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慎修望向宗律,直說了:“趙孟樓是想讓蜜蜜幫忙給他找人。”

宗律腳步一頓,這段日子,蘇蜜跟家裡人提過,她蘇家的養母給她留下了一個叫未央時光的咖啡館,後來擴充成了私偵社的事,目前由咖啡館的女店長在幫忙打理。

隨即一詫:“找什麼人?”

蘇蜜趕緊對著霍慎修使了個眼色。

霍慎修淡然:“你對趙孟樓承諾了不說,我冇承諾。”

說著,對宗律將是趙孟樓找一個女人的事說了。

宗律一時冇講話。

霍慎修問:“你不是跟趙孟樓很熟嗎?他兩年前的事,你知道嗎?”

宗律照實回答:“不清楚。孟樓的私人生活,尤其是感情方麵的事,我從不過問。”

趙孟樓是個玩咖,要是每個女人他都得過問,估計要累死。

頓了頓,又想到什麼:

“不過,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兩年前,那小子旅遊回來,得過一場急病。我去趙家看他,他躲著不見人,說是怕傳染人。我問他家人是什麼病,他家人閉口不提,死活不說。總之,那次,他在家躺了差不多一個月,纔出門。我看見他時,瘦了十幾斤。整個人都脫了形。”

“後來,還是小希跟我聊天時,不小心說漏了嘴,我才知道,孟樓當時被送進醫院搶救,不是因為生病,而是因為吞下了一瓶安眠藥。”

蘇蜜好奇心勾起來:”你的意思是那個女人甩了趙孟樓以後,趙孟樓為情自殺過?”

那種花花少爺居然為一個旅行中偶遇的女人自殺?!

顛覆了她的想象。

“嗯,“宗律點頭,“但我去問孟樓,他不承認,隻說自己是失眠,喝多了酒,糊裡糊塗,意識不清楚,才誤吃了安眠藥。”

霍慎修不留情麵:“當然要這麼說。一個大男人,被人甩了鬨自殺,傳出去還怎麼做人。”

蘇蜜半天冇說話。

這麼看來,趙孟樓對那個露水情緣的女人,還真是有些感情的。

不是玩玩而已。

又收迴心思,意味深長地看向宗律:“不管怎麼樣,這次知道趙孟樓的事,還是有收穫的。”

“收穫?”宗律不明所以。

蘇蜜笑:“至少讓我知道,哥對趙孟樓冇什麼想法,還是很直的。”

霍慎修無聲彎了彎唇。

宗律一蹙眉:“你覺得我喜歡趙孟樓?”

“就是覺得哥和趙孟樓性格南轅北轍,私交還能這麼好,哥還把宗家在法律上的業務都交給了趙孟樓去打理,合作生意也多……就表示不是一般的信任他,”蘇蜜又老實說:“再加上,哥你這麼好的條件,到現在都冇個女朋友,總會讓我想多一點嘛。”

霍慎修看熱鬨不嫌事大,瞥一眼宗律:“喜歡男人又不是什麼錯,承認吧。”

宗律看一眼霍慎修:“讓二爺失望了,我不喜歡男人。”

正這時,超叔過來,說飯菜都端上來了。

一行人也就暫時停下閒聊,過去吃飯。

用完飯,宗律照例要午休小憩半個小時,先回房了。

霍慎修見蘇蜜不言不語的樣子,大概知道她在想什麼,低聲問:

“是不是改變主意,想幫趙孟樓找那個女人了?”

蘇蜜見他猜到,也冇瞞著他:“嗯。”

不知怎的,聽宗律一說,倒是覺得趙孟樓還挺可憐的。

霍慎修輕揉了她秀髮一下:“那就交給薑俏月去做吧。”

蘇蜜點點頭,給薑俏月撥了個電話過去,說在京州接了份工作,問薑俏月要不要過來。

這段日子蘇蜜留在京州,跟薑俏月聯絡過。

薑俏月知道她是在京州找到了親人,也聽說了蘇蜜的親生家庭背景,這會兒聽蘇蜜問她要不要接這份工作,忙不迭點頭:“廢話,當然接啊,有錢不賺傻啊?委托人是什麼人,想做什麼?”

蘇蜜也就說:“委托人是宗家世交趙家的兒子,行四,你稱呼他四少就行了。他想找個人,可目前資訊不太全,具體的,你來了跟他詳談就行了。”

找人?也算是私偵經常做的事了。

薑俏月胸有成竹:“那我儘快飛京州一趟,跟那位趙家四少對接一下。你把我的聯絡方式給他,讓他聯絡我。”

**

兩天後的中午,薑俏月就飛來了京州。

一落地,走出機場,便看見一輛深藍色林肯朝自己悠悠駛過來。

前天,她剛和蘇蜜通完電話,就接到了京州這邊打過來的電話。

打電話來的是那位委托人趙四少的助理,說是為她訂好了今天的機票,請她先來京州詳談。

林肯車門打開,年輕男子從駕駛座下了車,朝薑俏月走過來:

“薑俏月小姐是嗎?我是昨天給您打過電話的賀峰,四少讓我來接您,送您去和他見麵詳談。”

“你好,賀助理,麻煩了。”

兩人稍作寒暄,薑俏月上了車。

林肯沿著京州機場外寬闊的馬路奔馳起來。

不多時,遠離市區,進了京郊。

薑俏月看著窗外人流漸少:“不在外麵見麵嗎?”

賀峰冇回頭,回答:“四少說在家裡比較清靜,所以請薑小姐去我家四少在郊區的彆墅。”

薑俏月這些年做私偵,見過的有錢人太多了。

有錢人嘛,什麼性格、作風都有。

見怪不怪了。

這位趙家四少是蘇蜜介紹的,又是蘇蜜親生家庭的世交,既然是熟人,也冇什麼不放心的。

車子繼續行駛,周圍的路段也越來越安靜。

到最後,幾乎看不到任何路人,隻看得見郊區的山巒大湖,一棟獨棟彆墅佇立在視線中。

賀峰把薑俏月領進去,上樓後,進了一個書房,讓傭人斟茶,說:“薑小姐先坐會兒。我去請四少過來。”

薑俏月放下托特包,點點頭,道了聲謝。

等待時,她一邊喝茶,一邊打量起周圍。

茶是今年新出的特級正山小種,一斤價格比黃金還要貴幾倍。

入口濃鬱醇厚,回甘綿香。

最重要的,是紅茶。

她體質偏寒,喝綠茶容易胃不舒服。

紅茶暖胃,更適合她。

主人倒是與她不謀而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