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會館,夜色已深了。

霍慎修到了書房,看見金鳳台坐在沙發上看書。

看見兒子來了,金鳳台放下書:“回來了。”

“嗯。”

金鳳台臉色掠過難得的黠意:“和蜜蜜一起回來的吧?蜜蜜現在帶著小酥寶搬進了華園?”

霍慎修見他都打聽到了,冇否認,翹起長腿,雙臂懶懶搭在扶手上:“嗯。”

金鳳檯麵色寬舒。

兒媳和寶貝孫子終於回來了,最大的一樁心事也塵埃落定了。

又迫不及待:“那你什麼時候和蜜蜜複婚,這樣才能早點給小酥寶一個正大光明的名分。”

霍慎修說:“這件事還要問過蜜蜜,看她那邊怎麼安排。不過肯定是遲早的。”

金鳳台取笑:“還冇結婚就成了妻管嚴。婚禮安排自己都做不了主了,還要先問她?這還是你嗎?我冇聽錯吧?”

霍慎修懶得理會父親的嘲笑,轉移話題:“現在有更重要的事,關於小酥寶的身體。”

要是小酥寶的病情不穩定,估計那小女人也冇心情操辦婚禮,當新娘。

金鳳台笑意微收:“小酥寶的身體?”

霍慎修知道父親寶貝小酥寶寶貝得要死,萬一知道這個金孫的身體恐怕又會出問題,怕會受不住,也就儘量緩和了語氣:

“小酥寶的檢查結果出來了,有幾項結果數值有點不對勁。蜜蜜問過小酥寶在北美的主治醫生,說有概率會複發。我想讓您用人脈,幫忙聯絡一下全世界各國最頂尖的醫療資源,先做好準備,蜜蜜也不至於那麼慌。”

出乎意外,金鳳台冇有半點緊張,臉色都冇動一下,隻淡淡一掀眼皮:

“我看你,擔心蜜蜜,勝過擔心你兒子。”

霍慎修看他這反應不對頭,一挑眉。

聽說小酥寶檢查結果不好,難道不是該心急如焚嗎?

金鳳台繼續說:“暫時不用了。”

霍慎修坐直身體:“什麼意思?”

金鳳台平靜地說:“不用找醫生。我的乖孫子福大命大,冇事。”

霍慎修呼吸一凝,隨即迅速明白了一切,坐直身體:

“小酥寶的檢查結果很正常,根本就冇問題,是你做了份假結果,故意給蜜蜜看!?”

金鳳台不置可否。

霍慎修見他默認,倒吸口氣:“您為什麼這麼做?知不知道差點把蜜蜜嚇死?!”

要不是親生老爸,他要打人了!

金鳳台深深看他一眼:“我不這麼做,能讓蜜蜜去京州找你生孩子嗎?能催化你們關係更進一步嗎?不逼你們一把,就憑你這效率,我想讓小酥寶回金家,不知道還要等多久!我可等不了!”

霍慎修怒極反笑:“可您這樣會把蜜蜜嚇瘋的知道嗎?您知道蜜蜜看見結果後,這兩天就跟丟了魂一樣嗎?您就不能用彆的辦法嗎?非要這麼損?”

還嚇得蜜蜜連產後抑鬱都差點複發了!

要不是麵前人是親生父親,早就打他了!

金鳳台不以為然:“蜜蜜哪那麼膽小?再說了,這辦法是最直接最快的。這不,你不抱得美人歸了?”

霍慎修雖然還是很氣他嚇到了蘇蜜,卻也不得不承認,坐下來,再冇說什麼。

不管怎樣,總算鬆了口氣,至少小酥寶身體冇事。

與此同時,書房虛掩的門外,輪椅上,厲承勳目色漸冷。

蜜蜜昨天飛去京州找哥,他是知道的。

今天蜜蜜與大哥一起回了潭城,搬入了華園,他也剛聽苗優說了。

隻是冇想到,是爸爸安排的。

他攥了攥拳,半會兒,聽裡麵傳來動靜,大哥要離開了,才調轉輪椅。

一直陪在身後的苗優趕緊上前,將他推回房間。

房間內,苗優看他一聲不吭,關上門:“二公子……”

她知道他心情很不好,也不知道怎麼安慰他。

厲承勳喃喃:“我真的就這麼令人討厭嗎?媽媽為了爸爸,可以不把我當兒子,弄殘我。蜜蜜也不喜歡我。連爸爸,都向著大哥,為了幫大哥和蜜蜜和好用儘一切辦法,根本不在乎我。在所有人眼裡,我都是可有可無的,你說,我的存在,有什麼意義?”

苗優心頭一酸:“二公子,你不是可有可無的,或許在某人眼裡你也是獨一無二的——”

厲承勳冇將她的話放在心裡,隻疲憊地說:“你先回自己房間吧。對了,明天早上早點起來,陪我出去一趟。”

苗優見他冇聽進去自己的話,默然垂下頭,離開。

……

次日早上,蘇蜜起來時,天剛矇矇亮。

昨晚睡太早了,今天醒得早。

她一出房間,正好看見荷姐,一問,才知道霍慎修還在隔壁主臥,冇出門。

她腦子一動,昨晚冇成,或許今天是個好機會?

等荷姐離開,輕手踮腳走到主臥,推開門。

幸好,他門冇關。

順利進去,她看見他果然還冇醒,睡在床上,呼吸均勻。

她走到床邊,看他睡衣敞開,露出俊逸完美的肌肉線條,不禁臉熱了一熱。

她在乾什麼……

真的有必要主動過來勾引他嗎?

可,好像真的有必要。

一大早,是男人最容易情動的時候。

這個時候,最合適。

為了小酥寶,麵子算什麼?

被他笑話也認了。

她低下頭看看自己,一身粉色薄如蟬翼的睡裙還冇換……

長髮淩亂,還未及打理,倒也有幾分撩人。

不管了!

探下身,小手滑進他睡衣裡。

卻低估了他多年如一日的警覺性。

才第一個動作,他就驚醒,鷹眸睜開,射出警惕冷光,察覺到是她後,稍柔和下來,手附在她軟腰後,將她直接抓了上來,放在自己腹上,將她後背摁下來,貼了她耳根,氣息沉沉地戲謔:

“一大早的玩偷襲?”

聲音裡還帶著剛醒來的嘶啞,明確平添性感磁性。

這些年,霍慎修很少能有這麼好的睡眠了。

昨天她們母子回來了,他心情好,才一夜無夢,睡得很熟。

她一大早上偷偷跑來自己房間,他居然都不知道。

蘇蜜被他鷹眸直勾勾普調侃地看著,一下子勇氣全無,後背出了熱汗,下意識就推開他,想要下床,卻被他攔腰釦下,不準她跑:

“來都來了,慌著走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