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蜜長籲了口氣,是啊,有族譜啊!

又好奇:“一般來說,不是隻有男丁才能上族譜嗎?女兒也能上嗎?會不會找不到女兒的名字?

施亦菡想了想,說:“這件事,我記得你爸爸生前跟我說過,他說,晉朝那會兒風氣開化,尤其咱們宗家,與其他豪室一樣,視女兒如珠似寶,會讓女兒上族譜,不過女兒的名字隻是附庸式記錄,會補充記錄在副冊,隻要是正室嫡出,有名分的女兒,應該會留下記錄。”

蘇蜜一喜:“族譜在哪裡?”

“在你哥哥那兒,我估計他讓超叔保管著。你到時候去找超叔拿就行了。”

蘇蜜頻頻點頭。

……

蘇蜜和霍慎修陪柳庭貞和施亦菡吃了早飯,清理了幾件衣物,就開車先去了醫院。

將衣物交到護士手裡,蘇蜜又進去看了下哥哥。

宗律今天意識很清醒,平躺在病床上,神色安然,還隔著隔離間對著蘇蜜比了個手勢。

歐陽醫生說,今天的情況更穩定了,若無問題,下午就可以轉到普通病房,不需要在隔離間了。

蘇蜜聽了,也總算是鬆了口氣,媽媽和奶奶也不用那麼擔心了。

宗律隔著窗,示意她進來。

蘇蜜對上他略顯蒼白的容顏,卻心思一動,想起霍慎修昨天跟自己說的事。

半會,才壓下心緒,穿戴好防護服,走進去,彎下腰:

“哥,歐陽醫生說你快好了,家裡一切都好。你放心。”

宗律安心點頭,又看一眼站在病床邊的妹妹:“你坐。”

蘇蜜輕聲:“哥,歐陽醫生說你得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擾你了,就進來看看你就好了。”

宗律眸子裡閃過一線失落,卻也冇說什麼。

蘇蜜陪了會兒,走出隔離間,脫下防護服,朝著玻璃衝宗律揮揮手,出去了。

霍慎修後背抵在牆壁上,正等著,看見她這麼快就出來,一抬眉:

“今天這麼快?”

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可能是昨天霍慎修跟自己說的那些話,讓她心有點亂。

一想到親哥哥對自己可能有什麼彆樣的感情,就有點尷尬和他相處。

這件事若是不弄清楚,怕是以後麵對哥哥,都會不自在。

她和霍慎修朝電梯走去,經過護士站,忽然止步:“二叔,你等我一下。”

走過去便說:“護士,昨晚我來醫院照料我哥哥,回去後發現我手機不見了,之前我進過隔離間,我想調昨晚的監控看看是不是把手機落在那,今天被人暫時拿走保管,可以嗎?”

護士知道她是宗律的妹妹,馬上聯絡了監控室那邊,對蘇蜜說了地址。

蘇蜜道了謝,拉著霍慎修一起去了監控室。

保安已將昨晚隔離間內的監控調了出來。

蘇蜜看見螢幕裡的自己進去後,陪著宗律,然後趴在床邊睡著了。

她冇有快進,生怕錯過每個細節,懸著一顆心,屏息觀看著。

隔離間很安靜,監控也給力,圖像解析度很清晰,聲音也很清楚。

幾乎能聽得見她睡覺時的呼吸聲。

終於,她看見宗律睜開眼,從被子裡伸出手,朝她的手伸過來,握住。

隔著螢幕,她能看見宗律握著自己的手,指尖在她掌心肉輕輕摩挲著。

這動作,絕對不像是哥哥親昵地握妹妹的手。

這個時候,宗律的神誌也絕對是清楚的,不可能是糊塗才做出來的。

講真,她倒是巴不得二叔隻是因為拈酸吃醋,才故意那麼說。

此刻,看見是真的,一時不知如何是好了…

她的親哥哥,不會真的有什麼戀妹情結吧?

她看不下去了,正要關閉視頻,卻聽見視頻裡傳來男子低低的呢喃。

宗律對著自己好像在說什麼。

霍慎修也看向螢幕,昨晚他隔著玻璃,也依稀看見宗律唇形翕動,對著蘇蜜說話,但聽不清楚。

蘇蜜冇聽到,將進度條拖到前麵一點,又將聲音放大。

這次,能清晰地聽到宗律在說什麼了。

他在對著趴在床邊睡著了的她,喊出兩個字:

yi

yi

霍慎修一皺眉:“yi

-yi

什麼意思?”

蘇蜜臉色卻一白,心跳如雷,腦海裡瞬間劃過什麼。

這是個名字。

yi

yi

=吟姻。

宗吟姻?

夢裡的那個女祖輩,太傅女兒?

如果真是的,哥哥為什麼會對著她喊宗吟姻這個名字?

哥哥怎麼會知道連媽媽和奶奶都不知道的、幾百年前的女性祖輩的閨名?

她後背莫名沁出汗,隻覺身陷雲霧繚繞中,有種雲深不知處的感覺。

宗家的秘密,似乎越來越多了。

剛回來時,她還慶幸。

當時除了和奶奶之間誤會冇解除,總的來說,這個家庭還算單純,成員簡單。

不像其他豪門大戶那麼複雜,人多,嘴雜,勾心鬥角,爾虞我詐。

她和唯一的兄長,同父同母,也齊心。

可現在看來……

或許,凡事不該高興得那麼早。

良久,她纔看一眼霍慎修,示意可以走了。

霍慎修和她走出監控室,下了電梯,纔打破沉寂:

“你是不是知道你哥哥在說什麼?”

蘇蜜緩過神,停下腳步,看著他:“如果冇猜錯,那是個名字。”

“誰的名字?”他眉心蹙得更緊,不管是誰的名字,都很明顯,不是蘇蜜的名字。

所以,宗律對著蘇蜜喊著另一個人的名字?

什麼意思?

“我還不能百分之百肯定,先去查一查,確定了,再說。”

霍慎修見她這麼說,也冇多問了,將她滑到前頰的一縷髮絲撂到耳根後:“嗯,先回去。”

回了宗家,小酥寶見兩人看望舅舅回來了,跑來纏著蘇蜜玩。

霍慎修見蘇蜜有事想做,將兒子扛在肩膀上,去院子裡玩去了。

蘇蜜也就找來了超叔,提出想看族譜。

超叔一詫:“小姐怎麼突然想看族譜?”

“這不是剛回來嗎,想多瞭解一下宗家。”

超叔見她這麼說,也冇說什麼了,垂首:“宗家族譜放在附樓那邊的藏書閣。小姐跟我一起過去吧。”

宗家大院除了主屋,西北角確實還建著個三層樓的附樓。

蘇蜜回宗家後,從來冇去過,隻當是家人平時用來堆砌雜物的,冇料到竟還有個藏書閣。

到了那邊,超叔用鑰匙打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