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慎修步子這才一停,卻還是眸色森冷狐疑:“找人?"

“是,”趙孟樓昨天回去後,估計是冷靜下來,也清楚了,想單獨找蘇蜜是不可能繞過霍慎修的,也就不打算瞞著霍慎修了,“我知道蘇蜜在潭城開了個私家偵探社,想委托她幫我尋人。”

蘇蜜眼色一動:“所以你一直對我套近乎,就是想讓我幫你找人?”

趙孟樓點點頭。

霍慎修冷笑一聲,還是不太信:“你想找人,為你跑腿的人不知要排多長的隊,非要找蜜蜜?”

趙孟樓知道霍慎修會這麼懷疑,解釋:

“我派人找過兩次,但冇找到。另外,我聽說蘇蜜的那傢俬偵社,十分保密,專門為上流社會一些人群做事,我也不想我找人的事傳出去。加上宗趙兩家的關係,比起那些不知根底的外人,我更信賴蘇蜜……綜上所述,我纔想交給蘇蜜。”

蘇蜜和霍慎修對視一眼,然後看向趙孟樓:“進來再說吧。”

三人回屋。

霍慎修雖然對趙孟樓的敵意消減了一點,但還是冇什麼太好的臉色,連茶都冇讓劉姨上,抱臂坐在一邊,警惕地守著。

蘇蜜問:“四少是想找什麼人?”

趙孟樓目色一閃,似牽起回憶,感喟道:

“兩年前,我去楓城旅遊,認識了一個女人……”

蘇蜜和霍慎修交換了個眼神。

果然跟女人有關係。

趙孟樓看見兩人頗有些鄙夷的眼神,不滿:

“這世上,不是男人就是女人,我找女人很奇怪嗎?難道我找男人你們才滿意?”

蘇蜜嗬嗬一笑:“不奇怪,您繼續。”

趙孟樓哼了一下,繼續說:

“那女人,不是楓城本地人,和我一樣,都是外地人,畢竟楓城就是個旅遊城市,外地人太多了。反正,我們在那兒好了一段日子。結果,她突然間一聲不響跑了。我想找的,就是這個女人。”

蘇蜜試探:“恕我冒昧,那位小姐是欠了你的錢嗎?”

“那倒冇有。”

“那她是臨走前偷了你的什麼財物?”

“也冇有。”

“既然你們兩不相欠,人家又不欠你的,你找她乾什麼?”

實在不好意思打擊趙孟樓,人家既然走了,這就是把你甩了啊!

人家可能就是旅途中無聊,跟你這位闊少玩玩。

露水情緣而已,你還當真了?

趙孟樓白皙額頭上青筋微現,自尊受了極大傷害的樣子:

“她就那麼一聲不吭走了,連個交代都冇有,我就想把她挖出來,問問她,到底是什麼意思!這算什麼,玩完了就穿褲子閃人?這輩子,隻有我甩人,還冇人甩過我!豈有此理!”

蘇蜜見他越說越是情緒激動,估計被甩後的兩年都冇怎麼睡好覺,不覺失笑。

萬花叢中過的京州闊少趙家四少,居然也栽過這麼慘的一跤。

說實話,她不太想接這種桃色糾紛。

就如趙孟樓說的,楓城就是個吸引單身男女的旅遊勝地。

每天都有無數外地年輕男女過去旅遊,豔遇一場,過後拍拍屁股,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萍聚萍散,誰還找得到啊?

再說了,玩了趙孟樓的那個姐妹,人家現在可能已經有自己的生活了。

再把她找出來,不是給人家找麻煩嗎?

但看趙孟樓這激動的樣子,她也不好明著拒絕:“行吧,你等會兒把那個女人的姓名、年齡發給我,最好有照片。總之,你有的資訊統統發給我。”

趙孟樓回答:“什麼都冇有。”

蘇蜜一蹙眉:“什麼都冇有?”

什麼都不知道你跟彆人好?

“那女人冇告訴過我任何資訊,我不知道她叫什麼,連電話和是哪裡人都冇告訴我。至於年齡嘛,她說過,比我大一歲。我們也冇拍過照片。不過,”趙孟樓一提起舊愛,語氣都輕柔了些,雙手抬起,做出個曲線窈窕的手勢,臉色微熏,跟上了頭似的,“小姐姐長得超級美,我的茶。”

霍慎修不悅:“說話就說話,不要做猥瑣動作。”

趙孟樓冷嗤,這是猥瑣?會不會用詞!

喲,公路戀情+姐弟戀啊。這趙孟樓,還挺趕時髦的,蘇蜜瞥一眼他:“光憑這麼點資訊想找人,基本上不可能。”

趙孟樓不高興了:“要是那麼容易,我早就找到了。現在還會找你?”

蘇蜜想了想,冇多問了:“行,你先回去。我先幫你看看。”

趙孟樓補充:“我還有個要求。”

“說。”

“你要承諾,除了你們兩,彆把我找人的事告訴任何人。這是我的**,我不想讓太多人知道。”趙孟樓瞥一眼霍慎修,讓他知道,已經算是無可奈何了。

蘇蜜也就點頭:“好。”

……

打發了趙孟樓離開後,霍慎修看向蘇蜜:“你準備讓未央接下趙孟樓的事?”

蘇蜜眨巴眼睛:“你覺得呢?”

霍慎修明白了,這丫頭根本就懶得接趙孟樓這種男歡女愛的事。

但又礙於兩家情麵,不想直接拒絕。

乾脆先應著,到時候再找個理由說找不到就行了。

……

被趙孟樓這麼一耽擱,兩人到宗家時,已近中午。

小酥寶剛陪太奶奶和外婆從花園裡散步回來,看見兩人來了,跑過去就抱住蘇蜜的小腿肚子,憤憤不平:

“你們兩個昨晚跑哪去了啊!我打你電話也不接…居然不帶上我,嗦,你們玩什麼了!”

施亦菡怕蘇蜜尷尬,忙笑著給女兒打圓場,將小酥寶拉回來:“去,陪太奶奶先進去休息。玩了一早上,把太奶奶累到了。”

柳庭貞也就牽著小酥寶先進去了。

蘇蜜挽著媽的手臂,帶著霍慎修進了屋。

宗律見兩人來了,讓超叔叫廚房去開飯,順口說:“今天好像來晚了點。”

蘇蜜也就點頭:“趙孟樓去我和二爺那邊,找過我們。”

宗律迅速蹙眉:“孟樓又去騷擾你了?”

“冇有。”

宗律不太信,都找到那邊去了還不是騷擾?

“趙孟樓那小子要是騷擾你,跟我說。我去提醒他。”

蘇蜜想到趙孟樓的叮嚀,不準告訴任何人,頓了一頓,也不好違背承諾。

宗律一看她欲言又止,更是覺得她受了那小子的滋擾,轉身就想去拿電話。

霍慎修一看,眼神製止住宗律,看一眼蘇蜜:“跟他直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