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經理後背爬起一股寒意,猜到了什麼,卻還是咬牙死不承認:

“……霍總!我真的不知道您在說什麼啊……”

霍慎修眼神陡然淩冽,忽的便抄起手邊的菸灰缸,不留半點情麵砸過去:

“將霍氏購買東城地皮的價格偷偷告訴SK財團,讓SK可以抬高價格搶了我們的項目。非要我重複一遍?”

菸灰缸倏的擦過李經理的額際,飛出一條血痕,哐啷落地,粉碎!

李經理卻嚇得呆住,不敢吭聲,雙膝一軟,跪了下來!

蘇蜜這才籲了口氣,原來霍氏集團被SK之前搶去地皮的原因,是李經理這個內鬼!

看來他在雲城的這幾天,也在查這件事,現在秋後算賬了!

李經理麵如土色,一個字說不出來。

霍慎修恢複容色,緩緩理了理袖口:“送他去警局。通知律師,以集團名義進行起訴。”

李經理醒悟過來,爬過去就抱住男人的小腿,哭著求饒:

“霍總,不要啊!我不想坐牢!SK說隻要我將霍氏集團的報價告訴他們,就給我一棟彆墅,我一時貪心,才做了錯事!求霍總看在我為霍氏集團服務二十多年,是老員工,一直以來,也算儘心儘力,原諒我這一次好嗎?……霍老爺子一向也是很欣賞我的。我可以自動辭職……隻要您不告我……我知錯了,會反思的!”

霍慎修一腳踢開李經理,語氣冷漠如鏡麵湖,全無漣漪:“那就去牢裡反思。”

韓飛知道,二爺最是憎惡對自己不忠的人。

李經理這次完蛋了。

他將李經理抓起來,拉了出去。

房間裡安靜下來,卻還是殘存著他的餘威,讓蘇蜜有點小小的膽寒。

這是她第一次看見他對人這麼冷酷決絕。

一旦被背叛,絲毫不會顧及任何人的顏麵。

前世她那麼背叛他,傷害他,他冇將她大卸八塊,反而還幫自己報仇,她真不知走了什麼運……卻還不知珍惜。

霍慎修注意到小女人的眼神有些怯:

“怕了?”

蘇蜜拉回思緒,老實點點頭:“有……一點點。”

他看出她好像真有點緊張,眸色一動,有些後悔不該在這小女人麵前對下屬施罰了。

“又冇說你,有什麼好怕的。”

“那也挺可怕。”

霍慎修氣笑:“過來。”

蘇蜜乖乖過去,哪裡敢反抗,生怕他還在氣頭上,惹火燒身。

他將她手腕一捉,拉坐在自己大腿上。

她感覺他身上剛纔肅殺而冷狠的氣焰都消失了,定了定神,纔敢正視他的視線。

“隻要你冇做背叛我的事,就冇什麼好怕的。”

她一個激靈,抱住他脖頸:“我當然不會背叛二叔。”

這話,不單純隻是為了討他的歡心。

而是,對過去的徹底告彆!

她再不會像前世的自己,傻到狠狠傷害最能保護自己的男人。

**

藍鳥計劃的項目解決後,霍慎修本來準備第二天早上就帶著蘇蜜回潭城。

但蘇蜜難得來一次外地,想要多玩兩天再走。

霍慎修看她一副眼饞的樣子,也就默認了,讓韓飛去將機票延後兩日。

第二天一大早,因為李經理商業犯罪而被刑拘,雲城分公司需要重新安排新一把手,要召開會議,邀請霍慎修過去參加。

蘇蜜本來想讓他陪自己去逛街,見他很忙,也不想礙他的事,說自己出去逛就行了。

霍慎修讓韓飛開車跟著她一起出去,畢竟這裡不是潭城,怕她人生地不熟。

蘇蜜卻擺手:“不用了。雲城又不是深山老林,交通這麼發達,我跟著導航打車就行了。”

她昨晚做了個雲城一日遊的小攻略。

將雲城好玩好吃的都給找出來了。

今天順著地址一個個過去就行了。

霍慎修見她堅持,冇再多說什麼。

她說得冇錯,雲城這麼大的城市,也不是什麼荒郊野外,治安不比潭城差,一切都很方便。

一個人來旅遊的遊客多得很。

隻提醒她,有什麼事跟韓飛或者他打電話就行了。

兩人離開後,蘇蜜換了身輕便的粉色棒球外套加牛仔褲,背上雙肩包,戴上帽子,也出了酒店。

半天下來,蘇蜜吃吃喝喝,拍拍照,玩得還算開心。

傍晚,她從雲城北郊的一處本地名勝古蹟景區走出來。

天色不早了,她也累了,走到路邊,準備攔輛車回酒店。

景區位於郊區,本就人少,等了半天,都冇看到一輛出租車。

她正準備拿起手機從打車軟件上叫車,一輛黑色私家小車慢慢行駛過來,到她跟前,停下來。

一個男司機從裡麵伸出頭:“小姑娘,是不是想打車?這個時間這裡的出租車很少的,上來吧,我載你出去,價錢好商量。”

蘇蜜估計這是所謂的“黑車”,想起那些上黑車出事的新聞,想了想,搖搖頭:“算了。不用了,謝謝。”

“冇事的,我不是壞人,上車吧,這邊想等出租車,估計等到天黑都等不到。”司機笑起來,露出大白牙。

蘇蜜看他的樣子像是雲城本地人,還挺厚道本分的樣子,再看四周,確實不見一輛出租車的影子,便也就拉開後車門上去了,報了酒店的地址。

車子飛馳離開景區。

玩了一天,實在太累了,蘇蜜不自覺便打了個盹,再等看清楚外麵,發現車子疾馳在一條鳥不拉屎的小路上。

旁邊連個人影都看不到。

照理說,應該早就回熱鬨的市區了。

她警醒道:“師傅,你這是去哪裡?不是回酒店的路吧!”

司機回答:“就是去你說的酒店啊,這是抄近路呢,快一些!”

蘇蜜卻眼色一沉:“停車,我要下車!”

“小姑娘,你疑心病彆這麼重嘛,我隻是想抄近路送你回去,冇壞心的——”

“彆廢話,停車!”

司機見她推起車門,隻能暫時在路邊停下車。

蘇蜜二話不說就推開車門,剛一下車,卻覺背後傳來漸近的腳步聲。

一回頭,正看見兩個年輕壯實的男子已朝自己跨過來!

好像是從後麵一輛緊跟著的車子裡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