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蜜穩住心神,沉吟許久:“dradam,玹知萬一真的複發了,除了找配型者,你之前是不是還說過,可以用同胞兄弟姐妹的臍帶血也可以?”

dradam一訝,隨即說:“是的,不過……玹知有兄弟姐妹?原,你還有其他孩子嗎?”

蘇蜜輕聲:“先不說了。有事再聯絡您。”

**

醫生過來給小酥寶測量了下體溫,確定冇什麼事了,說是可以出院了。

蘇蜜說了聲謝謝,要去辦出院手續,負責接送小酥寶的保鏢敲門進來:

“蘇小姐,手續辦好了,費用也都結清了。車在外麵,我送你們回去。”

她知道都是霍慎修臨走前安排的,給小酥寶穿好衣裳,抱著出去。

回了蘇家,蘇謹杭得知小酥寶昨天生病了,蘇蜜在醫院照看著,今天冇去公司,在家裡等著。

看外甥冇事,他放心了些,讓秋姐抱小酥寶回房休息,又看向黑眼圈都出來了的蘇蜜:“蜜蜜,你也趕緊去補補覺。”

蘇蜜回房洗了個澡,卻拿出檢查結果單,又看了一遍,眉頭凝結起來,壓根睡不著。

這些年,小酥寶生病後的經曆,一件件在腦海裡徘徊。

小酥寶確診後的驚嚇。

每一次進出醫院的操心。

每一次骨髓配型失敗後的淚水。

統統破開閘門,湧現出來。

小酥寶好不容易纔康複,她再不想再回到以前。

可……現在的檢查數值,的確很危險。

dradam也說過,這種病一旦複發,可能比初發更加凶險棘手。

念及此,她感覺心臟快要蹦出胸腔,冷汗也從蒼白的額頭上沁出,慌亂感驟升。

撐住牆壁,踉蹌著走到抽屜邊,拉開,拿出壓在兩本書下的一個未開封的白色小藥瓶。

她看著那藥瓶,唇邊滲出一縷苦笑。

那是抗抑鬱藥。

三年前,她生了小酥寶後,得過一段時間的產後抑鬱症。

這件事,她誰都冇告訴,包括哥哥和原曳他們。

隻一個人默默吃藥,纔好些了。

之後,小酥寶得了急性白血病後,她因為害怕失去兒子,擔心受怕,又複發過一次,卻還是默默承受了下來。

這個秘密,就是她之前對霍慎修冇說完的事情。

雖然後來再冇發作,但為了保險起見,還是把抗抑鬱藥一直放在身邊。

本來以為再不會吃這藥了。

冇想到,這次因為小酥寶舊病可能複發的事情,又有發作的跡象了……

她倒出兩粒藥,乾吞下去。

坐下來休息了會兒,情緒終於鎮定住了。

腦子裡的思緒,也漸漸厘清了。

無論如何,小酥寶是她前世冇能生下的孩子,今生安全誕生,就算生了重病,她也不絕不會放棄,絕對不會讓他再承受一點苦難。

萬一小酥寶真的舊病複發,她得提前做好準備。

不能再像第一次那樣,發生了,再手忙腳亂找配型。

想著,她決定了什麼,拿起手機,撥給了霍慎修。

那邊卻關機了。

難道已經去外地見客戶了,在飛機上?所以關機了?

她又打了個電話給韓飛。

一問,果然,韓飛說霍慎修今早離開醫院後去京州見客戶了。

集團這邊有重要項目,他要代二爺留下來處理,冇過去,這次是由容秘書陪著過去的。

她問過了霍慎修在京州入住的酒店後,掛了電話,便換了一身衣服,把手機和身份證等隨身物品塞進一個包裡,背上,走出房間。

蘇謹杭看她要出門的樣子,一詫:“去哪?今天有工作嗎?“

“我去一趟京州。哥,麻煩你幫我照顧一下小酥寶。”打了聲招呼,她出了門。

到了機場,她買了一張飛往京州的最近時間的機票。

三個小時後,她的人,已經站在了京州飛機場的門口。

一下飛機,撲麵而來的寒風,讓她感受到了與潭城不一樣的溫度。

潭城天氣已經很涼了,不用說地處北方的京州。

她來得太急,也冇換厚衣服,這會兒也冇時間去買衣服,打了輛車,就先去了霍慎修下榻的酒店。

到了酒店,她打電話給霍慎修。

這次開機了,卻半天冇人接。

外麵很冷,她抱著雙臂進了酒店大堂,繼續打電話。

終於,那邊接起來,卻是容淳兒清清冷冷的聲音:

“你好。”

蘇蜜一頓,說:“你好,我是蘇蜜。”

容淳兒看到了來電,並不意外:“有什麼事?”

“我找霍董,麻煩把電話給他。”

“霍董現在在和大客戶談項目,說了全天不讓人打擾,手機暫時由我保管。”

蘇蜜頓了頓,問:“霍董大概談到什麼時候?”

“不確定呢。”

“那我就在樓下等著,麻煩你等他談完跟他說一聲,說我找他有重要事。謝謝。”

容淳兒眉頭一緊:“你來了京州?還在我們酒店樓下?”

“是。”

容淳兒無聲輕嗤,半會兒,才說:“行,那你等著吧。”

蘇蜜握著被掛斷的電話,坐在大堂的沙發上。

可能是外麵太冷,剛進來,室溫又很高,溫度的懸殊,讓她一下子冇適應,打了個噴嚏,渾身發冷。

她想出去買件厚點的衣服,卻又怕霍慎修隨時會下樓,到時候錯過了。

乾脆抱住手臂,將自己攏成一團,好讓溫度不流失。

……

樓上房間,容淳兒看一眼霍慎修的手機,沉默須臾,將蘇蜜剛打來電話的記錄刪除掉。

這個女演員,四年了,還不放過霍董。

居然還纏著霍董,還跟來了京州。

這是想乾什麼?

重要事?就是想勾搭霍董吧。

不過,霍董對她一直都不一般,為了她還幾次朝她這個老臣子發脾氣,她也不好明著拒絕。

萬一這狐狸精跟霍董告狀,豈不是自己吃虧?

想等就等吧!

她將手機放回櫃子上,去做自己的事了。

……

傍晚時分,霍慎修和客戶聊完項目,從樓上的臨時包廂裡出來,下樓,回了套房。

容淳兒也從隔壁房間過來,將手機遞給他。

霍慎修翻了下手機。

容淳兒垂下眸,拉開話題:“霍董和客戶談得怎樣。”

冇看到那小女人打電話或者發資訊來,他有點失落。

本來想著因為小酥寶生病了,她和自己距離更拉近了。

指不定今天會主動跟自己打電話,說一下小酥寶的情況。

他不耐煩回答:“輪得著你過問嗎。冇你的事,去忙自己的。”

容淳兒默默退出房間。

剛回到自己的房間,酒店前台打來電話:

“容小姐,樓下有位蘇小姐問霍先生回房間冇,想找霍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