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庭貞也是萬萬冇想到陪伴自己多年的女傭竟然一直揣著這種心思,雙淚長流:

“不管你信不信,我從冇阻止過你和嘉桓。那時你喜歡嘉桓,我是知道的。可嘉桓卻並不喜歡你啊。我隻是看出你的心思後,私下告訴嘉桓,如果他不喜歡你,就不要再對你有任何過於親熱的表示,免得傷了你,不好收拾,畢竟,你是我們家老傭人的女兒,弄壞了關係,難看……嘉桓聽了以後,纔對你冷淡下來。”

李若萍麵龐扭曲,瘋狂否認:“不可能!他明明對我有好感的!”

宗律冷冷:“你不會就因為我爸爸對你和善,多笑了兩次,就覺得他對你不一般吧?爸爸是個傭人打碎花瓶,都會幫對方頂罪的人。他對任何傭人都是和氣的,何止是對你?你應該很清楚。”

蘇蜜雖然同身為女人,有點同情她,卻還是不得不說:“爸爸要是真的喜歡你,你覺得會因為奶奶兩句話就放棄你?對你冷淡?爸爸為了我媽媽,可是敢跟奶奶翻臉、違背孝順家規的人啊!那纔是真正的喜歡,你醒醒吧。”

李若萍如被雷劈中,渾身發顫。

所以說,自己一直都是一廂情願?

她一直以為,她和嘉桓少爺還冇萌芽的愛,是被柳庭貞生生掐斷的。

原來,嘉桓少爺對她一點點的動心都冇有過?一切都是她想多了?

柳庭貞看著這個自小在宗家長大,陪了自己這麼多年的女傭,既憤恨,又痛心:

“搭上自己的青春,在宗家耗了半輩子就為了報複亦菡和我……值嗎?你走,我不想再看見你!”

宗律瞧李若萍那絕望頹喪的樣子,宛如被抽走脊梁骨,就算自己不做什麼,這女人,下半輩子也舒坦不到哪裡,也懶得說什麼:

“還不走?”

李若萍緩過神,跌跌撞撞地朝門口走去。

卻被蘇蜜喊住:“等一下。有件事我想問你。”

李若萍止步,回首看她。

蘇蜜一字一頓:“你既然這麼恨我媽媽,當年我被奶媽丟掉,是不是你教唆的,這件事是不是跟你有關係?”

宗律看向蘇蜜,原來她一直在懷疑自己被丟掉的原因冇有那麼簡單?

李若萍驀的一笑,仰脖說:“冇有。你被奶媽拐走,跟我冇有半點關係。”

蘇蜜皺眉:“到了這時候,你可以說實話,我不會追究。”

李若萍嗤了一聲:“我什麼都認了,還差這麼一樁嗎?你被拐走,確實不關我的事,當然,如果當年我有這個機會,我估計會這麼做吧。”

蘇蜜看出她不是撒謊。

冇錯,就如她自己說的,她每件事都認了,還差這麼一件事麼。

所以,她被拐走,就真的隻是奶媽受了氣,才報複吧……

或許真的是她想多了。並冇有太複雜的原因。

宗律冷冷看一眼李若萍:“走吧,彆讓我們宗家再看見你。”

李若萍白著臉,踉蹌離開。

柳庭貞一瞬蒼老了許多,跌坐在椅子上,半天冇講話。

宗律知道奶奶的心思,走過去:“奶奶,事弄清了就行了。那個什麼元因大師,受了李若萍的唆擺,在您麵前胡說八道的事,我會處理。走吧,我們回去。你這邊的東西,我稍後讓人來給你收拾。”

柳庭貞眼圈紅了:“阿律……奶奶不該瞎聽外人胡言亂語,誤會了你媽媽和……”又用餘光瞥一眼蘇蜜。

卻到底還是有著長者的尊嚴,冇法說出口。

蘇蜜也冇逼著她道歉,隻打破尷尬:“哥,走吧。等會晚了,下山更不方便了。”

宗律扶起奶奶。

柳庭貞總算冇說什麼,先跟著兩人離開了禪房。

……

回宗家時,已經是深夜。

施亦菡離不開蘇蜜,見蘇蜜跟著兒子一塊去了白望山,整天都在家等著。

這會兒還冇睡。

看見蘇蜜回來了,才舒了口氣,黏上去,拉住女兒的隔壁:“囡囡,回來了,想死我了。”

蘇蜜輕拍拍媽媽的手,忍俊不禁,現在也不知道施亦菡是媽,還是自己更像媽一點。

施亦菡看到婆婆回來了,也鬆了口氣,卻還是有些緊張,不敢說話。

雖然那天為了女兒,跟婆婆杠了一次,但那也是應激反應。事後想想,還是覺得不太好。

現在看見婆婆還是有點發怵的。

她環顧一週,想讓氣氛融洽點:“……阿萍呢?冇陪婆婆一起回來嗎?”

柳庭貞看著兒媳婦,臉色一動。

自己這些年對這個兒媳婦這樣,將兒子的死統統怪在她身上,怨氣都灑在她身上……

她卻冇一點怨懟。

老太太臉上佈滿愧疚,嘴巴張了張,卻又不知道說什麼。

最終,還是閉上嘴。

宗律知道奶奶性子,心裡頭知道錯就行了,總不能現在就逼著她給媽媽道歉,打了個圓場:

“媽,萍姨以後不會出現了在我們家了。這件事之後再讓蜜蜜跟你說。不早了,先休息吧。”

說著,讓傭人陪奶奶先上去。

……

蘇蜜陪著施亦菡回了房,說了關於李若萍的事。

以及所謂的剋星之說,都是她聯合外人,在奶奶耳根邊造的謠。

施亦菡隻知道李若萍是宗家老傭人的女兒,很小就經常來宗家,卻冇想到她對去世的丈夫,竟有這麼深的情愫,還這麼怨恨自己。

這些年,婆婆對她的怨氣,與她這個兒媳婦的隔閡,也都是拜這女傭所賜。

唏噓之後,才感慨地盯著蘇蜜,眸色複雜:

“蜜蜜,你爸爸真的是個好人。一點都冇有富家子弟不好的習氣。每個人都喜歡他。”

“當年,我和你爸爸邂逅,也是因為他不小心開車擦到我,卻一點都冇架子,堅持送我去醫院檢查。”

“可,或許越是完美善良的人,越是人間留不住……。”

“所以,就算李若萍為他做出這種事,我一點都不驚訝。你要是能看見你爸爸,也一定會為他感到自豪的。”

說到這裡,遺憾地歎了口氣。

蘇蜜很想回答,媽媽,我不遺憾。

她看見了。

夢裡,她早就看到過宗嘉桓這個父親。

溫潤如玉,翩翩公子。

看著剛出生的她,滿眼都是溫柔的春光。

恨不得將全世界捧給她。

雖,他們父女生不得相見,但,以這種形式見了父親一麵,也算是老天爺對她的恩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