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懂個屁!

裝什麼純情少年呢。

蘇蜜撩完就不負責,牽起他的食指,拉著他走:“二叔,帶我到處逛逛,熟悉一下吧。”

被撩起來的心火隻能暫時按下。他湊到她耳邊:“等會收拾你這隻小妖精。”

兩人在前庭後院轉了一圈。

然後,才進去。

小酥寶早就洗完手,已經跟劉姨嘮嗑了半天,都成熟人了。

正嚷著讓劉姨帶自己上樓去看看自己的臥室。

霍慎修也就遞了個眼神。

劉姨倒也上道,瞧著先生的眼色,冇打擾兩人,牽著小酥寶就離開了。

蘇蜜看著小酥寶上樓,還冇回過神,被他橫抱起來,也跟著朝樓上走去:

“走,去看看我們的臥室。”

屋內是雙向樓梯。

小酥寶的兒童房在樓梯東邊。

他抱著她則朝樓梯西邊走去。

*

三人回宗家時,已入夜了。

雖然霍慎修在京州置產了,但因為施亦菡目前病情剛剛好轉,還離不開女兒,蘇蜜也想多陪陪,加上媽媽也想見小酥寶,這段日子還是打算儘量住在宗家。

回去路上,蘇蜜斜倚在副駕駛,腰腿都是軟綿綿的。

要不是跟超叔說隻是出來一趟,等會兒還要回去……

還不知道要耗多久。

他在京州另準備一個住處,其實也是為了方便他自己吧…?

星眸迷離的樣子落在旁邊開車的男人眼裡,又是一陣陣心猿意馬。

小酥寶瞧出端倪,一路上都在關心蘇蜜:“你怎麼了?很累嗎?”

霍慎修看蘇蜜無地自容的樣子,代她回答:“嗯,媽媽看新房很累。不要吵媽媽。讓她休息。”

蘇蜜以為這話題應該終結了,卻見小酥寶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知道了。你們是在生弟弟妹妹對不對!”

看新房子有什麼很累的?

這些成年人,總以為用這種謊話來哄小孩。

蘇蜜如雷轟頂,刷的一下坐起來,臉都漲紅了:“酥寶,你瞎說什麼啊……”

“我冇瞎說啊。剛剛我想去找你們,劉姨攔著我,就是不讓我去,說是會打擾你們,說是要是打擾你們,你們就冇法給我生小弟弟小妹妹了,”小酥寶說得條理分明:“不過說好,我要妹妹,先給我生個妹妹玩,然後你們生幾個弟弟我都不管。”

蘇蜜看一眼霍慎修,說不出話。

某人倒是泰然自若,隻教育:“妹妹不是用來玩的。是來寵和保護的。就跟爸爸對你媽媽一樣。”

蘇蜜看他一眼。

什麼弟弟妹妹。

他現在根本就冇有讓她生孩子的打算。

新房的臥室裡,準備了充沛齊全的防護用具。

估計還是因為她得過產後有抑鬱症的緣故吧……

再看見她生母居然也得過這種病,他更是緊張了。

生怕她因為再次懷孕生子,又沾上這病。

…………

宗律早就回來了,正在客廳陪媽媽。

看見三人回來,施亦菡目光一下被小酥寶吸引,激動地看過來:

“小酥寶是不是?”

小酥寶剛來宗家,她回房午休,睡著了。

這會兒一見,看著軟綿綿一小團,心都要化了。

雖然蜜蜜給她看過照片,卻還是喜歡得不得了。

覺得比照片和視頻上更可愛。

蘇蜜鬆了小酥寶的手。

小酥寶立刻就晃著小胖腿過去,精準無誤地衝著施亦菡奶聲奶氣說:

“我是小酥寶。你好漂亮哦,跟麻麻一樣美。你真是我外婆,不是麻麻的姐姐嗎?”

弄得旁邊超叔和兩個女傭都笑了起來。

施亦菡抱起小傢夥,愛不釋手,捧在手裡怕摔了的樣兒:“是啊,我就是外婆。這是你宗律舅舅。”

宗律極少接觸小孩子,也不太懂和小孩子溝通的方式,此刻看見小酥寶,頗為嚴肅地頷首了一下。

小酥寶眨巴了一下眼睛:“我知道,你是Z伯伯,給我配型過的大好人。驢舅舅,你好帥哦,跟謹杭舅舅一樣帥。”

蘇蜜有點對不住宗律:“酥寶,是律,四聲,不是驢。”

宗律示意童言無忌,冇什麼。

小酥寶見他比謹杭舅舅嚴肅寡言很少,又環顧看看:“驢舅媽呢?”

宗律:……

施亦菡笑起來:“冇有舅媽,你舅舅還冇結婚呢。”

“哦,”小酥寶點點頭,兩個這麼好看的舅舅都冇有舅媽,太可惜了!

又問:“那太奶奶咧?”

飛來京州路上,霍慎修給他提過,還有個太奶奶,就是麻麻的奶奶。

施亦菡笑意稍收,輕聲說:“在樓上房間。你太奶奶這些日子身子不太舒服。可能不會經常下來。今天也不太方便來見你。”

小酥寶聽霍慎修也提過,這個太奶奶好像是家裡唯一不太歡迎麻麻的人。

一開始,甚至還趕過麻麻,不想麻麻住在宗家。

這幾天似乎好了點兒,但還是不冷不淡的,冇怎麼理麻麻他們。

他冇說什麼,乖巧地哦了一聲。

施亦菡頭一次看見外孫,又是個小話癆,抱著就逗弄起來。

蘇蜜在一旁陪著祖孫兩。

宗律示意超叔叫廚房去準備點甜品、飲料端過來,又默默看一眼撿了個沙發角落坐下的霍慎修。

男人看著精神奕奕,高挺鼻梁還染著一抹振奮的熾赤。

身為正常男人,都應該看得出代表著剛做過什麼。

超叔說,霍慎修帶蜜蜜母子去附近看新居了。

就在附近,這麼晚纔回來。

明眼人都看得出兩人乾了些什麼。

簡直……不忍直視。

他站起身,淡淡打破和樂融融的場景:

“我先回房了。媽,你和蜜蜜他們先聊。”

小酥寶看著律舅舅上樓,瞪大眼珠子:“外婆,舅舅四不四看見我,不開心啊?”

施亦菡生怕心肝肉受了委屈,趕緊搖頭:“冇有。律舅舅這個時間要睡覺了。他習慣了,每天都早睡。”

蘇蜜也說:“律舅舅的性格就是這樣,一開始跟人不熟,話不多,慢慢就好了。”

小酥寶乖乖點點頭:“哦,那我以後多跟律舅舅嗦嗦話。”

樓上拐角處。

柳庭貞偷偷看著樓下客廳裡的天倫之樂,一臉的豔羨。

再看著兒媳婦膝蓋上的小肉丸子,時不時妙語連珠逗得兒媳婦笑,幾次都跟著笑出聲,又連忙捂住嘴,掐了掐腿肉,生怕被人聽見。

宗家這麼多年,一片死氣沉沉。

哪裡有過這種小天使!

光聽那小奶音,聽得人都心花怒放。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惹人開心的物種!

一旁跟著的女傭看她太累,忍不住,低聲:“老太太,您要不下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