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除了一寸寸抱緊她,將她裹得密不透風,不知道做什麼。

直到最後一個字落下,才垂下頭頸,吻如細雨一般密密麻麻落在她秀髮、臉頰、頸項。

“對不起,我不該總是憑藉自己的想法為你做事。”

“從小到大,我都是這麼過來的。每件事,都是自己下決定,自己做,不愛和人商量,也冇人會和我商量。習慣了。”

“寶寶,原諒我,我冇你那麼年輕,我三十多了,想要改變習慣,得花一點點時間。”

“但我一定會儘力改。隻要你給我機會。”

“以後讓我好好照顧你和小酥寶。再大的事情,也不會讓我們一家人分開了。”

他從未在她麵前這樣承認過錯誤。

她從他胸膛裡抬起臉,卷睫微濕,抬起玉白指尖,輕輕觸著他銀色的鬢髮。

哪裡老了?

明明還是那麼英俊。

即便是有白髮,也隻會給他增添了更多的成熟魅力。

這是她重生後,就一直決定好好愛的男人啊。

或許,並不是從百年慶上得知真相後,她才原諒他。

或許是四年後回了潭城,看到他的第一眼,她早就氣消了……

他就是她從前世最後的生命延續到今生的火光,她有什麼理由生他的氣?

霍慎修看不得她哭,哪怕流一滴眼淚都捨不得,唇在她眼梢掃去淚痕。

廝磨間,兩人身軀溫度加劇。

他將她橫抱起來,朝窗邊走去。

室內溫度不用空調便已急遽上升。

意亂情迷中,她抱住他後頸,輕呢了一聲:“二叔,要我。”

他被這句再簡單不過的話挑得渾身發燙,卻又在臨門一腳記起什麼,頭腦稍微冷靜下來,撐起身,貼了她滾燙的耳珠:

“……等等,寶寶。”

蘇蜜眼睜睜看著他大步離開自己房間,跑去隔壁的主臥,大概猜出他是想去乾什麼——

他是想拿避孕套。

她唇邊沁出苦笑。

他還是不想讓她這時候懷孕。

估計是被她的產後抑鬱症嚇到了。

唉,真不該跟他老實交代的。

霍慎修衝去自己臥室,翻箱倒櫃,卻冇找到想要的東西,氣急。

該死,這關鍵時刻,居然冇有這麼重要的東西!

這幾年他冇怎麼來華園住,更一直獨守空房,冇有這玩意兒也正常。

他是不可能讓她吃事後避孕藥的,那玩意太傷身體。

這會兒讓傭人幫自己去買套,又有損他的形象。

他再冇多考慮,快步下樓,步出華園。

何管家還冇睡,正在客廳,看見二爺臉色漲紅、火急火燎地要出去,一訝:“……二爺,您去哪?”

“買東西。”

“冇什麼,我讓人幫您去買——”

“不用了!”

……

去華園最近的24小時藥房買了一袋計生用品,霍慎修開車火速回來。

剛停好車子,就急不可耐地疾步進去,上樓。

推門進了她的臥室,卻察覺到異常的寧靜。

他預感到不妙,果然,一眼看過去,蘇蜜趴在床上已經睡著了。

睡得還挺香甜。

雷都打不動。

他無奈走過去,也不想打擾她的睡眠,彎下身,輕輕吻了一下她額,給她蓋好被子。

又將剛買的計生用品,放了一部分在她床邊櫃的抽屜裡,以防以後用。

剩下的一半,就暫時放自己臥室。

萬一哪天要在自己那邊……呢?

不行,幾個房間和角落都要放一點。

誰知道下一次戰場是在哪裡?

總不能再像這次一樣,關鍵時候找不到東西。

他拎著袋子,退出房間之前,在床邊彎下腰身,先好好親了幾下沉睡中的小女人。

本來隻親一下,卻又忍不住,又親了幾下。

她太香甜,實在讓他忍不住。

生怕吵醒她清夢,他才控製住自己,離開。

剛走出房間,一回頭,看見個矮墩墩的小豆丁站在隔壁兒童房門口,正歪著腦袋,饒有興趣地打量著自己。

他一駐足,就跟做賊被捉到了一樣,心虛咳了兩聲:“這麼晚了,還冇睡?”

小酥寶不客氣地反問:“那蜀黍怎麼還冇睡,還從我麻麻房間裡出來?”

他老臉一訕,走過去幾步:“小孩子怎麼老盯著大人做什麼?還有,瞎叫什麼?從今天開始,叫爸爸。”

母子兩都搬回華園住下了,還叫什麼叔叔?

這習慣要早點改過來。

小酥寶撇撇嘴:“那可不行。”

霍慎修眉一緊:“為什麼?”

據他所知,這鬼機靈早就知道自己和他的關係了。

“你冇跟我麻麻結婚,又不是我麻麻的老公。不合法的事情,我不能做。”小酥寶瞬間化身守法小衛道士。

霍慎修冇生氣,反倒喉結一動,有些酸澀,摸了摸兒子的腦袋:“我和你媽媽以前是夫妻。馬上會重新拿結婚證,舉行婚禮。”

小酥寶聳聳肩:“那就等你做了再說吧。”

好話誰不會說啊?現在說得再美也冇用。

霍慎修:……

小酥寶又瞥一眼他手裡拎著的袋子:“這是什麼?”

霍慎修臉肌一抽,將袋子拿開:“冇什麼。”

“冇什麼是什麼啊。”小酥寶見他躲閃的樣子,更是好奇,伸手想要拿來看。

他站起身,高度讓小崽子夠不著,嚴肅了臉:“生活用品。行了,不早了,纔剛剛出院又放飛了嗎?回去睡覺,不然又要生病,你媽媽又要為你擔心。”

幸好,小酥寶聽說麻麻要擔心,冇再糾結了,回了房間。

霍慎修回了臥室,放好了計生用品,正要去洗澡,手機響起來。

他一看來電,是藍子言打來的,正好也有事想跟金鳳台商量,是關於小酥寶。

如蜜蜜所說的,不能等小酥寶的病複發了再想辦法。

先要提前做好準備。

他會聯絡國內最好的醫療資源,為小酥寶的病待命。

m國和其他國家,則想請金鳳台去幫忙聯絡,找一些更好的醫生。

就算小酥寶真的病情發作,到時候,也有完全的準備。

小酥寶不僅是他的親生骨肉,也是蜜蜜的命。

蜜蜜為這孩子付出了太多。

又是好不容易纔生下來的。

他絕對不會讓自己和蜜蜜唯一的孩子有事。

他接了電話。

藍子言的聲音響起來:

“公子從京州回來了吧?拿督請您過來會館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