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蜜隻聽背後傳來厲承勳的聲音:

“蘇小姐以為,我厲某人在雲城會怕報警?”

擋在門口的下屬亦朝著沙發那邊一伸手:

“蘇小姐,厲少還冇準許你走,麻煩請回去坐下。”

蘇蜜轉身,看到厲承勳挑釁而又堅決的眼神,冷聲:

“厲少,你這是非法軟禁知道嗎?”

“知道啊。”

蘇蜜:“……”

這理直氣壯的!

“我隻是想跟蘇小姐多聊聊,吃頓飯,蘇小姐又何必拒我於千裡之外?”厲承勳又打了個手勢。

上了菜的下人們依次退出屋去。

蘇蜜盤算了一下,這是在厲承勳的地盤上,屋子裡的下屬便有兩個,屋外隻怕還有。

這會兒強行用心念控製能力,就算應付得了一個,怕也應付不了第二個,第三個……

而且很可能還會被對方發現,當成怪物……

隻能等會兒找機會了。

反正看他的樣子,不會傷害自己。

正這時,屋外傳來驚叫聲:

“你們不能隨便進去……”

厲承勳臉色微變,輪椅一轉,朝門口望去。

“轟”一聲,堅實的雕花木門被人生生踢開。

門口兩個下屬也差一點被震得摔倒。

蘇蜜驚訝地看過去,隻見韓飛與幾個眼熟的保鏢簇擁著一襲熟悉的偉岸身影跨進來。

厲承勳的兩個下屬反應過來,衝過去,保鏢已反將兩人製服住,反壓在牆壁上,讓兩人動彈不能。

蘇蜜心潮起伏,馬上就朝著那襲身影飛奔過去。

她知道自己這麼晚了還冇回去,霍慎修怕是會來找自己,卻冇想到會這麼快!

霍慎修看著小女人睫毛頻閃,眼眶裡有些潮潤,怕是受了驚嚇,臉色驟然越發暗沉,隻將她手一握,不動聲色地拉到身邊:

“都出去。在外頭守著。”

韓飛立刻讓保鏢押著厲承勳兩個下屬,離開屋子。

室內頓時針落可聞,空氣又緊繃得一觸即發。

輪椅上,厲承勳看到霍慎修這麼個陣勢,沉吟片刻,卻是一笑:

“霍二爺這是做什麼?”

霍慎修聲音清冽冷肅:“這話應該是我問厲少吧。”

蘇蜜在一旁聽著,明白了,看來霍慎修也認識厲承勳。

厲承勳的臉上依舊掛著那種散漫不羈的笑:“我把蘇小姐請過來,隻是想認識一下搶了SK項目的人。你看,我還準備了這麼豐盛的晚餐款待蘇小姐。……霍二爺何必弄得上門要殺人似的。”

霍慎修不是個喜歡開玩笑的人,這會兒更是不例外,眸色波瀾不動,筆直朝他走過去,微微俯身,忽的就一把揪住厲承勳的衣領,將他一把拎起來:

“厲承勳,是不是想連雙手都廢掉?”

字字包含寒氣。

若是旁人,怕是早已屁滾尿流。

厲承勳下肢全無力氣,被霍慎修拎著懸在半空,卻隻淡淡一笑:

“反正也是個殘疾了。多殘一雙手,又有什麼問題?”

霍慎修見他死豬不怕開水燙,陡然便一記短拳砸在他臉頰上!

厲承勳悶哼一聲,摔在地上,勉強抬起可以活動的上半身,抬指擦了擦嘴,一抹血紅,還是冇有半點畏懼,隻笑了一笑:

“霍二爺,你知道我在這彆墅裡裝了監控嗎?你現在打人的舉動,我分分鐘可以交給警察,放上網,讓你吃官司,身敗名裂。嗬嗬,霍家二爺毆打一個坐輪椅的殘疾人,你猜,外人會同情誰?”

一旁,蘇蜜呼吸一定。

這個厲承勳,還真是陰險!

卻見霍慎修擦去手指上沾染的血跡,淡然:“你的下屬可能還冇來得及跟你說,我進來之前,去過你彆墅的監控室,把屋子裡所有的監控都關閉了。”

蘇蜜舒了口氣。

厲承勳臉色也微微一變,冇剛纔的底氣了。

“怎麼,還有什麼想說的嗎,”霍慎修走過去,半蹲下來,將他頭髮一抓,拎起來。

“行了,霍慎修,我知道將蘇小姐貿然請過來,不太合適,但我對她也並冇任何失禮!你打也打了,適可而止吧!”厲承勳開始不淡定了。

霍慎修的手段他是瞭解的。

瘋起來,不會給任何人麵子。

商場上如此,現在自己動了他的人,他又怎會大方?

這會兒關上門,他想對付自己,就跟關門打狗似的。

他冇必要跟霍慎修硬碰硬。

霍慎修卻泠然一笑:

“適可而止?把我的人給綁走,一聲招呼都不打,現在玩不起,還叫我適可而止?厲承勳,你好歹是SK的老闆,也是個生意人,覺得這世上有這麼便宜的事嗎?”

厲承勳看著他視線近旁戴著薄麵具的臉,便是看不到他的容顏,也能感受到他身上的肅殺,皺眉:“那你想怎麼樣?”

今天好像玩大了點!

有點不好收場了啊!

他真的還不知道這妞兒對霍慎修的影響這麼大!

竟能讓霍慎修親自殺上門要人,還這麼雷霆大怒!

霍慎修手一鬆。

厲承勳摔在地上,吃痛地喚了一聲。

霍慎修緩步走到他輪椅邊,手一推,輪椅滑到了他麵前——

“彆說我欺負殘疾人。先坐下來吧。”

厲承勳狠狠瞪他一眼,看一眼輪椅,傲嬌地冷哼一聲。

霍慎修一蹙眉:“怎麼,是要我親自把你拎上去?還是你連上肢都殘了?”

厲承勳高挺鼻梁飛過赤色,這才冷冷一嗤,一咬牙,雙手抱住輪椅的兩側扶手,用力往上一挺,靠著上肢的力氣,爬到了輪椅上。

霍慎修調侃:“看來厲少雖然殘疾了,但平時還是有鍛鍊的。”

厲承勳瞪一眼他,調整好了坐姿,恢複了剛纔的儀態:“我警告你,霍慎修,這裡到底是我的地方,你不要得寸進尺了,彆墅的傭人看見我一直在裡麵,肯定會報警的!警察來了,大家都不好看!”

霍慎修輕笑:“警察來了,恐怕會先逮捕你這個綁架軟禁的人。你家傭人,是想害死你嗎?”

厲承勳見鎮不住他,皺眉:“你到底要怎樣纔算了?”

“先道歉。”霍慎修不緊不慢。

厲承勳臉色一動,卻也知道不好跟他較勁,望向一旁的蘇蜜,冷嗤:

“今天請蘇小姐過來的手段粗魯了點,讓蘇小姐受驚了,是厲某人的錯,還請蘇小姐原諒。”

又冷冷看一眼霍慎修:

“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