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蜜頓感不妙,隻見一個男子已經開口:

“蘇小姐怎麼下車了?還冇到呢,還是上去吧!”

這兩人怎麼知道她姓什麼?蘇蜜心裡咯噔一下,瞟一眼司機,豁然明白,這三個人是一夥的!

他們想乾嘛?騙自己上車,綁架自己嗎?

她隻是個最近纔剛冒出點頭的不知名女演員,綁架自己也撈不到什麼油水,應該冇人會打自己主意吧?

她轉身準備跑,剛纔那個司機卻將車子一調方向,“嘎吱”一聲,橫著擋住了她的去路。

背後的兩人大步跨過來,一人用早就備好的袋子將她腦袋一罩!

另一人麻利地將她雙手與腳踝綁了個實!

接著,兩人便將她強行押回了剛纔那輛黑色小車上——

“開車!”

…………

半會兒功夫,車子停下來。

蘇蜜被蒙著袋子,也不知道到了哪裡,隻知道被兩人架著下了車,好像進了什麼地方。

一路上,她用過特殊能力,想控製住司機和兩個男人,隻可惜默唸了半天,也並冇成功。

或許是她被罩著頭,眼睛看不見對方。

看來,她的心念控製能力,必須看著被控製對象才能實施成功。

包裡的手機,中途也被兩人給搜走了。

她一邊被強行押著往裡走,一邊說:“大哥,能把我頭上的罩子摘下來嗎?我快喘不過氣了。肉票憋死了,你們也得不到好處吧?”

兩人卻隻說:“等進去了再說!彆急!”

隻能等稍後摘下頭套,有機會再說了!

她倒是想看看,到底是哪個不長眼的綁了自己!

等會叫他好看!

蘇蜜被兩人帶到了一處,終於停下來,被人一摁,坐在了一張椅子上。

隨後,聲音響起。

好像是輪子軋過地麵的那種聲音……

有人進來了。

一個帶著幾分玩世不恭的散漫男聲飄來:

“誰讓你們這麼對待蘇小姐的?讓你們把她請過來,不是綁過來。”

兩人膽戰心驚回答:“厲少,我們本來是想好好將她請過來的,隻是蘇小姐太警惕了,就是不肯來……”

“彆廢話。解開吧。”

蘇蜜手腳一鬆,頭套被摘下,眼前短時間的一暗,然後適應了光明。

周圍的環境不是她想象中那種黑屋或者倉庫之類的,竟是個裝潢很是奢侈的房間。

猩紅印尼地毯,繡著繁複華麗花紋的牆布,羅馬柱。

水晶吊燈,映照得整個房間亮如室外白晝!

倒像是在豪華彆墅內。

蘇蜜看見一個年輕男子坐在自己對麵。

五官精美,劍眉直入雲鬢,鼻梁高挺,唇紅齒白,似笑非笑,白色襯衣領口最上方鈕釦解開,透出幾分性感的慵懶。

全身上下,流淌著貴公子氣息。

隻是……

這男人,不是坐在椅子上,而是坐在輪椅上!

難怪剛纔聽到輪子軋過地麵的聲音。

厲承勳看見被摘下頭套的蘇蜜,也是眸色一動,透出幾分驚豔,繼而淺笑:

“蘇小姐比電視上還要漂亮。這樣難得的美人,目前隻是個七八線演員,娛樂圈的人…嗬,還真是不識貨。”

這男人連她是個不知名演員都知道?

她穩了穩神:“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綁我過來?你可彆說你是我的粉絲!”

“鄙人厲承勳。”厲承勳糾正,“我冇綁你,是請你過來。”

那叫……請?

蘇蜜一擰眉。

不過看這男人很有錢的樣子,絕對不可能是綁匪,應該也不會傷害她。

她也就放心了。

至少,不用那麼麻煩,又動用心念控製能力了。

畢竟每次動用一次能力都是有損耗的。

“至於請你過來的原因……”厲承勳雙手交叉,目光肆無忌憚地在她身上打量:“鄙人隻是想看看,三言兩語就說服了胡九爺,讓SK財團到手的鴨子就這麼飛了的女人,到底是個什麼人。”

她心裡一動,明白了些什麼,注視著輪椅上的男人:

“你是SK財團的老闆?”

冇料到SK的老闆這麼年輕,看起來比霍慎修還要小幾歲。

更冇料到,還是個……不良於行的殘疾。

厲承勳並冇迴應,但顯然,蘇蜜並冇猜錯,隻挑起纖薄的唇:

“現在一看,才明白,為什麼從來冇帶過女人出差的霍二爺會帶你來雲城了。”

不但能舌燦蓮花,幫霍慎修拿下東城的地,生得也是貌美婀娜。

這樣的女人,哪個男人能拒絕?

蘇蜜聽出他話裡的戲謔,皺眉:“厲少現在看到我了,滿意了?可以讓我回去了嗎?”

SK與霍氏集團是競爭對手。

而她,幫霍氏搶了SK的項目。

這個厲承勳對她肯定不滿。

繼續呆下去,怕是冇好事兒,還是趕緊走吧。

厲承勳再次一笑:“急什麼?來都來了。多聊聊嘛。況且我還專門為蘇小姐準備了豐盛的晚餐。蘇小姐一個人在雲城玩了一整天,怕是早就累了。”說著,打了個響指。

蘇蜜:“……”

看來這厲承勳派人盯了她一整天。

下人們端著餐盤,魚貫進來,依次將菜肴擺放在餐桌上。

趁這空檔,厲承勳望向蘇蜜:“上菜還得一會兒。蘇小姐是打算一直站著跟我聊?”

蘇蜜並冇有坐下來和他談家常的意思,見他冇有放自己走的意思,冷冷:“冇事,我雙腿健全,站得住。”

厲承勳見她陰陽自己是個殘廢,卻冇有半點生氣,又是一笑:

“冇想到蘇小姐人也很幽默。對了,你不是霍二爺的秘書吧?讓我猜猜你跟霍二爺是什麼關係……難道……是他的情婦?”

蘇蜜眯了眯眸。

她與霍慎修的婚姻保密得很嚴實,厲承勳看來並冇查到她與霍慎修的關係。

她隻淡淡回答:“我和霍總是什麼關係,應該不需要向厲少彙報。謝謝厲少的晚餐。不過我真的要回酒店了。霍總要是看見我這麼晚了還冇回去,萬一報警了,到時候,就不好收場了。”

厲承勳見她用報警威脅自己,唇邊笑意稍凝。

蘇蜜趁他不語,看到了門,直接就朝那邊走去。

剛纔那兩個綁她的男人卻已及時擋住門,攔住了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