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闌悠一看有戲,忙吸了吸眼淚,頻頻點頭:

“嗯,以前我和朗哥哥關係挺好的,隻是最近……有一點小誤會。”

嶽盈眼神沉下去,似是琢磨了一下,開口:“跟我們進來吧。”

……

病房裡,嶽盈和霍如瑜先看望了會兒霍朗,臨走前,纔對著門外打了聲招呼。

蘇闌悠唯唯諾諾地走進來。

霍朗一看見她,差點冇從床上跳起來,對著保鏢就開罵:

“我不是說趕她走嗎?誰讓你們放她進來的?聾了嗎?”

嶽盈開口:“是媽在外麵碰到她,讓她進來的。人家既然特意來看你,你也得拿出點霍家少爺的氣度,怎麼能將人拒之門外?”

“媽……”

“行了,彆任性。你們先聊聊。媽和你小姑姑先走了。”

嶽盈帶著霍如瑜便離開病房,順道關上門。

霍如瑜還是想不通,一邊走一邊回頭看:“大嫂,你幫那個蘇闌悠乾什麼啊?”

嶽盈沉默了會兒,才歎了口氣:“你當我想嗎?可現在阿朗對蘇蜜那小賤人一直忘不了,還心心念著要和老二爭,我想過了,阿朗身邊有了彆的女人,才能分心,不再惦記著蘇蜜。可我給他安排相親,他又不肯去。這會兒有個女人陪陪阿朗,倒也是個好事。”

“大嫂,那你也不能病急亂投醫,找蘇闌悠啊!那個蘇闌悠是蘇蜜的妹妹啊,難道你還真的想阿朗跟蘇家的女人在一起?萬一蘇闌悠和阿朗結婚了怎麼辦?大嫂,你真的想讓蘇蜜的妹妹當兒媳婦啊?”霍如瑜莫名好笑。

嶽盈嗤一聲:“我隻是暫時讓蘇闌悠陪著阿朗,讓阿朗心裡不再隻裝著蘇蜜。怎麼可能讓阿朗真的和蘇闌悠結婚?就這個蘇闌悠,還想當我的兒媳婦最多也就隻有給阿朗暖暖床的資格了。放心,我自有分寸。再說了,我看阿朗的樣子,也瞧不起她,不至於走到結婚那一步。”

…………

與此同時,病房裡。

霍朗見母親差不多離開醫院了,下了逐客令:

“不要以為哄我媽,就能接近我,蘇闌悠,我已經跟你說得很清楚了,我們不要再見麵了,你故意在我麵前說蘇蜜的壞話,讓我和她之間誤會重重,讓她到現在還生我的氣,我不跟你算賬,已經便宜你了!”

蘇闌悠哭著抓住他袖子:“朗哥哥,我錯了!求你原諒我一次好不好!我也是因為太喜歡你,才這麼做的啊……”

“那你外表清純,實則在學校裡勾三搭四,也是被迫的?”霍朗譏笑,甩開她,“彆當我像你那些後補男朋友一樣好騙!滾!”

“我從小就是個拖油瓶,被媽媽帶到蘇家生活,看起來繼父還算疼我,其實內心深處,並冇將我當親生女兒,蘇家根本不是我真正的家,我一直很自卑,很怕失去,很想得到多一點,所以纔會想得到大家的注意力,想讓所有人都疼我,愛我……我隻是個冇有安全感的女孩啊……”蘇闌悠捂住臉,嚶嚶抽泣。

霍朗一想到蘇蜜到現在還把自己當成仇人,對蘇闌悠就冇任何心軟,冷笑:

“好啊,你要是真想讓我原諒你,就讓蘇蜜不再生我的氣!讓我和蘇蜜能恢複以前的關係!這也是你唯一能夠彌補的!”

蘇闌悠淚水一凝,暗中咬唇,攥緊拳。

這個時候,霍朗心內念著的,居然還是和蘇蜜和好如初……

讓她幫兩人和好

兩人和好了,那她怎麼辦?

可是……不這麼做,她與霍朗也冇戲了。

想著,她咬咬貝齒:

“好。朗哥哥,我幫你。”

******

蘇蜜收到蘇闌悠的簡訊,是當天的傍晚。

簡訊內容是:

【蘇蜜,我從冇想過我們會鬨成這樣。

我知道你很討厭我。這段日子,你對我做的一切,我也並無任何怨恨,因為我確實錯了,因為在我心裡,你始終是我姐姐。

我不奢望我們還能繼續當好姐妹,但,我真的很想對你當麵說一聲對不起。

今晚七點,九月蘭酒店1005號室見麵,能給我一個對你道歉的機會嗎?】

蘇蜜眯了眯眼眸。

蘇闌悠居然跟她道歉?

她要是不知道前世的蘇闌悠最後買凶撞死自己,此刻,恐怕還真被這條簡訊給感動了呢!

這條示弱、令人同情的簡訊背後,指不定安著什麼壞心!

其實,不理會這條簡訊就行了。

但說真的,她還挺想看看蘇闌悠到底想玩什麼花樣。

想到這,她不緊不慢地換了身外出的衣服,戴上卡其色寬簷帽,戴上黑色太陽眼鏡,然後對何管家打了聲招呼,出去了。

…………

潭城,夜色如水。

蘇蜜到達九月蘭酒店的1005套房時,蘇闌悠早就在裡麵等著了。

她很是驚喜,將蘇蜜迎了進來:“姐,我冇想到你真的會來……快坐下。”

蘇蜜不客氣地坐在了沙發上,又漫不經心地掃了一圈套房。

蘇闌悠訂的是個大床套房。

不是那種普通的兩張床的標準間。

其實,兩人說話而已,去餐廳、咖啡廳就行了,特意訂個酒店套房,就已經很奇怪了。

而且訂的還是情侶夫妻住的大床房……更是讓人覺得多此一舉。

讓她由不得多些猜疑了。

蘇蜜目光一轉,落到了蘇闌悠隨身帶的棕色牛皮小挎包上。

正這時,蘇闌悠主動給她倒了杯茶,打破了沉靜,弱弱說:

“……姐,我知道,我之前在朗哥哥麵前說了一些話,讓朗哥哥對你有些誤會,我今天請你來,就是想跟你道歉……對不起……”

蘇蜜拉回思緒:“咱們本來就不是親姐妹,也從來不是一家人,你不用叫我姐。”

蘇闌悠也料到她不可能那麼輕易原諒自己,咬咬唇:“我知道,你還在生氣。我也不求你這麼快原諒我…隻是你冇必要因為我,而對朗哥哥生了記恨。希望你能原諒朗哥哥,與朗哥哥重歸於好。”

蘇蜜好笑。

她怎麼可能希望霍朗與自己重歸於好?

估計是為了討好霍朗吧!

她倒是越發好奇蘇闌悠究竟想怎麼討好霍朗,端起茶杯,傾近唇邊。

蘇闌悠看著她喝茶的動作,瞳孔莫名縮緊,掠過一絲陰險光澤。-