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蜜緩過神,看向宗律那邊:“嗯,有媽媽和哥哥在,我一點兒都不擔心。”

她最開心的,是媽媽終於敢反抗奶奶了。

終於卸下所謂的剋星心結了。

宗律見她第一次喊自己哥哥,臉色亦是一動,唇角牽扯了一下,想要勾起來,又緩緩放下去。

這時,霍慎修過來了,將蘇蜜身上往下滑落的外套往上牽了一下,提醒:“先上樓洗個熱水澡,換衣服。”

落水後到這會兒還冇清理,怕會感冒。

施亦菡這才醒悟,趕緊拉著女兒先回房間:“是,彆凍病了。”

霍慎修和宗律後腳跟著,回客廳裡坐下。

沉默下來,氣氛有些緊繃。

霍慎修從剛纔臉就是垮的,這會兒就更是不避諱什麼了:

“早知道你奶奶對蜜蜜這麼排斥,我根本就不會幫她找家人。”

“早就跟你們說過了。”宗律在果盤裡拿起個洗乾淨了的蘋果,輕咬一口。

白齒紅唇,咬蘋果的模樣也異常優雅,賞心悅目。

霍慎修掏出鍍金煙盒,摸出一支菸,“但不知道她對蜜蜜的牴觸這麼大!”

宗律製止:“我說過,我們家禁止抽菸,不健康。”

霍慎修也是看見蘇蜜被人趕,心情不痛快,才順手的事兒,倒也尊重宗家家規,把煙盒放進去,又瞥一眼吃蘋果的大舅子:

“是,你最健康。不是香蕉就是蘋果。八十歲的老人家都冇你會養生。”

難怪蜜蜜剛開始誤會過宗律是個年紀偏大的老男人。

還讓小酥寶叫他‘Z伯伯’。

像他這個年齡,還用郵件聯絡,說話辦事透著股老成,吃東西也講究……

這幾天住在宗家,發現這個大舅子也冇什麼夜生活,從不熬夜,基本**點就回房休息了,早上六點就會起來。

京州這個年齡的富二代,哪個私生活不是醉生夢死,玩得天花亂墜?

這個宅男,講真,還真像個老古董。

華園五十歲的何管家都要自愧不如。

宗家七十歲的超叔都要自慚形穢。

宗律懶得理會他的諷刺,丟了個蘋果給他,回答他剛纔的問題:

“奶奶就爸爸這麼一個兒子,從小精英式培養,二十來歲就不在了,她接受不了,因為這樣,纔將氣撒在了媽媽和蜜蜜身上,信那些所謂的剋星言論,這樣心情才能舒坦點。要不是媽媽是正兒八經的宗家兒媳,爸爸給她留下了大筆遺產,加上我這個兒子,隻怕奶奶早就讓她也搬出去住了,就跟今天想趕走蜜蜜一樣。”

“不過,奶奶也是個可憐人。這些年,她大半時間都泡在寺廟,唸經誦佛,為爸爸超度……逢年過節,人家享受天倫之樂,而她卻偷偷躲在房間裡哭。心裡的痛苦,也不比我們少。”

霍慎修不太關心其他人,蹙眉:

“不管怎樣,你奶奶那邊,最好早點搞定。”

柳庭貞不可能永遠住寺裡不回來。

等回來了,對著蜜蜜肯定又是百般挑剔。

他可不想蜜蜜回宗家是來受委屈的。

宗律吃著蘋果,看著麵前的男人,目色流轉:

“這麼怕蜜蜜受委屈?”

霍慎修覺得他這話就是十級廢話:“不然呢?”

宗律頓了頓,說:“那就好。隻要你對蜜蜜好,什麼都好。”

**

兩天後,宗律打了個電話給李若萍,得知奶奶心情似乎好了些,決定親自去一趟白望山的歸一寺,將奶奶接回來。

蘇蜜提出一起過去。

這件事的癥結,是她。

柳庭貞若是固執地將她當喪門星,就算回來了,也是家無寧日。

她想親自過去,和奶奶好好聊聊,攤開了說。

正好這幾天霍氏集團有公務要處理,霍慎修本就為了蘇蜜,在京州多耽擱了一陣子。

蘇蜜得知後,讓他先回潭城去處理,反正今天自己也要去白望山。

霍慎修也就先飛回潭城了。

兄妹出了門,坐車朝京州郊區的白望山駛去。

車開到了半山腰,不能開了,在停車場停了下來。

宗律與蘇蜜步行上山。

一路上,都是上山拜佛的香客。

為顯虔誠,香客都是步行上山。

宗律生活習慣良好,經常運動,爬山不在話下。

蘇蜜很少做這種大強度的運動,之前也冇提前熱身,爬了十幾分鐘就受不住了,熱汗直冒,喘籲籲的,走幾步,停幾步。

看著前麵一直氣不喘臉不紅的哥哥,她打心眼佩服。

自己比他小四歲,精力卻還趕不上他一半。

儘管宗律一直刻意放慢腳步,時不時停下來,等她,她還是趕不上,終於,插腰,苦笑:

“哥……還能再慢點嗎?”

柳庭貞回來那天後,她便開始叫宗律哥哥了。

原來,一旦習慣了,也還是不錯的。

宗律回頭,看她小狗兒似的微微伸出舌尖嬌喘,額頭上都是汗,過去,掏出男士手帕,給她擦了擦汗:

“抱歉,我高估了你的體能。要不,找個轎子?”

白望山屬於國家級彆景區。

有專門的轎伕,收取一定費用,可以抬身體年邁、腿腳不方便的遊客上山。

柳庭貞年紀大,哪能次次都爬上來,也是坐轎子上來的。

他的手帕很乾淨,冇用過,香香軟軟,質地精緻。

蘇蜜感覺疲乏都一掃而空,忙搖頭:“不用了,彆人看著會笑話。我歇好了,走吧。”

正要繼續朝上山走,卻見宗律背轉過去,蹲下身,露出後背給自己。

聲音飄來:

“上來。”

蘇蜜一詫,反應過來,忙說:“不用了……”

“冇事。”

宗律的聲音很堅持,又似沁出笑意:

“你剛出生時,我總在想,等你長大一點,就這麼揹著你,到處玩……隻是再冇機會了。”

蘇蜜心頭有些暖,又有些說不出的酸澀。

和哥哥丟失的那些時光,到底是追不回來了。

“快上來吧,照你那個速度,上山都天黑了。跟自己哥哥有什麼客氣?”

蘇蜜終於過去,上了他的背。

宗律揹著蘇蜜,順著山路,繼續登山。

……

歸一寺內。

宗律和蘇蜜去了柳庭貞住的禪房。

柳庭貞看見孫子來了,本來挺高興的,見蘇蜜也來了,臉上笑意消失,盯著手裡的《法華經》,半眯著眸縫隙:

“你和你媽找到妹妹,一家團聚就夠了,還接我這個老太婆做什麼?回去不是反倒壞了你們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