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兒子之前身體不太好,常年奔波於醫院,現在好些了,所以,我回來了。”

“他是我的驕傲,我從來不會不承認他,也冇有想隱藏他的意思。”

“我從來不覺得女性作為單親母親就是一種恥辱。”

“早就想對大家說,隻是一直冇有機會,今天正好。”

“他叫小酥寶,三歲了,社牛症患兒。”

“因為曾經在國外長大,中文說得有點不太標準,也經常用錯成語,但在我心目中,永遠都是最會說話、最厲害的小朋友。”

“我真心想和大家一起分享我人生最大的喜悅。”

說到這裡,語氣滿滿都是寵溺,然後,轉過身,對著台後的工作人員打了個手勢:“有勞。”

台上燈光暗下。

大螢幕上,閃現過一張又一張照片。

全是小酥寶從剛出生到現在與蘇蜜的合影。

當然,為了照顧未成年人星二代的**,小酥寶的臉上都打上了各種可愛小表情包。

導演和主持人都是一愣,他們都不知道這個安排!

顯然,蘇蜜是早就做好準備了!

指不定,連被偷拍她都提前知道了!

照片一張張地劃過,引得台下人的心都化了。

雖然看不到小酥寶的臉蛋,但小奶娃的童真舉動,讓每個人都為之傾倒。

蘇蜜和小酥寶母子兩的合影,也讓人為之動容。

最後,螢幕上出現短視頻。

視頻裡,小酥寶臉上還是個維尼熊的圖案,遮住了臉,奶聲奶氣、萌融人心的聲音飄到了全場:

“各位小葛格小姐姐請多雞翅(支援)我麻麻,給我麻麻打call!小酥寶給你們拜個早年了!”

這話更是引得台下一片被融化的聲音:

“啊啊啊我死了。”

“太可愛了吧。”

“好想捏他的臉蛋肉。”

“我本來隻是路人,現在成蘇蜜兒子的粉絲了。”

“蘇蜜要不要考慮讓小酥寶進入娛樂圈成童星啊?”

“人家就偷偷生了個孩子,有什麼罪啊?現代女性,連自主生育權都冇了嗎?”

蘇蜜看著台下被小酥寶隔空征服的觀眾評委,舒了口氣。

這照片視頻,是早就準備好的。

就等著有朝一日小酥寶的事被某些有心人宣出來,就能用上。

今早在幼兒園她離開時,也察覺到了有人在後麵盯著自己,拍下了照片。

她知道有人在陰自己,也懶得回頭去追究。

乾脆就順水推舟,藉機公開了小酥寶的存在。

凰藝。

顏蕊蕊看著ipad上正在直播的歌皇舞後現場,氣得臉都紫了。

前幾分鐘,還等著看好戲。

局麵居然短短時間被反轉!

蘇蜜居然留了一手!

居然早就備好兒子被髮現後的後招兒!

秀兒子的照片視頻一出來,把全場的人都打動了!

一個離婚獨立撫養孩子的女評委甚至被打動哭了,最後抹著眼淚說,蘇蜜在她心目中已經是冠軍了,後麵的每一場,都會給蘇蜜最高分。

氣得她差點冇砸了ipad。

顯然,今早蘇蜜發現了自己在幼兒園被拍到,隻是故意冇做聲!

這下好,冇讓蘇蜜成為眾矢之的,被釘上恥辱柱,反而給她的複出之路增添了光彩!

她咬咬牙,又進了蘇蜜的微博。

果然,最新一條更新下麵的評論轉發,已破了十幾萬。

【蜜蜜,更愛你了!】

【這幾年就你一個人照顧小朋友嗎?辛苦了。】

【蜜蜜,希望你以後能多發小酥寶的照片啊。】

【就隻有我一個人想關注一下蘇蜜的產後恢複術嗎?是怎麼才能生了個三歲的孩子,還能像少女一樣?】

嗬,很好。

這下反倒讓蘇蜜在粉絲眼裡都籠罩上一層聖光了!

顏蕊蕊燒紅了眼睛,用力ipad反扣在桌麵上,換衣服去工作了。

其實,最近她也冇什麼工作,就是在公司的攝影棚裡拍拍廣告。

她這個網紅的紅利,也差不多快吃光了。

最近工作量驟減,接到的戲,都是四五號配角,或者一些不知名廠商的廣告。

看來又得找公司高層套套近乎了…

顏蕊蕊拍完廣告,一邊離開公司,一邊滑著手機,翻看聯絡人名單,然後撥通,嗲裡嗲氣地說:

“崔總啊,蕊蕊啊。……今天怎麼冇在公司看見你啊……我今天來公司拍廣告,還想順便找你呢……哎喲,人家想你嘛……好,等會兒老地方見,不見不散哦。”

取車後,風馳電掣便離開了大廈。

不一會兒,到了城郊的一家會員製酒店,下車進去。

與此同時,後麵的一輛車緩緩跟上,停在酒店門口。

薑俏月看見顏蕊蕊進去,拿起手機:

“老闆,顏蕊蕊進去了城郊這邊的一家會員製酒店,和她在凰藝的高層崔總幽會。”

“我知道了。”

“要我直接通知娛記過來嗎?”薑俏月已等不及看好戲了。

電話那邊,蘇蜜眯了眯眸,說:“暫時不用。接下來,我來處理。”說罷,掛了電話。

早上在幼兒園發現被跟蹤後,蘇蜜便記下了跟蹤自己的車牌號,發給薑俏月去查。

發現車主是業內的一個私家偵探,專門為小明星做事的。

再一查,就知道他最近接了顏蕊蕊的工作。

所以不用說,就是顏蕊蕊派他來盯她的梢,揭她的短!

真冇想到這個顏蕊蕊對她的怨氣這麼深。

都不在一家公司了,對她還是窮追猛打,生怕她複出太順利。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她也不會忍氣吞聲。

顏蕊蕊既然挑釁到了眼前,她也隻能打回去。

她立刻讓薑俏月去反盯顏蕊蕊。

顏蕊蕊本就靠黑紅起家,背景不乾淨,冇什麼好名聲,根本不怕被人罵。

通知娛記堵人,最多就是讓她和高層的桃色新聞鬨上網,反而還讓她又黑紅一把。

反而還便宜她了!

想到這裡,蘇蜜眸色一動,進入手機聯絡人名單,撥通了一個電話,臉上露出久違的笑容:

“如瑜,好久不見了。”

那邊沉默半天,響起女子驚喜的聲音:“蘇蜜!!!”

“是我。”

霍如瑜很是興奮:“……啊啊,我看你複出上了那個什麼節目後,早就想聯絡你,可你換電話了,我問二哥,他又不跟我說……還正想找機會直接去找你呢,冇想到你自己找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