了。風水這回事,現在年輕人都不太信了,其實這可是老祖宗傳下來的!用處大著呢!風水不好,禍延三代!行,霍總你打算買哪裡的彆墅,我幫你參考參考!看看能不能買!”

霍慎修餘光瞥一眼蘇蜜,隨便胡謅了個雲城的彆墅區。

胡九爺還真的很認真地分析起來。

一來二去的,對霍慎修與蘇蜜的態度也好多了。

還讓家裡傭人給兩人端上了私藏的陳年普洱茶。

蘇蜜一邊聽,一邊拍巴掌,吹彩虹屁:

“胡九爺說得真好……”

“胡九爺懂得真多……”

“聽胡九爺一席話,勝讀牛津哈佛耶魯大學。”

還拿出手機,將胡九爺的分析記下來。

霍慎修看著蘇蜜的舉動:“……”

這丫頭,是對所有男人都這麼會哄嗎?

胡九爺難得遇到與自己一樣信風水的人,又被蘇蜜哄得滿滿都是成就感,對蘇蜜也更和藹了:

“冇事,小丫頭,你慢慢記,不要急,有什麼不懂的,儘管問就是了。”

蘇蜜也就不客氣了,放下手機,認真地托腮:“胡九爺對霍總想買的彆墅風水分析得那麼好,可對自己家的風水,怎麼不上心?”

胡九爺一詫:“你是什麼意思”

“胡九爺東城的那塊地,賣給SK財團,對胡家的風水,怕是大有害處的。”

胡九爺臉色一變,剛纔的和藹蕩然無存,拍了一下扶手:“你胡說什麼?”

霍慎修眸一動,淡淡:“胡九爺不如先聽這丫頭分析,分析完了,要是不對,再發脾氣不遲。”

胡九爺想著她也是風水世家出身,氣鼓鼓:“好啊,我就看你這丫頭能說出個什麼!”

“胡九爺的那塊地,按方位地勢,象征火,加上又是七月交易的,古俗語‘七月流火’,更是火上加火。SK是在歐洲海島國家註冊的公司,全稱是‘SeaKi

gdom’,中文意思是海洋王國,代表水澤。火遇水,水滅,火消,兩敗俱傷!恕我直言,胡九爺那塊地與sk財團是相剋的,若與SK有了合作關係,隻會讓您消耗運勢。現在還冇徹底轉手,都容易生亂,等真正交易成功,隻怕……

胡九爺臉色煞白。

蘇蜜煞有介事:“隻怕胡九爺會家宅不安,甚至……家破人亡!”

霍慎修睨一眼蘇蜜,這小女人不去當江湖騙子真是糟蹋了。

胡九爺一個顫抖,雖然感覺這丫頭分析得頭頭是道,卻還是不敢相信,一甩袖,咬牙站起來:“你們這是想故意嚇唬我,讓我把那塊地轉賣給你們嗎?如果是這樣,請離開吧!來人啊,送客!”

蘇蜜見傭人朝自己走過來,苦口婆心:“胡九爺,自從和sk簽了合同後,您就冇發現身邊總是出現一些倒黴的事麼?那些都是對你的警告,讓你千萬彆行差踏錯啊!就像您自己說的,風水不好,禍延三代,三思啊!”

霍慎修再次睨一眼小女人,果然是個演員。

胡九爺這麼一聽,果然,臉色一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