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有些感歎。

青木文娛不僅在她最需要錢的時候,買下了她的劇本。

現在還這麼誠意滿滿地邀請她來探班拍攝。

有機會,她一定要好好感謝賈總。

雖然上次找霍慎修已經來過京州一次了。

但因為小酥寶生病,哪有心情到處閒逛?

今天,才能安然地站在窗邊,看著這個十幾朝古都的國之心臟。

比起現代化十足的潭城,京州作為曆史最悠久的城市,古蹟多了不少。

尤其是一想到自己的原生家庭可能就是在京州,更是對這個地方,多了點說不出的感覺。

隻可惜,z先生就是不肯見自己。

這事兒暫時擱置了。

她收起心思。

今早趕飛機,起太早,這會有點累了。

想著下午還要去探班,得養好精神,她去睡了會兒。

一覺醒來,是兩個小時後了。

蘇蜜肚子睡餓了,叫了個客房服務。

不到幾分鐘,房間門被敲響。

這麼快的嗎?

京州的五星級酒店還真是效率高。

她趿著拖鞋過去開門。

門口,空無一人。

怎麼回事?

她探出頭,左右看。

走廊上卻都冇看見人。

難道是路過的其他住客開玩笑,順手敲了敲門?

她也冇多在意,正準備關門進去,一隻手砰一下抵住門板。

還冇等她回神,整個人被撈到一個寬大的懷抱裡,被騰空抱起來,朝房間內走去。

她嚇了一個激靈,正想叫出聲,卻被一隻寬大的手掌捂住嘴。

瞪大烏眸,這才撞見斜上方的一雙調侃深眸!

“二叔……!怎麼是你!你怎麼在這裡?”她一顆心放下來,繃緊的身體隨著軟下來,下意識用手勾住他脖頸,卻又有些氣笑。

他將她抱回室內,放在床邊,看她似乎剛睡起來的樣子,小臉紅撲撲,穿著睡裙,頭髮也亂糟糟,蹭了一下她的鼻尖:“在睡覺?”

“嗯,剛補了一覺,你還冇說怎麼回事,你怎麼來了啊?”

“坐飛機來的啊,難道還能走來。”

她哭笑不得,卻又明白了,他還是冇死了陪自己來京州的心。

到底還是跟來了。

算了算了,來都來了。

總不能把他趕回去吧?!

正這時,客房服務把下午茶送來了。

蘇蜜吃了點,剛換好衣裳,賈朝陽的秘書來敲門了。

她趕緊過去開門。

秘書對著她一笑:“蘇小姐這邊都準備好了吧?車子在樓下等著,隨時可以去攝影地點了。”

蘇蜜正要嗯一聲,後麵傳來男人的聲音:

“多一個人過去沒關係吧。”

秘書一愣,眼睜睜看著一襲昂長挺拔的身影緩步走過來,停定在蘇蜜後麵。

劍眉星眸,五官俊朗得不像話,隻是稍染了幾點與生俱來的寒霜,與人拉遠了距離,不太接地氣。

鬢間銀白一片,卻不顯半點老態度,反而像是故意挑染上去,更增加了幾分成熟的獨特魅惑。

室內開著空調,男人脫了外衣,隻穿著一件白色襯衣。

最上方釦子自然崩開,衣領微敞,露出喉結和下方隱約可見的胸肌線條。

簡直……

a得要死。

比他們現在正在拍微電影的男主角還要帥出十個銀河係!

……蘇小姐剛剛不是一個人來京州的嗎?

怎麼房間裡又多了個男人?

還有,這人怎麼這麼眼熟?

半會兒,秘書才拉回注意力:“這位是……”

霍慎修回答:“蘇蜜小姐的保鏢。”

秘書:“……”

蘇小姐是演員,身邊帶保鏢倒不出奇。

但現在保鏢的門檻都這麼高了嗎?

蘇蜜本來準備讓霍慎修在酒店等自己,見他厚著臉皮要跟去,也冇轍,隻能對著秘書腆著臉:

“小姐姐,那你看,能多安排個人嗎?”

秘書回過神,點點頭。

……

蘇蜜和霍慎修坐著青木文娛安排的車子,到了拍攝的京州郊區。

兩人旁觀了會兒拍攝進展,看見賈朝陽也過來了。

賈朝陽是因為蘇蜜今天來探班,特意從公司過來的。

他大步跨過來,伸出手:“蘇小姐,好久不見了。怎麼樣,感覺拍攝如何?”

“賈總您好,演員們演得很好。您費心了。”蘇蜜伸出手與他握了一握。

卻聽蘇蜜身後傳來兩聲不悅的輕咳。

賈朝陽手一鬆,看過去,這纔看見蘇蜜後麵站著個高大的男人。

此刻眼神不是很友好地望過來,目光正落在兩人緊握的手上,鷹隼一般直勾勾的,不是很樂意。

他下意識便滑出手:“這位……”

腦子一閃,想到什麼了。

這不是那次他去潭城和蘇蜜簽約時,突然闖進房間把他揍了的那個男人嗎?

蘇蜜看得出賈朝陽想起來了,尷尬地介紹:“賈總,這位是霍先生,陪我來的。……嗯,就是上次您和我簽約時見過麵的。”

賈朝陽釋然,隨即彎了彎唇,朝霍慎修伸出手,有些好笑:

“霍董也來了。”

上次在潭城捱揍,他就看這男人有點眼熟。

回去查了一下,才知道,果然,就是潭城霍氏集團的董事長。

隻是冇想到霍董這次竟又跟著蘇蜜過來了。

怎麼,是又怕蘇小姐單獨出差,會被彆人騷擾?

狗護食都冇這麼嚴。

不管怎樣,就算是個傻子,也看出蘇蜜和這位霍董是什麼關係了。

他不是個不識趣的人,也懶得挑明。

霍慎修看得出賈朝陽心裡在笑話自己,冇給任何迴應,臉色冰冰,隻嗯了一聲。

賈朝陽的手懸在半空中:“……”

蘇蜜忙打圓場:“賈總,走,我們再去前麵看看。“

這纔打消了尷尬的氣氛。

……

探班結束,已是傍晚。

賈朝陽還要留在攝影棚處理一下公事,讓秘書送兩人回酒店,又親自將蘇蜜兩人送到門口:

“這兩天,請蘇小姐務必要吃好玩好。明天您要是願意,我讓秘書帶您去逛逛京州。”

蘇蜜點點頭,道了謝,與霍慎修、秘書一起上車。

剛繫上安全帶,手心感覺空空的,這才發現,手機好像落在攝影棚裡麵了。

剛纔一路探班,她經常拿出手機拍照。

可能最後將手機隨手放在哪裡,忘記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