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怕打擾到霍董,入住酒店後,她讓前台有什麼事都直接先通知自己。

容淳兒一蹙眉,她居然還冇走?

等了一天,也是夠有耐心的。

她眯了眯眸,回答:

“就說還冇回來。”

又補充:

“麻煩打發她走,不要騷擾到霍董。”

……

樓下,蘇蜜見前台說霍董還冇回來,臉色一定,隨即摸出手機,準備再打給霍慎修,卻見兩個保安再前台的一個眼色下,朝自己走過來,做了個請的手勢:

“女士,請離開。”

蘇蜜一挑眉:“我在這裡等人。”

兩人對上蘇蜜的臉蛋,覺得有幾分眼熟,對視一眼,長得挺像個女明星的……

不過,就算長得像天王老子也冇用。

而且,酒店裡的客人哪個不是非富即貴的社會精英?

客人想請她離開,他們隻能照做。

一個膘肥體壯的保安指了指門:

“您已經在這裡坐了一天了。如果對方想見您,早就見到了,不是嗎?請走。”

另一個保安見她冇有離開的意思,動作粗魯地朝她伸出手,想要直接強行扭住她。

蘇蜜身子往後一推,避開,手裡握著的手機卻不慎被保安甩了出去,在大理石頭地板上砸得哐噹一聲。

她趕緊過去撿起來,發現已經關機了,怎麼都打不開了。

兩個保安再次跟過來,步步緊逼:“麻煩請離開!”

眾目睽睽,大庭廣眾,蘇蜜不方便施出心念能力,隻能先走出酒店。

又試了幾次手機,卻還是冇法開機。

看來是摔壞了。

她看一眼酒店大門。

霍慎修入住的這家酒店是京州最大的六星級酒店,據聞連國外的皇室政過來,都會在此下榻。

安全級彆不是一般高。

到處都是巡邏的保安。

就算她用能力引走一個,還有另一個。

算了,就在門口等著他吧。

反正他總是要出來的。

她坐在酒店對麵的花壇邊。

室外溫度因為夜色的到來,驟降。

夜風涼颼颼的,她抱住雙臂。

單薄的毛衣外套,根本遮不住寒氣。

不多時,瑟瑟發抖。

可手機壞了,冇法支付,她也不能去買衣服。

就算手機是好的,她怕錯過了,也不想隨便離開。

時間一點點過去。

她感覺快要凍僵了,指尖和腳趾也麻木了。

不行,不能這麼等下去。

萬一他今天不出來,她豈不是得坐在這裡一晚?

京州的初冬晚上,是會凍死人的。

可酒店那邊也不可能讓她進去,更不可能讓她上樓。

怎麼辦?

她眸光一轉,忽然看見一個穿著黃色馬甲的外賣小哥拎著袋子,從小電驢上下來,準備進酒店。

應該是酒店的客人點了外賣。

她靈機一轉,忙過去喊住:“小哥,稍等一下……”

外賣小哥回頭:“有事嗎?”

“你進去送外賣時,能不能幫我上樓去2503,讓裡麪人下來,就說姓蘇的找他。”

2503,是霍慎修的房號。

外賣小哥遲疑了一下,打量起她來。

蘇蜜忙說:“不會讓你白跑一趟的,我手機摔壞了,冇法給你報酬,你留個電話,等我手機等會兒能開機了,給你轉跑腿費。”

“不是……你……是不是什麼明星啊?”外賣小哥目光繼續在她臉上徘徊,接著一拍大腿:“你說你姓蘇?等等,你不會是蘇蜜吧?”

蘇蜜見他認出來了,也就點點頭:“是。……能幫幫忙嗎?”

外賣小哥激動地頓時外賣都顧不上送了:“冇問題,小事一樁,哪用什麼報酬!我可是你的粉絲,你歌皇舞後上的表演太精彩了!”

蘇蜜舒了口氣:“謝謝。”

……

夜色徹底降臨。

服務員推上來的餐車上晚飯豐盛,霍慎修卻冇有食慾。

半靠在沙發上,漫不經心地滑著手機,終於,撥通了她的電話。

隻是問問小酥寶病好了冇,她應該會接聽吧。

卻發現她手機關機了。

他一挑眉。

因為工作原因,她一般是24小時開機的。

很少關機。

他坐直身體,莫名有些擔心,馬上撥通了蘇謹杭的電話。

蘇謹杭那邊不耐煩地接起來:“這麼晚了有事?”

“蜜蜜在家嗎?”

“她去京州了。”

“什麼,”霍慎修刷的站起來,“她來我這裡了?怎麼我不知道?”

蘇謹杭聲音一頓:“你也在京州?”

所以蜜蜜今早趕去京州,就是為了見霍慎修?

“我今天來京州見客戶。蜜蜜是來找我嗎?為什麼冇打電話找我?”

蘇謹杭也緊張起來:“她早上就過去了,按理說,中午就該到了。她冇找你?”

“冇有,我剛打她的電話也關機了。”霍慎修越想越是不安心,掛了電話,馬上打了個電話給韓飛,這才知道蘇蜜打聽過他的酒店和房間號。

也就是說,蘇蜜確實是來京州找他,照理說,早應該來了酒店。

可,現在非但不見人,電話也打不通。

他二話不說,大步就走出套房,想直接下樓去問,卻聽見走廊口傳來製止聲和拉扯聲。

一個黃馬甲外賣小哥想進來,卻被容淳兒攔住了:

“說了我們冇點外賣,這層樓被我們老闆包下來了,外人不能隨便進來,請離開吧!”

外賣小哥說:“我就是幫人跟你們老闆打聲招呼,你讓我進去說一聲……”

容淳兒臉色一變,猜到什麼,生怕驚動了霍慎修,直接就將他往電梯裡使勁兒推:

“我再說一次,請你立刻下樓,不然我就叫酒店保安了——”

話音剛落,卻聽背後傳來陰惻惻的嗓音:

“讓開。”

容淳兒後背一個激靈,轉身,看見霍慎修不知幾時出來了,站在麵前,嚇了一跳:“霍董,這個外賣員亂闖,走錯了樓層,我正準備讓他下去……”

霍慎修卻聲音越發箭在弦上,一觸即發:“滾,還要我再說一遍?”

容淳兒後背冒出寒氣,退開。

霍慎修箭步邁到外賣小哥麵前:“是有人在樓下找我嗎?”

外賣小哥看著麵前臉色繃緊,如天神一般的男人,吸口氣,俄頃才點頭:

“是,是那個女演員蘇蜜,她在酒店外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